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三.二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辰二、約諸攝辨 巳一、相攝

又約相攝有十四事,即由相攝施設事極微。

若就每一法不共他法的自體性來說,一切色法可以分為十四種色事,即由這十四色事的自性差別,假立有十四種事極微。

「相」,窺基大師解釋就是每一種法都有本身的體性。因為有這樣的體性,略說有十四種事,所以說「相攝」211。從依他起相上看,每一個因緣所生法都有它不共於他法的自相差別,根據這樣假立名為「事極微」。所以,有十四種事,故有十四種事極微。

《披尋記》:「又約相攝」等者,「相」謂自相。一一差別,略有十四,名「十四事」。即由諸色自相差別,施設假立名「事極微」。如是極微亦有十四,如事應知。然復有一,謂法處所攝實物有色極微。今不說之,同前意所行色,是所除故212

巳二、界攝

若約界攝,隨於此聚,有爾所界,即說此聚爾所事攝。

若是就組成每一色聚的因素來說,隨任一個色聚中包括有十四事中的幾個因素,就說這一色聚為這麼多因素所攝持。

譬如眼根,它本身是一個事極微,它又與身、地、色、香、味、觸六事和合不相離,另外還有水、火、風三事,所以說眼根為十因所攝。

巳三、不相離攝 午一、標

若約不相離攝,或內、或外所有諸聚,隨於此聚中,乃至有爾所法相可得,即說此聚爾所事攝應知。

若約這十四事彼此不相離的情形,組成或是內身、或是器世間所有眾多色聚;隨於這些色聚之中有那麼多法的自相可得,就說這個色聚攝有那麼多的事極微。

譬如我們的眼根本身是一個事極微,其中又有身極微、地極微,另外還有色、香、味、觸四事與它和合不相離。所以,說眼根攝有七個事極微而不相離213

《披尋記》:「或內、或外所有諸聚」者,根所攝色是名內聚,非根所攝是名外聚。

午二、徵

所以者何?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差別相?

午三、釋 未一、辨可得 申一、唯一大種可得

或有聚中,唯一大種可得。如石、末尼、真珠、琉璃、珂貝、璧玉、珊瑚等中;或池、沼、溝、渠、江、河等中;或火焰、燈燭等中;或四方風輪有塵、無塵風等中。

有一些色聚之中,只有一大種可得。譬如石、末尼,或真珠、琉璃、珂貝、璧玉、珊瑚這些物質裏邊,只有地大種214;或是池、沼、溝、渠、江、河之中,只有水大種;或是火焰、燈燭,唯有火大種;或是四方虛空中的風輪,不論有塵風或無塵風,其中只有風大種。

這裏說風輪中唯有風大種,唯指無塵風說。若是有塵風,可能有其他的大種了。

申二、有二大種可得

或有聚中,二大種可得。如雪、濕樹、葉、華、果等中,或熱末尼等中。

有一些色聚之中,有二大種可得。如雪、濕樹、葉、華、果之中,有水大種與地大種。若是熱末尼之中,則有地大種與火大種。

申三、有三大種可得

或有聚中,三大種可得。如即熱樹等中、或動搖中。

有一類色聚之中,有三大種可得。譬如熱樹木中,有地大、水大,還有火大。若是搖動中的樹木,則有地、水、風三大種。

申四、有四大種可得 酉一、標聚

或有聚中,四大種可得。謂於內色聚中。

還有一類色聚之中,有四大種可得。這是指有情的生命體說的。

酉二、引證

如薄伽梵說:於各別內身,若髮、毛等,乃至糞穢,是內地界;若小便等,是內水界;若於身中所有煖等,是內火界;若上行等風,是內風界。

如佛陀所說:在有情的生命體裏面,若髮、毛、爪、齒,乃至糞穢等物,屬於有情身中的地大種;若是小便、淚、涕等物,屬於水大種;有情身中的煖,屬於火大種;有情身體裏面的上行風等,就是身體內部的風大種。

