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註.初發論端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初發論端

1《瑜伽論記》卷第一。

2《法華經‧方便品》:「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

3《說無垢稱經疏》卷一:「因緣事法,最為麁顯。唯識理觀,其次細微,說有內心之相狀故。無相通觀無差別相,其次更細,仍有無相當心,未為正證。唯有真如法門,最為深妙,心境冥智,神會達正理。契真智滅障習,立一切法,故最第一。雖說四門,不相違返。一一法門,攝一切盡。」

4 此說見印順法師《印度之佛教》。然佛滅年代有種種異說,若按呂澂的《印度佛教思想源流略講》的說法,佛滅應是紀元前四八六年,若比對佛滅九百年,有阿僧伽等出世的說法,則呂澂的說法是相合的。另見,印順法師《印度佛教思想史》。

5《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一,《大正》五十冊。

6 印順法師《妙雲集》二十二冊〈佛教史地考論〉〈玄奘大師年代之論定〉。

7 梁啟超《飲冰室合集》之七十三〈中國歷史研究法〉。

8 根據印順老法師考證:佛滅度於西元前三八七年;玄奘法師生於西元六○○年左右;而玄奘大師於貞觀元年西行,故信中才會說距佛世已有一千年了。

9 原文見《大般涅槃經》卷二十七:「譬如有人家有乳酪。有人問言:汝有蘇耶?答言:我有。酪實非蘇,以巧方便定當得故,故言有蘇。眾生亦爾,悉皆有心,凡有心者,定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義故,我常宣說一切眾生悉有佛性。」

10「蘇」同「酥」。

11《續高僧傳》魏南臺永寧寺北天竺沙門菩提流支傳四。

12《摩訶止觀》卷五:「地人云:一切解、惑、真、妄,依持法性,法性持真、妄,真、妄依法性也。《攝大乘》云:法性不為惑所染,不為真所淨,故法性非依持。言依持者,阿黎耶是也。無沒無明盛持一切種子。若從地師,則心具一切法;若從攝師,則緣具一切法。此兩師各據一邊。若法性生一切法者,法性非心、非緣,非心故,而心生一切法者;非緣故,亦應緣生一切法;何得獨言法性是真妄依持耶!若言法性非依持,黎耶是依持,離法性外,別有黎耶依持,則不關法性;若法性不離黎耶,黎耶依持即是法性依持;何得獨言黎耶是依持!」南北二道的論諍,慧遠大師也曾提及。

13 編按:參照《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遺教東流六百餘祀,……遠人來譯,音訓不同,去聖時遙。」依文應該指,佛教始於西漢平帝初傳入中國,即公元元年,至唐貞觀年間,約六百餘年。若從菩提流支的年代(約五○九)來算,至唐貞觀年間(約六二七),則只有百餘年而已。

14「龜茲」是天山南路重要都城。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即是龜茲國人。

15「三淨肉」是不見殺、不聞殺、不為我殺。

16《大唐西域記》卷第二:「印度者,唐言月。月有多名,斯其一稱。言諸群生輪迴不息,無明長夜,莫有司晨。其猶白日既隱,宵燭斯繼,雖有星光之照,豈如朗月之明。苟緣斯致因而譬月,良以其土聖賢繼軌,導凡御物,如月照臨。由是義故,謂之印度。」

17《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三。

18《續高僧傳》卷四:「即戒賢論師也,年百六歲,眾所重故,號正法藏。博聞強識,內外大小一切經書無不通達,即昔室商佉王所坑之者,為賊擎出,潛淪草莾,後興法顯,道俗所推。」

19《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六。

20《瑜伽師地論》卷一〈後序〉中書令臣許敬宗製。

21 編按:佛教於西漢哀帝年間傳入中國,於東漢末年(約西元兩百年左右)開始翻譯經典,以前者計,至玄奘大師時代約六百六十年,以後者算,則為四百六十年。

22 編按:《瑜伽論記》此處作「擇瓊等二十名德」,考《歷代三寶記》、《開元釋教錄》、《大唐內典錄》及《續高僧傳》,皆作「沙門寶瓊」。

23 編按:「宇內」應該特別指中國。

24 原文出於《解深密經》卷一〈序品〉,《攝大乘論》及《佛地經論》皆引此文以釋佛之莊嚴淨土相,即佛的他受用土。

25 編按:韓清淨居士解釋「瑜伽」,引自圓測法師《解深密經疏》卷六。

26《妙法蓮華經玄義》卷八。

27《易經‧繫辭下》云:「子曰: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其知幾乎!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此處之「幾」通機,「見」通現。「吉」者,善、美,「先見」者,預見。孔子曾對魯哀公、季康子提起在所有學生中,就屬顏淵最好學,他有知幾的功夫,能察覺到念頭的起動,一有過即時制止,所以能「不遷怒、不二過。」

28《瑜伽師地論》卷二十五。

29《瑜伽師地論‧聲聞地》卷二十五「思正法」中,說思惟有二種不同:「一者、以算數行相善巧方便算計諸法,二者、以稱量行相依正道理觀察諸法功德過失。」師解「稱量」云:用智慧去觀察。

30「文」是梵文字母,「名」是單字,「句」是完整的句子,「身」是積聚義,即眾多義。《阿毘達磨雜集論》卷二云:「名身者,謂於諸法自性增言,假立名身;自性增言者,謂說天、人、眼、耳等事。句身者,謂於諸法差別增言,假立句身;差別增言者,謂說諸行無常、一切有情當死等義。文身者,謂於彼二所依諸字,假立文身。彼二所依諸字者,謂自性、差別增言所依諸字。」

31《因明入正理論》云:「言比量者,謂藉眾相而觀於義。相有三種(即:遍是宗法性、同品定有性、異品遍無性),如前已說。由彼為因,於所比義有正智生,了知有火,或無常等;是名比量。」又窺基大師《因明入正理論疏》:「此復有二:一、相比量,如見火相煙,知下必有火;二、言比量,聞師所說,比度而知;於此二量自生決定。」下文說見煙知火,見角知牛,具體引證出於《因明入正理論疏》。

32 編按:此意即世俗諦的正確,非關第一義諦。

33《瑜伽師地論》卷七十八:「證成道理者,謂若因若緣能令所立所說所標義得成立,令正覺悟。」

34《瑜伽師地論》卷三十云:「由法爾道理,於如實諸法成立法性、難思法性、安住法性應生信解,不應思議,不應分別。」卷七十八又云:「法爾道理者,謂如來出世、若不出世,法性安住,法住法界,是名法爾道理。」

35《攝大乘論本》卷三:「何故五地名極難勝?由真諦智與世間智更互相違,合此難合,令相應故。」

36《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以此善根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佛所聽聞正法,而未定者,若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有八菩薩乘神通來示其道路,即於彼界種種雜色眾寶華中,自然化生。」

37《解深密經疏》卷六。

38 梵語「阿遮羅」漢文並非譯作「師」,疑《瑜伽論記》有誤。多數辭典是說舊稱「阿闍梨」,譯為軌範師。然而《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三:「阿遮利耶,譯為軌範師,是能教弟子法式之義,先云阿闍梨,訛也。」

39 《漢語大辭典》「放」應唸「ㄈˇㄤ」 ,仿效;模擬。

40 《維摩經略疏》卷四:「好馬名龍馬,好象龍象也。」《漢語大辭典》「【龍馬】《周禮·夏官·廋人》:馬八尺以上爲龍。因以龍馬指駿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