願此梵音超法界

法雲雜誌創刊號

願此梵音超法界

當梁皇懺法務組長一職的擔子落在肩上時,便有一股使命感;平常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的我,也不得不慎重地籌辦這次的梁皇法會。因為它是法雲寺建寺以來第一次辦的大型法會,同時它也具有三個重大意義:一、是為使佛學院的同學得以消除宿業,以利於學習新的課程──《瑜伽師地論》;另一個原因是為要報答檀越(施主)的護持之恩;而第三個理由則是為酬院長的宿願。因此盡量地令這次的梁皇懺法會得以圓滿地舉行,自是不待言表。

曾拜過「梁皇懺」的人都知道,站在前線誦經的法師,是整場法會的靈魂人物,而法會的成功與否,則全看他們的帶領。因此,為取得唱腔的協調和莊嚴,事前的排練是絕不可少。

首先必須徵選「唱誦法師」。雖不要求其梵音高遠,但至少能與眾和鳴。由於我們都是學生,「臨場經驗」並不豐富,再加上才相處一學期,彼此認識並不太深,因此這次全部採用「自我發心」的方式。希望藉由發心的力量;來彌補我們不足的地方,以期能夠將最莊嚴的梵音,供養與會的所有諸山長老及法師、居士大德們。

為配合法會的需要,一共動用了七位同學來執法器。由於日期十分地逼近,又加上期末的心得報告要趕,實在沒有太多的時間來排練。因此,只好選擇晚殿的時段,做一小時的臨陣磨槍了。

由於我們都是來自各地不同的道場,南腔北調的,所以必須先取得同一個共識。我們雖彼此尊重,但是組員們仍然一致地同意採用末學的唱腔,使得我帶起來省力了不少。然而,相對地,他們則必須多付出一些心力來練習。還好組員們都是來自各方的 「唱匠」,因此學起來輕鬆迅速。在短短地一個多星期,便已養成十足的默契,想法會當天必不負眾望才是。

時間一分分地飛逝,日曆是一張張地撕,終於到了眾所期盼的這一天。全院上下,無不為它的到來而聲沸足踵,且因人手之不足,有些同學還不得不身兼數職。

法會之前,先是要佈置會場,這要多虧香燈組及一些發心菩薩的幫忙,才有一個莊嚴、清雅的壇城呈現給大眾,令來參加的信眾如置身於龍華盛會般,至誠懇切之心油然而生。接著,便於前一天下午執洒淨之禮。由老和尚親自主持,場面簡單而隆重。以大眾之虔敬,希望能感龍天之降臨護壇,讓所有與會大眾皆能宿障消除、福慧俱增、所求如意。而梁皇懺當天,本以為在美國應該不會有多少人來參加,沒想到,法曾七日中,天天都是海眾雲集,疑是天龍化現;當梵音初起,大眾和鳴,又不似在人間。每一位拜懺者在稽首跪禱之間,總是流露出一份虔誠、法喜的笑容,看在眼裡,令所有工作人員無不頓忘辛勞。最讓人感動的,是老和尚雖因開刀尚在復原當中,仍堅持每支香到,此種精進不懈的精神,實為眾人之楷模。

此次的法會,在「大蒙山」的咒願中圓滿結束。雖然我們的梵唱仍有待加強,但是我們卻以一種至誠懇切的心,祈求三寶加持,令此梵音超法界,三途幽冥脫苦劫;檀越信施增福壽,拜懺眾等解冤結;煩惱業習悉蠲除,戒定慧道速現前;法性常明心無盡,教輪恆轉願不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