「上行等風」,也包括了下行風、旁行風,總而言之就是氣的流動。這一段文中,顯示我們的身體裏面具足四大種。

未二、結有無

如是若於此聚彼相可得,說彼相為有;若不可得,說彼相為無。

像前面所舉的四種情形,若於此色聚裏邊,有四大種的體相可得,就說這一色聚有四大種;若沒有某一大種的體相可得,就說這一色聚中沒有此一大種。

《披尋記》:「如是若於此聚彼相可得」等者,前中且約大種明不相離,當知諸所造色不相離攝,亦復如是。今此總結一切不相離義,故於文中作如是說。例如色蘊中眼,若據不相離攝,則有七物。謂即此眼及與身、地、色、香、味、觸。如說於眼,如是耳、鼻、舌、身,及外色、香、味、觸,隨應差別皆當了知。如下〈決擇分〉說(陵本五十四卷八頁)。

丑三、料簡 寅一、約聲等辨 卯一、聲 辰一、標不定

復次,聲於一切色聚中,界故說有,相即不定。

聲音,在一切色聚中,是藉由四大種的振動才發出聲音來。四大種是能發出聲音的因,一切色聚裏面都有四大種,所以就說聲音是有215。若由發出聲音的相狀而論,那就不決定。

辰二、隨難釋

由現在方便生故。

要由四大種和合才發出聲音,若是現在因緣和合了,才能隨順這個因緣而有聲音,若是因緣不和合就沒有聲音現起,所以它不決定。

《披尋記》:「聲於一切色聚中,界故說有」等者,前不相離,依彼相有別別建立。然有定不定別。內外色聚,除聲相外,餘恆時有,是名為「定」。聲即不爾。從現緣生,是名「不定」。故今別說。若於是處聲相現前,彼不相離,應說有聲;若不現前,應不說有;是故此言「相即不定」。然約聲界,當知一切處有,是故此言「界故說有」。〈決擇分〉中作如是說:「聲及聲界不恆有故,今當別說。若於是處有聲,當知此處復增其一。應知聲界一切處增。」與此義同。

卯二、風 辰一、標列

風有二種。謂恆相續及216不恆相續。

又風有兩種:一種是恆相續風,一種是不恆相續風。

辰二、隨釋 巳一、恆相續

恆相續者,謂於彼彼聚有恆旋轉風。

什麼是恆相續風?在各式各樣的色聚裏面,有恆常不間斷的旋轉風。以人來說,最明顯的就是氣息,人的氣息若是斷了就不能生存。

《披尋記》:「恆旋轉風」者,謂於內身有入出息,及於外器有風輪等恆相續轉,是名恆旋轉風。

巳二、不恆相續

不恆相續者,謂旋風及空行風。

不恆相續的風,譬如旋轉的龍捲風、或颱風、颶風;或在虛空裏流動的風。

卯三、闇明色 辰一、出體

又闇色、明色,說名空界及孔隙。

還有闇色、明色,這是指廣大虛空界或明或闇的顏色,而孔隙等狹小空界則多數是闇色。

《披尋記》:「又闇色、明色,說名空界及孔隙」者,當知空界闇、明色攝;孔隙唯闇所攝。又此空界,光明攝者,名為清淨;孔隙攝者,名不清淨。如〈決擇分〉說(陵本五十四卷十六頁)。

辰二、釋別 巳一、闇色

又諸闇色恆相續者,謂世界中間;

有一類闇色恆常相續,這是指世界中間的闇色。

「世界中間」有兩種解釋。第一種是我們居住的世界,在壞劫以後、成劫之前就是空劫,那時候世界還沒有成就、也沒有眾生,只是一個虛空,完全是黑闇的,就叫做闇色。但是,空劫是二十劫、成劫也是二十劫,住劫之初眾生身體有光明,這時候世界還是闇色。等到眾生身體的光明消失以後,有日、月、星辰出現,世界有了明色,闇色就消失了。所以說,這種世界中間——空劫的闇色也是無常的,不是這裏所說的恆相續闇色。

