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學期功課表的設計

法雲雜誌創刊號

關於本學期功課表的設計

這學期的功課表與上學期的,對而觀之,有二點不同:一、開《瑜伽師地論》一門課;二、回講。這二者是上學期所沒有的。為什麼這樣設計呢?

I 先明回講

這學期開學以來,同學們按時回講,已將近兩個月了。從實際經驗上看,回講對於學習確有頗大助益的。因為要回講,必須認真地溫習或討論,因而法義熏習,深入於異熟識中,經行正憶念時、靜坐止觀時、寫心得報告或為人開示時,義解分明,自應不會茫然不知所云;假設不安排回講,則溫習或討論的用力深淺勤惰,豈能無分別乎。故知回講一事,於解於行,均有巨大的增上力。

II 次解 《瑜伽師地論》義

II.1 從論題釋本論義

學習《瑜伽師地論》的目的,主要是為了禪的修習。修禪必須先取得正確的修習方法,而此論正好能滿足這一要求,故選為課本,共同學習。然而如何得知此論是開示禪的?為釋此義,先從論題言之:

《瑜伽師地論釋》(以下簡稱《釋論》):

三乘觀行說名瑜伽,數數進修,合理順行,得勝果故。

三乘學者精進修習止觀之行名為瑜伽,如是觀行,是合於勝義之理的,是順於聖教之行的。因為合理順行,所以堪能得菩提果。

《遁倫記》云:

梵言:阿遮羅,此云師。

《釋論》解云:

三乘行者,由聞思等次第,習行如是瑜伽,隨分滿足,輾轉調化諸有情,故名瑜伽師。

從聞思修三慧等的次第習行止觀,由資糧位而加行位、見道位、修道位等的成就。發悲愍心,師弟輾轉教化諸有情,令其次第修習正行,故名瑜伽師。

《遁倫記》云:

梵云「步彌」,此云「地」,謂生成住持之義。

清淨善法始起之時名生,最後圓滿名成。如是善法既成之後,不變不失,不同於有漏的世間法終必壞敗,故名住持。 

《釋論》解云:

或瑜伽師依此處所,增長自法,故名為地,如稼穡地;或瑜伽師地所攝智,依此現行、依此增長,故名為地,如珍寶地。

處所即是地。是指全部論文而言,論文即是教,教能詮理、行、果等法。「依此處所」通過學習,建立出世間的善法,而不斷地栽培增長。所言「自法」者,對世間有漏善惡諸法名他法,故出世間善法名自法。如是善法,喻如稼穡地所收穫之五穀,此意似指加行位的止觀所建立的功德而言。

「所攝智」應是見道位及見道位以後所成就的根本智、後得智;如是二智,依此處所修習止觀而現行、而增長,是純無漏的善法,故以珍寶地以喻之,有異於稼穡地。

《遁倫記》云:

梵云:舍薩怛羅,此云:論。

《釋論》云:

問答決擇諸法性相,故名為論。

通過問答的方式,詳盡地、深入地發明諸法性相之義,故名為論。

性,諸法體相:若自相、若共相、若假立相、若因相、若果相等。

(本論十三卷,大正三十,三四五下)

《顯揚聖教論》卷第六說:

相者,若略說,謂一切言說所依處。

(大正三十一,五○七上)

即一切名言所詮顯的法,皆名為相。

《俱舍論》云:

教誡學徒,故名為論。

教謂教授,令修止觀;誡謂誡勗,令滅煩惱。如是瑜伽之師,瑜伽師之地,地是所詮,能詮是論,瑜伽師地之論,合為瑜伽師地論。由論題的安立觀之,本論實是習禪者必讀之書也。

II.2 從十七地釋本論義

應先列十七地名,從略。

基上人(窺基大師)以境、行、果三相,攝十七地:前九地是三乘境,次六地是三乘行,後二地是三乘果。

審觀境的義相,從迷而覺,發起聖行,證菩提果,故有三相之異。

境:

境攝九地為二:初二地──五識身相應地、意地,是境體;謂一切法皆以識為體性。後七地──有尋有伺地、無尋唯伺地、無尋無伺地、三摩呬多地、非三摩呬多地、有心地、無心地,是境相。以識為體的諸法,有上、下、粗、細、定、散、有心、無心等相,無量差別。

行:

行攝六地:聞所成地、思所成地、修所成地,聲聞地、獨覺地、菩薩地。初三通行,三乘行者皆修聞思修三慧之行,故說是通。後三別行,隨其三種不同的根機所修法門,成就各自的小乘、中乘、大乘,故說是別。

