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三.八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丑二、名差別 寅一、釋 卯一、內六處 辰一、眼

復次,屢觀眾色,觀而復捨,故名為眼。

前一科「法差別」是說內六處、外六境的諸法差別;這一科「名差別」是說明為什麼安立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的名字。

一次又一次地去攀緣色境,緣取境界觀看之後又將它捨掉,所以安立眼根名為眼。

《瑜伽略纂》上解釋,眼的梵文叫「斫芻」,譯為中文是「行盡」。窺基大師解釋為「能於境行盡見」291,是說眼能在一切色境上活動,只要屬於眼的活動範圍它都能見,所以叫做眼。「觀而復捨,故名為眼」,復捨,表示一剎那眼識就過去了,不能夠相續第二剎那。另外,復捨也有不分別的意思。

辰二、耳

數數於此聲至能聞,故名為耳。

有聲音傳來的時候,它一次又一次地能夠聽聞到,所以安立耳的名字。

「聲至能聞」,表示聲音的波動到來了,還要能夠聽聞。若是有聲而太遠了,還是不能聞,這與耳根的能力也有關係。

辰三、鼻

數由此故能嗅諸香,故名為鼻。

由於一次又一次地能夠聞到各種氣味,所以安立鼻的名字。

辰四、舌

能除饑羸、數發言論、表彰呼召,故名為舌。

由於能夠幫助咀嚼食飲、解除饑餓,得到營養使令身體強壯;又能夠一次又一次地發動說話,把內心的思想表示出來,也可以向他人召呼;因為這些作用,所以安立舌的名字。

辰五、身

諸根所隨,周遍積聚,故名為身。

普遍為其他眼根、耳根、鼻根、舌根乃至意根所隨逐的,全體都依止它積聚而成就,所以安立身的名字。

辰六、意 巳一、顯義 午一、約俱生我辨

愚夫長夜,瑩飾藏護,執為己有,計為我所我及我我292

「俱生我辨」這一科,是在說明不論相信宗教、不相信宗教的人,與生俱來都有「我」的愛著。

從無量劫以來都在無明裏生活的愚癡凡夫,總是愛著自己所有的境界,裝飾它、保護它,執著這是我的293。如經論上說,只要執著有我,也就有我所,沒有不生愛取的。這是約俱生我執而說。

「愚夫」是指沒有得聖道、沒有無漏智慧的人。「長夜」,是說無量劫以來,雖然也有太陽升起,但是因為我們內心無明,就像生活在黑夜一樣。「執為己有」就是妄執意之外有個我;「計為我所我」執著意屬於我所有,或者執著意就是我。而「我我」,依窺基大師的解釋,即執前念我是後念我之我,所以叫我我;若說我所,也是可以。

午二、約分別我辨

又諸世間,依此假立種種名想。謂之有情、人,與命者、生者、意生,及儒童等。

這一科「分別我辨」,是約世間的讀書人或宗教人士,經過觀察、思惟、學習而分別出來的理論。

又一切世間上的人,依此俱生我執,由種種想而假立種種名字,稱它為有情、人、命者、生者、意生、儒童等。

「想」能安立名言,不想就不能安立,所以叫「名想」。依佛法的解釋,「有情」的「情」就是識;有眼、耳、鼻、舌、身、意,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這就是有情,另外沒有我。而非佛教徒則執著有情是我,在生命體裏面有一個常恆住不變異的我,是一切法的根本。

「人」,依《大毘婆沙論》說:「能寂靜意,故名人。」依《順正理論》說:「多思慮,故名為人。」若約凡夫說,我現在生在六道中是人,而不是其他五道的有情;那還是指我而說。

「命者」,是說色、心相續——生理和心理組織和合不分離,還活潑潑地生存著;這也是指我說的。

「生者」,本論上解釋是:「具生等所有法故」294,能夠生起煩惱、發動種種業、而感果受苦的,就叫做生者;也是指我說的。

「意生」,是說意的同類性,或說一切法都由於意的執著而開始,我是宇宙的根本;也是指我說的。

「儒童」,一行禪師的《大毘盧遮那成佛經疏》中說:玄奘法師翻譯錯了,梵音雖然相近,但意思不同,不應該翻成儒童,而應該翻譯為「勝我」。就是在生命體內有一個勝妙的神我295

由心想安立種種名字,總而言之都是我,只是名字不同而已。

巳二、結名

故名為意。

由此安立意的名字。

《披尋記》:「謂之有情」等者,此中「有情」,謂諸賢聖如實了知唯有此法,更無餘故;又復於彼有愛著故。言「命者」者,謂壽和合現存活故。言「生者」者,謂具生等所有法故。言「意生」者,謂此是意種類性故。言「儒童」者,即摩納縛迦,謂依止於意,或高、或下故。「等」言,等取養育者及補特伽羅。如下〈攝異門分〉說(陵本八十三卷十六頁)。

卯二、外六處 辰一、色

數可示現,在其方所,質量可增,故名為色。

剎那剎那地顯現出來體相;安住在它占據的處所;它的質量是變化的,可以增、也可以減;因為變礙,所以安立它的名字叫做色。

辰二、聲

數宣數謝,隨增異論,故名為聲。

數數地宣發出來,又數數地滅去;有情能假藉它表達不同的言論,所以安立它的名字叫做聲。

辰三、香

離質潛形,屢隨風轉,故名為香。

由物質所散發出來,但不局限在物質上,它離開物質本處時,形貌是潛藏的,經常隨著空氣的飄動傳播到另一個地方,所以安立它的名字叫做香。

辰四、味

可以舌嘗,屢招疾苦,故名為味。

可以藉由舌根、舌識去品嘗一切酸、甜、苦、辣的味道,卻因此使令我們經常遭受很多病苦,所以安立它的名字叫做味。

因為味裏面有毒,所以會有病苦。若得了禪定生到色界天以上,就沒有味的苦惱;得了聖道以後,不與萬法為伴侶,當然也沒有味的苦惱。

辰五、觸

數可為身之296所證得,故名為觸。

一次又一次地能令身根、身識驗知所得覺受,所以安立它的名字叫做觸。

辰六、法

遍能任持,唯意境性,故名為法。

能攝持每一法的體相,唯獨是意識的所緣境,所以安立它的名字叫做法。

「法」字就當「任持」解釋。色、聲、香、味、觸、法,眼、耳、鼻、舌、身、意,眼識乃至意識,凡夫、聖人,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每一法都有不共他法的體相;意能遍緣一切法,攝持每一法的相貌,唯獨意才有這種功能,所以名為法。