「世間中間」第二種解釋,就是在這個小千世間的中間217,或者此三千大千世界與彼三千大千世界的中間218,日月威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是黑闇的,而且這樣的闇色是恆相續的。所以,本文應該採取這個說法。這可見,太陽的光明雖然很大,也還有照不到的地方。

不恆相續者,謂於餘處。

有一類闇色不恆常相續,就是除去世界中間以外,有情居住的地方也有闇色,但是闇色不是恆相續的。

《披尋記》:「又諸闇色恆相續者,謂世界中間」等者,世界壞已,未至復成,是名「世界中間」。於爾所時,空劫現前,不為有情之所居止,彼諸闇色恆時相續。若諸有情所居處所,常闇、常明,彼諸闇色不恆相續。依此道理,說有差別。〈決擇分〉言:空界有二。一、恆相續;二、不恆相續。若諸有情所居處所,常闇、常明,名恆相續;餘不爾處,非恆相續。文雖有異,義當準知。彼云「常闇、常明,名恆相續」,義即闇色不恆相續;彼云「有情所居處所」,當知即此謂於餘處。翻此,若非有情所居處所,當知即此世界中間。

巳二、明色

如是明色恆相續者,謂於自然光明天中;

有一類明色恆相續的,就是諸天的果報體,它不是人工所創造,身體自然有光明。

「自然光明天」,欲界天有情的身體會發出光明,色界天也有光明,他們在生存的時候,光明是常相續的。當然,他們也會死亡,一旦死亡就不相續了。

《披尋記》:「自然光明天」者,謂諸天身,自然光曜,內外清潔,無臭穢故。非如人中受用味等資緣,有惡色故。

不恆相續者,謂於餘處。

有一類明色不恆相續,就是除了諸天以外,其他譬如人間的人所居住的處所,光明是不恆相續的。

《披尋記》:「不恆相續,謂於餘處」者,此中「餘處」,亦同前釋。謂餘有情所居處故。

辰三、明攝

又明闇色,謂於顯色增聚應知。

還有明色和闇色,就是指青、黃、赤、白等顯色,在我們的分別心上顯現出來,這時候叫做明色;如果不顯現,就叫闇色。

「增聚」,依文義看是指出現的意思,青、黃、赤、白等色聚在我們的分別心上出現了,就叫做顯色增聚。所以,明色和闇色是依顯色顯現或不顯現而假立的。

《披尋記》:「又明闇色,謂於顯色增聚應知」者,青、黃、赤、白是謂顯色。於彼增聚假立明闇,除此別無明闇色故。由此道理,前說明闇亦顯色攝。

寅二、約諸種辨 卯一、色聚種 辰一、明差別

又由依止219色聚種子功能故,若遇相似緣時,或小聚無間大聚生,或大聚無間小聚生。

又由於一切色法,都是依止色聚種子的功能而出現。若是色聚種子遇見同一類的種子,或者原來是個小小的色聚,現在有同類的增上緣,小的色聚就變成大的色聚。譬如小孩本來身體小小的,若有同類相隨順的因緣來滋養他,逐漸地就變成大人的身體了,就是「小聚無間大聚生」。或者,原來是大的色聚,遇不相似的因緣,大的色聚就變成小的色聚了。譬如人在壯年的時候,身體各方面都很如意,但是到老年的時候就退化了,也可以說是「大聚無間小聚生」。

什麼叫做「相似緣」?譬如我們是有漏的凡夫,與有漏的境界相似,與無漏就不相似。最初我們用有所得的心來受持三皈五戒、修學十善法,但是不斷修學就能夠進步,乃至成就般若波羅蜜的無漏智慧時,有漏法就退減了。所以,我們修學十善法,如果遇到更多同類十善法的因緣來鼓勵,那麼十善法就能隨順增強。或者說,我們作了十惡法,忽然間遇見三寶而修學十善法時,十惡法也就減少了。