果:

果攝二地:謂有餘依地、無餘依地。若就二乘而言、因亡、果喪,故有二門;若論佛陀,菩提、涅槃,分成兩地。

上來攝十七地為境、行、果三相。

《釋論》說:

一切乘境、行、果等所有諸法皆名瑜伽,一切並有方便善巧相應義故。

此文意說三乘所有境行果法,都可以名為瑜伽,因為境與行果、行與果法,並有方便善巧相應義的原故。方便善巧──十波羅蜜之一,以後得智為體。今此文中,以作意、慧二法為其體性;謂於此法作意思惟,即於此法如實通達,故名方便善巧。如何名為 「方便善巧相應義故,境行果三皆名瑜伽」?

《釋論》說:

境瑜伽者,謂一切境無顛倒性,不相違性,能隨順性,趣究竟性,與正理教行果相應,故名瑜伽。

文中四句,即是四境。

初句:「一切境無顛倒性」,謂心所取之境無顛倒性;即遍計所執本性寂滅,無彼別體能取所取之事,而有如幻的依他起及無為的圓成實。此與彼聖智所證悟的正理不相違背。若於所緣之境,有我法之執,則是顛倒,不順正理。然而,此是情執,其境並不因執而如是的。能於所緣之境作如是觀,是名以方便善巧之智,如實通達境無顛倒。因與彼淨智所悟之理相應無違,故名境瑜伽。

第二句、第三句、第四句:如是境無顛倒,亦不違於聖教,隨順止觀之行,進趣究竟之果,是故言:「並有方便善巧相應義故。」

《釋論》說:

行瑜伽者,謂一切行,更相順故,稱正理故,順正教故,趣正果故,說名瑜伽。

一切行法,究竟言之,皆堪斷惑證真,趣無上覺,所以皆是相隨順的、無障礙的。譬如止觀調心,不昏沉、不散亂、不顛倒,與求生淨土的念佛法門,豈不是相順的?與念佛三昧,亦同一義趣。

一切行法,是佛陀依於正理而施設的,故決定是稱於正理的。若彼有情愚而好自用,所行法門不稱於理,則虛費時日,不能證悟聖道。但是,稱不稱於正理,誰能知之?故又說:「順正教故。」

一切修行的法門,皆是從聖教中來,當然是順於正教的。凡位的發心者,唯有依於聖教,生解法智。達摩禪師所云:「藉教悟宗」,然後起行。若不讀經教,解法之智無由生起,如何起行?

稱理順教的一切行法,決定趣於正果,斷惑證真,得大自在;不稱於理,不順於教的行法,不能解脫大苦,徒勞無益。故經律論不可不讀。

《釋論》說:

果瑜伽者,謂一切果,更相順故,合正理故,順正教故,稱正因故,說名瑜伽。

若約佛說,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佛法,名果瑜伽,能伏諸魔,制御異論;或說無分別智,及大悲心,名為果瑜伽,自利利他,常無窮盡;或說無住涅槃,名為果瑜伽,盡未來際,於一切法都無所住。此中應說:三乘果德,名為果瑜伽。

如是一切果德,無有取著為作障礙,所以都是相隨順的,皆是寂滅相,所以合於正理;於一切有情,能令獲得四悉檀利益,所以順於正教;是因時的正行所證得的,所以稱於正因。若不相稱,彼此乖違,因行如何成就果德?

如是十七地,合為境行果,皆名瑜伽,故知本論以禪為宗要。

是故《釋論》說:

又十七地,具攝一切文義略盡。後之四分:攝決擇分、攝釋分、攝異門分、攝事分,皆為解釋十七地中諸要文義,故亦不離瑜伽師地。由是,此論用十七地以為宗要。

前文但說十七地的本地分,未談及後之四分。今讀此文,得知後之四分,亦不外於十七地。

此論奘公譯於唐貞觀二十二年五月(西元648年),迄今已1348年。古代學者的著述,多已蕩然,唯窺基的《略纂》及遁倫《瑜伽論記》,猶存至今日,又有民國韓清淨的《科句披尋記》,以上三書可資探討。若能發心學習,應不太難。如為門戶知見所限,或以文字為糟粕,不立文字,如云:「我宗無語句」,棄之不學,使補處大士法界等流;奘公不惜軀命之所求,置之高閣為蟲所食,豈非可惜!今選為課本,願與各位同學,由文字的聞思修,入無文字,不亦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