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後記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玅境長老早期參學,以天台教義、真常經典為主,並從此開始體驗靜坐;及至獨自沉潛用功期間,深入中觀、唯識,廣及大小乘教義,又不間斷靜坐修止觀。如是涵養積厚數十年,以悲切慈愍之心,立願振興漢傳大乘佛法,弘法化育不辭勞倦,後期則致力辦學培植僧才。

長老於一九七三年開始深入研習《瑜伽師地論》,深感彌勒菩薩大慈大悲,教化轉凡成聖之道,對於修行的境界與理論說得詳細,以漸次教授的方式,讓我們知道應該如何發起道心,趣向三乘修行,乃至契證涅槃,成就無上菩提。故一九九六年創辦法雲寺佛學院時,即領導學眾深入研讀本論,以為將來廣學深修之基礎。

至二〇〇二年,將〈本地分〉中之十七地講解圓滿。主要採用的參考書籍有三本:

一、唐朝窺基法師的《瑜伽師地論略纂》,只解釋本論至六十六卷。該著作的前文說:此論文義繁廣,不可解盡理源。其間難文義違宗緒,分段皆備解釋,其他就都省略。

二、唐朝新羅遁倫法師編集的《瑜伽論記》,完整地解釋百卷的論文。其中內容,大部份依據《略纂》,以及其他諸師之學說集撰而成。

三、民國北京三時學會韓清淨居士所編著的《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彙編》。韓居士是專研唯識的學者,在他晚年所作的《披尋記》敘文中說:由於早年發願研究《瑜伽師地論》時苦不得要領,深感古疏中不但義不能詳,甚且文莫能解。因此致力精研,披尋前後論文互相引證,文義皆以經論為依據。

雖然有這幾本注解作為參考,但是這一本屬於大乘全體大用的論典,內容所涉非常廣博而微細,文字名相本身亦較艱澀難解;對於初開始發心學習唯識教義,或者修唯識觀之行者來說,想要深入理解三乘佛法,並且依之通達修行,可能仍非易事。

長老常說:「修行,要能踏出第一步。」深念初學者開荒之難,為令方便得門而入,往往從能領解、能做到的地方說起,下手處不會說得太高。在講解本論時,不但文句淺白易解,而且義達理源。於能詮的名句,必作詳盡的解釋;於所詮的義理,必作準確的說明。由此引領學習者建立正知正見,通過知法知義,理解甚深難了的第一義諦。又不斷勸導靜坐,傳授大乘四念住的止觀法門,依教修禪,引導學習者逐漸調伏煩惱,並正確地深入般若。

期間,長老為慈愍吾等根鈍慧拙之輩,或為配合禪期法會修觀之需,遇到較為深奧難懂的義理,有些段落或地品,皆不厭其煩地循環闡釋、重新講解。故前後歷經六年,方將〈本地分〉五十卷講述圓滿。另外,長老亦應海內外各地佛教團體的邀請,開示該論中重要的地品。如於加州聞思修居士林講「概說」,至福嚴佛學院講「淨行所緣」,南林精舍講〈聲聞地‧趣入地品〉,台中清涼寺講〈修所成地〉,台北華藏講堂講〈聲聞地‧種性地品〉等。

二〇〇二年底,學眾為了令此聖教得相續在世間流傳,也為了將長老所宣揚的正法與止觀,貢獻給有心學習聖道的人參考,發起印行成書之事。經請示長老獲得慈允之後,編輯組即著手策劃筆錄的校對整理。豈料,來年初長老捨報示寂,盍不令學眾歎無將導!尚幸,長老在各地所宣講的影音以及筆錄,皆得以完好保存,吾等仍可重臨教授,以法為師。而本《講記》之編輯,即是本著不違師教的宗旨,以方便學習者消解文義、如理聞思、安住善巧修習止觀為目的,依據長老所有宣講的筆錄資料(包括正文解釋及相關課後問答等),進行前後對照、疏理、會通,並查引經論文證以為決擇之指南,而整合校編。

其中,長老引用經論作闡釋、或舉其他著述為喻的部份,即標示出處編作附註。倘遇文義有疑滯之處,亦編按引藏經之文以決。又,當時長老為應眾機,所舉的故事、譬喻尤多,亦頗有隨緣開示之處;如與論文之闡釋無直接關連者,即擷出另存新檔,俟後因緣或可集成專書,以饗讀者。

多年來,參與本書之所有編輯者,雖無不以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之心情,反復研覈校對,然而慧淺學陋,疏失在所難免,若有錯漏之處,祈願長老大德、諸方學長不吝指正。在長久編輯校對的過程中,由於諸位法師、同學的鼓勵與支持,以及居士的默默護持,使令所有出版工作得以繼續進行,出書的因緣終於成就,謹此至上最深的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