我們看經論上說,在迦葉佛時,人們從靈鷲山下爬到山頂,可能要二天二夜的時間;但是到了釋迦牟尼佛時,好像一會兒就到山頂上了220。而人壽在迦葉佛時是兩萬歲,到了釋迦牟尼佛時是一百歲,這就是我們這個世界上眾生的業力;由於道德降低,惡法逐漸地加多,不相似因緣的關係,所以山就退減了。若是增劫的時候,人的道德增高,壽命逐漸地增長,就是因為有相似緣的關係,居住的世界也廣大了。這麼說,相似緣也就是隨順增長的因緣。

《披尋記》:「若遇相似緣時」者,各各種子自緣和合,於一剎那色聚頓生;總說彼緣名「相似緣」。非不相似能頓生故。

辰二、結增減

由此因緣,施設諸聚有增有減。

由於一切色聚依止各自種子和合的功能,而有小聚、大聚頓時顯現,因此道理而安立諸色聚有增有減。

卯二、四大種 辰一、釋經言 巳一、舉說

如經言:若堅、堅攝、近攝、非近攝221、執受,乃至廣說。

這是舉出佛在經中所宣說的法語。下面解釋。

《披尋記》:「若堅、堅攝、近攝、非近攝、執受,乃至廣說」等者,此引經言,且舉地界。謂有堅、堅攝、近攝、非近攝、執受、非執受差別。文中略無非執受,當知即廣說是。復次,當知執受、非執受別。謂唯於色,說名執受;心、心所等名非執受。又於色中,所有內根、根所依屬,說名執受;外非根色,名非執受。又心、心所任持不捨,說名執受;若依屬根髮、毛、爪等,及死後身,名非執受。又執受色,由四因緣之所變異,故名執受。如下〈決擇分〉說(陵本六十六卷十頁)。此中諸義,隨應準知。唯心、心所所執,及隨逐自身,皆約種子為論,與彼有別。

巳二、釋名 午一、舉地大 未一、堅及堅攝 申一、約現行種子辨

堅云何?謂地。堅攝云何?謂彼種子。

經上說「堅、堅攝」是什麼意思?若是從種子與現行來分別,「堅」是指地大說,「堅攝」是屬於地大的種子。

申二、約能造所造辨

又堅者,即彼界;堅攝者,謂髮、毛等,或土塊等。

若是從能造的四大種與所造色來分別,「堅」是能造的地大種,「堅攝」就是地大種所造色,如髮、毛或土塊等色法。其中,髮、毛等色法,是有情的正報,土塊即器世間的色法,是依報。

未二、近非近攝等 申一、約內外辨 酉一、近攝等

近攝云何?謂有執受。執受云何?謂內所攝。

什麼是「近攝」的地大?就是「有執受」的色法。執受又是什麼?就是有情的生命體。

「近攝」,是有執受;「近」,就是心法,是阿賴耶識和前六識。色聚和心彼此和合互為依託,叫做執受。「內所攝」的「內」,就是有情的自身,包括心與色;這一部分屬於有執受,也叫做近攝。

酉二、非近攝等

非近攝云何?謂無執受。無執受云何?謂外所攝。

什麼是「非近攝」的地大?就是「無執受」的色法。無執受,就是我們生命體以外的器世界,這一部分屬於無執受的地大,叫做「外所攝」,也叫做非近攝。

申二、約執不執辨

又心、心所所執種子,名近攝,名執受;與此相違,名非近攝,名非執受。

若為心、心所法所攝持的地大種子,就叫做近攝,也叫做執受;不為心、心所法所攝持的地大種子,名為非近攝,也名非執受。能攝持種子的心心所,當然是阿賴耶識才有這種能力。那麼,什麼是非心心所所執受的種子呢?就是不與心、心所法在一起的一切色法。但是依窺基大師的解釋,是說無漏種子222。因為無漏種子雖然隨附於阿賴耶識,但它不是阿賴耶識的所緣,所以叫做非近攝、非執受。

