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三.四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寅四、了相差別 卯一、了總相

又識能了別事之總相。

「了相差別」,是說明六個識在了別境界時,有總相、別相的差別。

心王在境界上活動時,能取到事物的概略相貌,叫做「總相」。譬如眼識緣光,第一剎那所緣就是總相;這時候沒分別這是燈光、是日、月光,是青、黃、赤、白。又如眼識緣房子,第一剎那只是大概明了一下;若是分別這房子是圓的、長的,是高的、低的,那就是別相了。

卯二、了別相 辰一、舉五法 巳一、作意

即此所未了別所了境相,能了別者,說名作意。

即此心王所未了別認識的,就是事物的差別相;能了別此別相的,就是作意心所。作意心所有這麼大的功能。

作意心所是警覺心、心所去境界上活動,當然作意也一同去了。所以包括觸、受、想、思四個心所所了別的別相,所有的境界作意心所也都能了別。

巳二、觸

即此可意、不可意、俱相違相,由觸了別。

所緣的境界,有可意、不可意、非可意非不可意三種差別;這三種相是由觸心所了別。

巳三、受

即此攝受、損害、俱相違相,由受了別。

若是令人滿意的觸,就是能夠滋養、有所饒益的;而不可意的觸,則是有所損害;非可意非不可意的觸,就是不能滋益、也不能損害的。這三種相,都由受心所去了別。

巳四、想

即此言說因相,由想了別。

即此心、心所法所了別的境界,有各式各樣的分際——可意的分際、不可意的分際、俱相違的分際,乃至攝受的分際、損害的分際、俱相違相的分際。這些因素就是「言說因」,是供給說話的材料。若沒有這些事情,有什麼好說呢?所以這些是言說因,說話以此為因。這是由想心所去了別,它負責這一部分的差別相。

巳五、思

即此邪、正、俱相違行因相,由思了別。

經過心王與作意、觸、受、想心所在境界上活動,了別各式各樣的分際以後,於境界相應時,或發起不合道理的身語意行,或發起合道理的身語意行,或發起非合道理非不合道理的身語意行;這些都劃歸到思心所的作用範圍內,是思心所了別的。

辰二、結遍行

是故說彼作意等,思為後邊,名心所有法。遍一切處、一切地、一切時、一切生。

所以說,作意、觸、受、想、思等五個心所有法,遍於一切善、染、無記法中都能活動;遍於有尋有伺地、無尋唯伺地、無尋無伺地中都能活動;遍於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時中都能活動;只要五個心所其中一個生起,其餘心所一定也會生起;所以叫做五遍行心所。

《披尋記》:「識能了別事之總相」等者,此釋眼等諸識及遍行心所取相差別。色等境界,名「事總相」,此識所取。色等事中所應識相,作意所取。云何名為所應識相?謂於事總相中,有其別相,非識所了,名「此所未了別」。即於是中所應了相,是名「所了境相」,亦名所應識相。如前已說,能生作意正起,識乃得生,是故作意能取諸識所應識相。又別相中,有可意、不可意、俱相違差別,此觸所取;復有攝受、損害、俱相違差別,此受所取;復有言說因相差別,此想所取;復有邪、正、俱相違行因相差別,此思所取。如是別相,皆非識所能了;由是前說「所未了別」,當知通說後一切相。如是作意為先,思為後邊,名五遍行心所有法。「遍一切處、一切地、一切時、一切生」故。

丑三、隨應廣 寅一、約行相辨 卯一、作意

作意云何?謂心迴轉。

這一科「隨應廣」,是在解釋心所法中五遍行、五別境的活動行相、及作業差別。

作意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就是能夠令心迴轉。

我們的心在境界上活動的時候,忽然間生貪心,這貪心是由作意心所引導生起的;忽然間瞋心來了,也是由作意心所來迴轉它;或是忽然間發出疑惑心、或者恭敬心,都是由作意心所引導迴轉而生起的。所以「心迴轉」,是表達作意心所有引心趣境的作用。

卯二、觸

觸云何?謂三和合。

觸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能夠和合六根、六境、六識三者,就是觸。

「三和合」才叫做觸,也可以說是因觸而三和合。譬如眼識、耳根、香境,雖然也有三法,但不是和合;眼識、眼根與色境才是和合的。所以每一類有各別的和合;如果不合,就沒有觸。又譬如眼識可以觸光明,耳識就不行。所以,和合裏也各有差別。

卯三、受

受云何?謂領納。

受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境界現前了,心裏面有所覺受,就是領納所緣境,名為「受」。

如果境界現前而沒有愛著,就是不受。這不容易!一般凡夫都是歡喜樂受、不歡喜苦受,雖然不歡喜也要受,就是非受不可。但是聖人不同,他要不受,就可以不受!

