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境三寫

法雲雜誌創刊號

心 境 三 寫

加州十月中旬,晚上七點多已經相當闇了。

走出編輯室,想到總編要我交篇稿,心中沉甸甸的。向著大殿禪堂的路上,看著一邊自松樹林梢透出來的月牙,隨著我的腳步,忽隱忽現的亮著它皎白的光。

※          ※          ※

「寫寫你來佛學院的自我期許吧!」總編好心的建議著。自我期許?

二月底,隨著大家,匆遽的跨進了法雲佛學院的大門。我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對!這是我這一期生命中嶄新的一頁,有五部大經論在等著我用功,除此之外,展現在前面的是一條什麼樣子的路呢?似乎沒想到,只知道當時懷抱著的是個赤子之心的滿腔熱忱吧!一晃,已在佛學院過了八個月了。寫寫我身處其間的心境可好?

※          ※          ※

週六早上的小組討論,準八點一定開始,也一定只有我們三個人先到,然後陸陸續續的又來了多少人。討論時,問說答辯在我們相互的言辭間,其中腦力的激盪,震出多少智慧的火花呢?感謝您們,我同行的諸善知識們。

※          ※          ※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朝出暮落,每當晚課這樣唱誦時,我想著:「暇滿人身寶,難得而易失,得之應善修,莫令空無果。」還好,今日用到功了,我感到眼中綻出安慰的光。

※          ※          ※

《大般若經》上說:「以無所得為方便,以一切智相應作意,以大悲心為前導。」菩提道的次第是:厭離心,菩提心,空正見。能到涅槃的彼岸,是每位正信的佛弟子所希冀的果。佛弟子必須預先把道前的基礎紮實了,依止在這裡,生起的厭離心才能夠正確無誤。厭離是捨離自己的貪欲心、種種的雜染心,而不是捨離眾生。這中間的絃要調適當。這樣,當生起厭離心和要恆時殷重憶念,甚至此與修習的菩提心並不衝突,反而互相輾轉得益。

最近,讀到 Zopa 仁波切的一本書──《轉念》,就是大乘轉苦為樂的法門。書中提到當我們對境時,要訓練我們的心智,第一:不排斥苦;第二:要心生歡喜的去面對困難或逆境。以前,我停留在認識煩惱,對治煩惱的階段上,也就是在「不排斥苦」上下功夫。現在要「轉念」,面對困境時,要鍊磨自己的心智,和大乘修持法相結合,喜樂就會自然的湧現。就是利用問題來激勵自己向善,多觀察思惟業果、輪迴以及隨喜的功德。運用困難來訓練自己的捨離心,訓練自己的皈依心,長養對他人的慈悲心,或者自他交換發起菩提心。比如說:有人批評我,當下正好消除我的驕慢。要常思惟:「受讚美並不好;受批評其實更好。讚美,使人生起驕慢心;批評,幫助人去除過失。」所有類似這樣的轉念,無論是什麼境界:苦的、樂的,都將轉化為一個無罪的大安樂境界。不但是此時此刻,而且是生生增上。

目前在佛學院,滿腹經論的院長玅境長老正在開講《瑜伽師地論》,「蕩蕩乎明大明於重冥,鍠鍠焉聲希聲於宇內」。《涅槃經》上說:「由聞知諸法,由聞遮諸惡,由聞斷無義,由聞得涅槃。」《瑜伽師地論》裡邊涵蓋了由凡入聖到成佛,所有修行法門。我呢?不要慌,不要急,一定能穩穩當當的走向「空正見」的彼岸去的。

我想起了一位善知識的話:「佛法之美,美不可言。」正是我現在的心境。

※          ※          ※

走出禪堂,襯著滿天的繁星,月牙仍在,在黑暗夜,高懸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