申三、約不共共辨223

又隨逐自身故,名近攝、執受,如前說。

「隨逐自身」指於有情的生命體內,屬於不共的地大種子,叫做近攝,也叫做執受。另外,生命體以外的器世間,屬於共的地大種子,叫做非近攝、非執受,與前邊說的道理一樣。

午二、例水等

如是水等界,如理應知。

如前面以堅及堅攝、近非近攝來解釋地大,應當知道水、火、風也可以依同樣的道理來說明。

辰二、明具有 巳一、標

又於一切色聚中,一切時具有一切大種界。

在一切色聚裏面,於一切時,都是具足地、水、火、風四大種的。

巳二、釋 午一、舉現見事 未一、火大生

如世間現見乾薪等物,鑽即火生,擊石等亦爾。

就像世間上現在可以看得見的事物,如乾木材這一類的東西,若用木材或石器去鑽它就會生出火,或兩個石頭相互撞擊也會冒出火來。這可以證明,地大之中也有火大種。

未二、水大生

又銅、鐵、金、銀等,極火所燒,即銷為水;從月愛珠,水便流出。

另外,銅、鐵、金、銀等金屬,用極高溫度的火去燃燒,就能銷融為水;或將月愛珠這種寶物對著月亮時,也會有水流出來。這可以證明地大之中也有水大種。

午二、舉神變事

又得神通者,由心勝解力,變大地等成金、銀等。

若是得到四禪後而修神通的人,他成就神通之後,由於在定心中有強大的觀想力,能把大地的泥土轉變成金、銀等寶物,乃至變成大河。這也可以證明,一切色聚之中都有四大種。

寅三、約色聚辨 卯一、流轉 辰一、標列

又色聚有三種流轉:一者、長養;二者、等流;三者、異熟生。

一切色聚有三種流轉的相貌:第一是長養的流轉,第二是等流的流轉,第三是異熟生的流轉。

有為法並不是靜止的,而是前一剎那滅去、後一剎那生起,剎那剎那地變動,叫做「轉」。而這變動又是相續生起的,所以叫做「流轉」。

《披尋記》:「又色聚有三種流轉」等者,此中「色聚」通說根、非根攝,及法處所攝色。相續生故,得「流轉」名。舉其因緣,略有三種。一、由長養;二、由等流;三、由異熟生。若更分別,當知根所攝色唯由長養、異熟生而得流轉,除此二外,無別等流;若非根所攝色,當知具有三種;法處所攝色不由異熟生。如下〈決擇分〉說(陵本五十四卷十八頁)。

辰二、別廣 巳一、長養

長養有二種:一、處遍滿長養;二、相增盛長養。

「長養」是增長廣大。一切有漏的因緣生法在流轉變化中,有興盛也有衰朽;現在說長養,是指興盛說。「長養」有兩種不同。一、處遍滿長養,「處」是範圍,就在一個範圍內能夠遍滿長養。當然它也有一定的限度,譬如人的壽命有兩百歲,那麼他最多就是活到兩百歲,不能超過這個限度。一切色法會增盛,但是有一個限度,在這個範圍內它能夠遍滿,叫做處遍滿長養。

二、相增盛長養,這個事物表現於外的相貌很榮華、很滋潤、很光澤,叫做相增盛長養。「處遍滿」是約體積說,「相增盛」是約相貌說。譬如一個很瘦的人,因為吸收滋養發生效力而變胖,這是處遍滿長養。若說這人是個龐然大物,雖然遍滿長養了,但是看上去沒有精神,那就不是相增盛長養。所以,兩者的確是有差別。