卯四、想

想云何?謂了像。

想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就是了別、領取所緣境的相貌。

卯五、思

思云何?謂心造作。

思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就是從識、作意、觸、受、想得到了很多的消息,得知怎樣對我有利、或對我有害,內心開始造作,然後採取行動。

卯六、欲

欲云何?謂於可樂事,隨彼彼行,欲有所作性。

欲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就是對於自己歡喜的事情,隨順各式各樣所歡喜的行相現行,心裏想要去活動,但還沒有採取行動。

心在所緣境上活動,叫做「行」;心是能行,可樂的事情是所行。所行的境界有很多差別相,所以叫「彼彼行」。

卯七、勝解

勝解云何?謂於決定事,隨彼彼行,印可隨順性。

勝解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就是對於經過觀察之後所決定的事情,隨種種差別行相現起,心裏面有了深刻的認識,決定隨順自己的主張,任何人有不同的意見都不能移轉。

卯八、念

念云何?謂於串習事,隨彼彼行,明了記憶性。

念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對於一次又一次學習過的事情,隨各式各樣活動的相貌,能明明了了地記憶,可以在心裏明了的現起,叫做念。

卯九、三摩地

三摩地云何?謂於所觀察事,隨彼彼行,審慮所依,心一境性。

定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三摩地」是等持,也就是定。對於有功德、或有過失、或沒有功德也沒有過失的事情,要經過觀察才能知道,然後隨順所修定的種種相狀中去修定。「審慮」,是能夠很認真、很深刻地去緣慮所觀察的事;這是一種智慧,而此智慧要有依止處,就是「心一境性」——心安住一境不散亂的體性,明靜而住。這就叫做三摩地。

卯十、慧

慧云何?謂即於所觀察事,隨彼彼行,簡擇諸法性。或由如理所引、或由不如理所引、或由非如理非不如理所引。

慧心所活動的相貌是什麼?於如前所觀察是有功德、有過失、非功德非過失的事,隨順種種的行相,用智慧加以簡擇。「簡擇」,就是挑撿選擇,壞的不要、好的保留。在佛法來說,要用智慧簡擇來斷除一切煩惱、一切執著、一切虛妄分別。

這裏把慧心所分為三類:或是由隨順佛法、與真理相應的智慧所引,或是佛法以外的思想、與真理不相應的智慧所引,或是屬於非如理非不如理、無記性的智慧所引。可見,慧心所是通於善、惡、無記三性,並不全是屬於佛法的智慧。

《披尋記》:「隨彼彼行」者,「行」謂所行。於彼彼境現前行故。境界有四:謂可樂事、決定事、串習事、觀察事。於此四事,欲乃至慧五心所法各別而生;是名別境心所有法。初三心所,隨其次第,於前三境事生;後二心所,於後一境事生;如文可知。

寅二、約作業辨 卯一、作意

又作意作何業?謂引心為業。

作意心所做些什麼事?能夠導引心、心所法到所緣的境界上。

前面說「心迴轉」,和「引心」意思一樣,這個作意心所很忙,它要做的事情是隨時引發心、心所到所緣的境界上活動。

《披尋記》:「引心為業」者,能引發心,令心緣境,是名「引心」。此若現起,心方生故。

卯二、觸

觸作何業?謂受、想、思所依為業。

觸心所做些什麼事?要以觸為所依,才能有受、想、思的活動。

根、境、識三和合為觸,之後才有受、想、思;也就是觸心所能作為受、想、思的依止。

卯三、受

受作何業?謂愛生所依238為業。

受心所做些什麼事?愛著心要以受為所依才能夠生起。

領納境界的時候有三種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所以會生起三種愛——別離愛、和合愛、俱相違愛。這是心裏的微細差別相。

《披尋記》:「愛生所依為業」者,受有苦、樂、不苦不樂差別。依彼三受,有三愛生。謂依苦受生別離愛,依樂受生和合愛,依不苦不樂受生俱相違愛應知。

卯四、想

想作何業?謂於所緣,令心發起種種言說為業。

想心所做些什麼事?觀察所緣境上各式各樣的差別相,然後安立種種名字;利用種種名字,而發出來種種言說。所以人能夠說話,就是想心所的作用。

卯五、思

思作何業?謂發起尋、伺、身、語業等為業。

思心所做些什麼事?能發起麤動的分別、微細的分別;又能發起各式各樣的身業與語業等作用。

思心所是以意言為所緣境,而發起麤動尋求、或者微細伺察的心理活動,包括了清淨的尋、伺,以及染汙的尋、伺。當然是第六意識才能尋、伺,但前五識受到意識的影響,也有尋、伺活動。身業和語業也是思心所發動的,還能發動貪愛心、瞋恚心或者染汙心、清淨心等各式各樣的事情;這些都是思心所的業用。