寅二、結

如是等類,諸法差別應知。

如前面所舉各類的體相,應知就是內六處、外六處得名的差別。

辛二、重說義 壬一、嗢柁南

此中重說嗢柁南曰:

自性及所依  所緣助伴業  由此五種門  諸心差別轉

「三處所攝」的第二科「重說義」,是重說前面的大義。

再以偈頌重說:由於意有自性、所依、所緣、助伴、業用這五種門,因此各各心識都有不同的活動。

前文總攝色聚、心心所品及無為法,廣說很多意地的境界,現在再略說它的要義。這是《瑜伽師地論》能廣、能略,或先廣後略、或先略後廣,才有這樣大自在的境界。

壬二、長行

此中顯由五法,六識身差別轉。謂自性故,所依故,所緣故,助伴故,業故。

這個偈頌中表示,由於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五法的緣故,眼、耳、鼻、舌、身、意六識,才能在各自的境界上活動。

庚二、六善巧攝

又復應知,蘊善巧攝、界善巧攝、處善巧攝、緣起善巧攝、處非處善巧攝、根善巧攝。

從「正明意相」開始,以自性、所依、所緣、助伴、業用五門來解釋〈意地〉,到了「總顯相攝」時,以色聚、心心所品、無為法三處來總攝〈意地〉,現在又把〈意地〉的五門歸納為六種善巧所攝以及九事所攝。

「善巧」就是智慧297。又應當知道,從蘊、界、處、緣起、處非處、根這六法上去學習,就會有通達這六種事的智慧;有智慧能通達這六種事,叫做六處善巧。這六種善巧的建立差別,在〈決擇分〉中有廣博的解釋。

《披尋記》:「又復應知蘊善巧攝」者,六種善巧建立差別,〈決擇分〉中廣釋其義(陵本五十三卷十五頁)。

庚三、九事所攝 辛一、標

又復應知諸佛語言,九事所攝。

又應當知道,一切佛所說無量無邊的法語,可以歸納為九類事。

辛二、徵

云何九事?

是哪九類事?

辛三、列

一、有情事;二、受用事;三、生起事;四、安住事;五、染淨事;六、差別事;七、說者事;八、所說事;九、眾會事。

這是標列出來,下面解釋。

辛四、釋 壬一、有情事

有情事者,謂五取蘊。

「有情事」,就是色、受、想、行、識五取蘊。

壬二、受用事

受用事者,謂十二處。

「受用事」,就是內六處與外六處。

壬三、生起事

生起事者,謂十二分298緣起及緣生。

「生起事」,就是十二因緣。「緣起」是因,由因為緣能起果;「緣生」是果,此果從緣所生故。若說無明為緣而有行,行為緣而有識……,前一個是緣起、後一個是緣生,展轉如是。

壬四、安住事

安住事者,謂四食。

「安住事」,是指段食、觸食、思食、識食四種食。

壬五、染淨事

染淨事者,謂四聖諦。

「染淨事」,就是四聖諦。其中苦、集二諦是染,滅、道二諦是淨。

壬六、差別事

差別事者,謂無量界。

「差別事」,就是無量界。有五種無量:一、世界無量;二、有情界無量;三、法界無量;四、所調伏界無量;五、調伏方便界無量。這到下文都會解釋。

壬七、說者事

說者事者,謂佛及彼弟子。

「說者事」,這是指能演說佛法的人,只有佛和佛的弟子。

壬八、所說事

所說事者,謂四念住等菩提分法。

「所說事」,就是四念住、四正勤等三十七道品。

壬九、眾會事

眾會事者,所謂八眾。一、剎帝利眾;二、婆羅門眾;三、長者眾;四、沙門眾;五、四大天王眾;六、三十三天眾;七、焰摩天眾;八、梵天眾。

「眾會事」,就是指人間的剎帝利眾、婆羅門眾、長者眾、沙門眾等四類有情;屬於欲界天的有四大天王眾、三十三天眾、焰摩天眾;以及色界的梵天眾。

欲界天的有情說出三類,其中應該也包括睹史多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299。而梵天眾應該包括色界四禪天的一切有情,及無色界四空天一切有情。

《披尋記》:「所謂八眾」等者,此中前四,人趣所攝;依四因緣而得建立。後四,天趣所攝;依三因緣而得建立。如〈聞所成地〉說(陵本十五卷二頁)。於天趣中焰摩天眾,當知此即他化自在天攝。由說欲界邊際為建立因緣故。

己二、嗢柁南

又嗢柁南曰:

色聚相應品  世相及與緣  善等差別門  巧便事為後

現在以略攝廣,將前面「總顯相攝」中所說的事,用偈頌重說一遍它的大要。

又偈頌說:「色聚、相應品」就是色聚、心心所品、無為法。「世、相及與緣」,是過去、未來、現在三世;生、老、住、無常四相;以及四緣等差別。「善等差別門」,是性類差別及根境差別。「巧便」,就是六善巧攝。「事為後」,為最後的九事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