《披尋記》:「長養有二種」等者,諸有色法,由二長養之所長養,諸無色法,唯相增盛說名長養。如下〈決擇分〉說(陵本五十四卷十七頁)。總略而言,增長廣大是長養義。

巳二、等流

等流有四種:一、長養等流;二、異熟等流;三、變異等流;四、自性等流。

前後相似、平等地相續下去,叫做「等流」。其中有四種差別:

一、「長養等流」,由於不斷得到滋養,色法才能夠平等相續,繼續增長廣大。

二、「異熟等流」,「異熟」是前一生的業力所得到的果報,這個果報能夠前後相續,是過去世業力的任持加上現在因緣的長養。所以,有了業力,能使令生命體繼續生存下去,但是也要有現在衣、食、住的長養,還要心情快樂,才能夠等流。

三、「變異等流」,等流是平等相續,但變異就是前後不同了——或者是長短、或者是大小、方圓、或者是青、黃、赤、白等,種種的變化。雖然有變異就不是平等,但是前面變異,後面也是繼續變異,那也可以說是相等了。

四、「自性等流」,色法本身能夠平等地相續下去,這叫做自性等流。譬如長養等流,經人為加工、維護而有等流。現在是說一類的色法,或者是樹、或者是花,它本身也能相續等流。這可見,等流有各式各樣的情形。

雖然有長養、異熟、變異、自性等流的差別,最重要的就是長養與異熟兩種。

《披尋記》:「等流有四種」等者,根所攝色唯有初二,非根攝色具有四種。總略而言,平等相續是等流義。

巳三、異熟生

異熟生有二種:一、異熟體生,名異熟生;二、從異熟生,名異熟生。

「異熟生」有二種不同:

一、「異熟體生」,果報的自體因業力而出現,就叫做異熟生。譬如你以前創造了五戒十善的業力,得到人間的果報;或者創造的是五逆十惡,就得到三惡道的果報。由前生的業力牽引你到人間或到三惡道,阿賴耶識是果報主,也就是異熟生。

二、「從異熟生」,我們的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是由阿賴耶識裏面的六識種子現行的,這也叫做異熟生。同樣叫做異熟生,但是次第、含意有差別。

《披尋記》:「異熟生有二種」等者,業生異熟,是名「異熟體生」;異熟所生,是名「從異熟生」。此由最初相續有別,故成二種。

卯二、依處 辰一、標

又諸色聚,略說依六處轉。

這一切的色聚,要略地說,要以六個地方作依止處,它才能夠繼續地活動。

辰二、列

謂建立處、覆藏處、資具處、根所依處、根處、三摩地所行處。

第一個「建立處」,是指我們生存的世界。這個世界先有風輪,次第有水輪、金輪、地輪,這是一切色聚的依止處。

第二個「覆藏處」,是我們居住的房舍。

第三個「資具處」,就是生活所需,包括衣、食,乃至一切欲樂的資具。

第四個「根所依處」,我們的色聚就是淨色根,這淨色根還要有一個依處,就是扶根塵。

第五個「根處」,是指組成淨色根的成分,主要就是地大。其他的水大種、火大種、風大種,要以地大作依止才能成就。所以,根處是指地大說的。

第六個「三摩地所行處」,三摩地通於散位,也通於定位;但是,這裏是指得到四禪八定的人所成就的特別境界。他在定中意識所緣的是很微妙的色法,也就是法處所攝色224

六種依處中:建立處、覆藏處、資具處,是指有情生命體以外的色法;根所依處、根處,是生命體本身的色法;三摩地所行處,是法處所攝色。六種依處可以歸納為三種色。

《披尋記》:「依六處轉」等者,六依持中,建立依持名「建立處」,藏覆依持名「覆藏處」,十身資具名「資具處」;如是三種,外色聚攝。「根所依處」及彼「根處」,內色聚攝。「三摩地所行處」,法處色攝。如是六處,三色所攝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