《披尋記》:「發起尋、伺、身、語業等為業」者,此中「等」言,等取或為和合、或為別離、或為隨與、或為貪愛、或為瞋恚、或為棄捨,乃至或為染汙、或為清淨(如《顯揚論》一卷四頁說)。此文但說發起尋、伺,及身、語業,略不說餘,故置等言。

卯六、欲

欲作何業?謂發勤為業。

欲心所做些什麼事?「欲」是有希望,因為希望而發出精進加行。譬如我希望發財,而採取行動去賺錢;行動是由欲心所發出來的業用。

卯七、勝解

勝解作何業?謂於所緣,印239持功德、過失為業。

勝解心所做些什麼事?對於所緣慮的事情,經過觀察以後,而決定是有功德、或者有過失的,隨所決定的看法能印可保持,不因為別人的說法而改變;這是勝解所發的業用。

《披尋記》:「印持功德、過失」者,謂於所緣功德、過失,印可任持,不可引奪故。

卯八、念

念作何業?謂於久遠240所思、所作、所說,憶念為業。

念心所做些什麼事?對於很久以前,內心意業所思、身業所作、語業所說的事情,現在能夠分明地憶念;這是念心所的業用。念力強的人容易得定。

《披尋記》:「所思、所作、所說」者:所思,謂意業。所作,謂身業。所說,謂語業。

卯九、三摩地

三摩地作何業?謂智所依為業。

定心所做些什麼事?佛教徒為了斷煩惱見真理的目的,須要有觀察諸法實相的智慧,而這樣的智慧要有定作所依,才有力量斷惑證真。所以,修止觀這件事,止還是非修不可的;不修止沒有定,修觀沒有力量,智慧就不能發生作用。

卯十、慧

慧作何業?謂於戲論所行染汙、清淨,隨順推求為業。

慧心所做些什麼事?言說所詮顯的境界,包括一切染汙法或清淨法,隨順或染或淨的言說境,如理、或不如理的思惟推求,這是慧心所所發的業用。

「戲論」,就是言說,大概地分類就是染、淨兩種。「所行」,是指言說所活動的境界,包括清淨事、染汙事。若是佛教徒學習佛法,應該依循佛陀的言教,然後隨順正理,自己去思惟、觀察、推求;依止聖言量修行,這個智慧才能保證你達到一個安樂的地方。從佛菩薩的言教看來,修行不能沒有軌則,一定要有所隨順。

《披尋記》:「於戲論所行染汙、清淨,隨順推求」者,此中「戲論」謂即言說。諸染淨法,言辭所說,是名「戲論所行染汙、清淨」。如所言說,思惟其義,是名「隨順推求」。

癸二、明建立 子一、三世 丑一、徵

云何建立三世?

廣釋中的第二科「明建立」,是說明三世、四相、四緣建立的情形。

根據什麼而建立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世」是指時間說的。

丑二、釋 寅一、約種子辨 卯一、如法建立

謂諸種子不離法故,如法建立。

時間沒有自己的體性,要依據法的分位差別才能建立,不能離開法而單獨成立。一切因緣生法是由種子現行而有的,而一切種子又不能離開現行的心法及色法;因此說,要隨順一切現行諸法而建立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

一切現行諸法活動時,同時就在阿賴耶識裏熏成了種子,所以說種子不能夠離開一切現行諸法。現行諸法就是色法和心法;因為種子的行相隱微而不易見,要藉由觀察現行諸法的變化而建立時間。怎麼建立?「如」字是隨順義;隨順現行諸法已生、未生、正生,而建立時間,叫做「如法建立」。若是種子已經生現行,就是過去;種子未生現行,就是未來;種子正生現行,就是現在。這是約種子能生一切法的差別,而建立三世。

譬如晝夜,就是依照地球、月亮、太陽的活動,而說明什麼是晝、什麼是夜,因而建立一晝夜是一天,三十晝夜一個月,這樣成立時間。

卯二、自相建立

又由與果、未與果故。

又由種子已經現行與果了,那就叫做過去;如果種子還沒有現行與果,那就叫做未來;種子正現行,就叫現在241

寅二、約果法辨

若諸果法,若已滅相,是過去;有因未生相,是未來;已生未滅相,是現在。

前面是約種子與果、不與果來建立三世,這裏是約果現行之後,滅與未滅而建立三世。

果報現行之後已經消滅,叫做過去世;若是種子已經熏習成就,但果報還沒有現前,將來有因緣果報就現前,是未來世;果報已經現前、還沒消滅,叫做現在。總之,時間本身沒有體性,而按照一切法的因果差別相,建立過、現、未三世。

《披尋記》:「建立三世」等者,種子及果皆可建立三世差別;然種微隱,要望現行方可建立。此復云何?謂已生現,是名過去;若未生現,是名未來;正生現時,是名現在。由是說言「種子不離法故,如法建立」。又彼果法,亦依種子與果、未與果故而得建立三世差別。由已與果,因已受盡,自性已滅,是名過去;由未與果,因及自性皆未受用,待緣當生,將起現前,是名未來;又已與果,因已受用,自性受用未盡,是名現在。如下〈決擇分〉說(陵本六十六卷十四頁)。由是當知,種果道理,非一非異。即由此義,更互為依,建立三世。

子二、四相 丑一、徵

云何建立生、老、住、無常?

怎麼建立生、老、住、無常四相?

丑二、釋 寅一、總標

謂於一切處,識相續中,一切種子相續俱行建立。

在欲、色、無色等三界一切處中,眾生的阿賴耶識從無始劫來一直相續不斷,前一個生命結束、又取得一個生命。阿賴耶識相續不斷,熏習的種子也一直相續不斷;種子為阿賴耶識所攝持,和阿賴耶識同時存在、同時相續地活動,就在現出來的一切法上,建立生、老、住、無常。

生、老、住、無常四相,如前面過去、未來、現在三世的情形一樣,都是依現行的一切有為法而建立的。

寅二、別辨 卯一、生有為相

由有緣力故,先未相續生法,今最初生,是名生有為相。

「緣」,包括四緣:因緣、所緣緣、次第緣、增上緣。由於因緣和合的力量而有一切法,其中主要是因緣,就是種子,當然也需要有增上緣等。過去的某一法結束以後沒有相續現行,這個時候因緣成熟了,過去未相續生法現在出現了,這就名為「生有為相」。

譬如人的業力到此為止,生命結束就不再相續存在,叫做「未相續」。但是,阿賴耶識裏有其他的業種子成熟了,又重新得一個果報;這個果報最初開始的時候,不管是色法或是心法,都叫做生有為相。

卯二、老有為相 辰一、標相

即此變異性,名老有為相。

當生有為相變化了,不是原來的樣子,就叫做「老有為相」。老,就是變異的意思。

辰二、辨類 巳一、標列

此復二種。一、異性變異性;二、變性變異性。

老的變異有兩種不同:第一是異性變異性,第二是變性變異性242

生有為相現前以後,這一件事相續下去,有兩種情況:一是前後相似,一是前後不相似。譬如我昨天看見某甲,今天又看見某甲,某甲昨天的相貌和今天的相貌,看不出有什麼顯著的不同,這是一種情形。另外一種情形,譬如這個人忽然間有了大病,形貌有所不同了,就是不相似。一切有情、山河大地,都有這兩種情形;人的思想也一樣,有相似相續與不相似相續兩種差別。

巳二、隨釋 午一、異性變異性

由有相似生故,立異性變異性。

雖然是前後相似相續,但還是剎那剎那變異的,由此建立「異性變異性」。「異」,作各別講;各有各的體性,叫做「異性」。善是善性,惡是惡性,無記是無記性,善法與惡法為不同性。不同性別的法,屬於善的法剎那剎那變異下去,或者屬於惡的法也剎那剎那變異下去;剎那剎那的變異,雖然是相似,還是有變化。

午二、變性變異性

由有不相似生故,立變性變異性。

「變性」,就是前後性質轉變了,雖然還是那個眾生,因為轉變成不同的相貌,就叫做變性。前後是不相似的相續,也是剎那剎那變異的,由此建立「變性變異性」。譬如原來是善、忽然間變成惡了,或原來是惡人、忽然間變成善人,或者本來是在家人轉變成出家人,或者身體由健康轉變成不健康,就叫做變性。老有為相有這兩種不同的變化。

卯三、住有為相

即已生時,唯生剎那隨轉故,名住有為相。

生相一現前時,只有一剎那就變異了,但是還隨順相續下去活動,這名為「住有為相」。

住有為相和異性變異性有點相似,都是剎那剎那變化相似相續。原本生有為相之後該說住有為相,但是不說住而先說老,這是警覺我們生是靠不住的意思!

卯四、無常有為相

生剎那後,剎那不住故,名無常有為相。

有為法一剎那生起之後即刻滅去,剎那生、剎那滅,它不能夠相續兩剎那,名為「無常有為相」。

我們通常說,一件事從最初建立以後,到最後完全破壞了,叫做無常。這是一期無常。本文所說「生剎那後,剎那不住」,是念念無常。從唯識的觀點,觀一切法是阿賴耶識所變現,種子剎那剎那生滅,這樣的無常義非常深奧。

丑三、結

如是即約諸法分位差別,建立四相。

像前面所說的,就是依有為法剎那剎那的分位差別,而建立生、老、住、無常四種差別相。

《披尋記》:「於一切處,識相續中,一切種子相續俱行建立」者,三界生處,名「一切處」;阿賴耶識結生相續,名「識相續」;彼識中種,為彼所持,相續流轉,名與「俱行」。由此種子能生諸法,有其分位差別可得,是故建立生、老、住、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