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二.九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辰十、六十二種有情 巳一、徵

云何六十二種有情之類?

什麼是六十二種眾生類?

巳二、列

一、那落迦;二、傍生;三、鬼;四、天;五、人;

隨一有情做惡事,就轉生地獄、傍生、餓鬼,隨一有情做善事,就轉生天、轉生人,如前面所講,這是隨業轉生的五趣有情。

六、剎帝利;七、婆羅門;八、吠舍;九、戍陀羅;

剎帝利、婆羅門、吠舍、戍陀羅,這是四種種姓。

十、女;十一、男;十二、非男非女;

女人、男人;非男非女是指生理組織不正常,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的人。

十三、劣;十四、中;十五、妙;

有情之中論其福德,有劣、中、妙的不同,或者是論其智慧,也有劣、中、妙的差別。

十六、在家;十七、出家;

在印度有很多的宗教,不管佛教或其他宗教,都有在家、出家這兩類人。

十八、苦行;十九、非苦行;

這是說人的行為。有的人能吃苦、也歡喜修苦行。有的人不願做苦惱的事,也不願修苦行。

依佛法的態度,修行的目的是為了得聖道,也就是修學八正道、三十七道品。至於是苦是樂,佛的意思就是中庸之道。就各別的情形而言,如有人要特別好的衣、食、住、環境才能得道,佛也是同意。有人資具特別豐富就會放逸,要修苦行才能得道,那麼苦一點佛也是同意。總而言之,若所做的事不能得聖道,苦也好、不苦也好,就不應當做。所以,佛法說:「無益苦行當遠離。」

二十、律儀;二十一、不律儀;二十二、非律儀非不律儀;

學習律儀的人;學習不律儀的人;這個人的行為既不是律儀也不是不律儀。依佛法的態度,我們應該學習律儀。

二十三、離欲;二十四、未離欲;

眾生又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已經離欲;另一種是未能離欲,為欲所迷而不能覺悟。

其中,離欲應該分兩種:第一種是其他的宗教徒,他能修學世間禪定、遠離欲界欲,成功以後,可以生到色界天、無色界天去。第二種是佛法所讚歎的離欲,就是修學八正道,乃至究竟解脫生死苦。外道所說的離欲其實是暫時的,當他的色界定、無色界定破壞以後,又回到欲界來,還是有欲現行,所以那種離欲不是究竟離欲。

二十五、邪性聚定;二十六、正性聚定;二十七、不定聚定;

按照佛法的態度,一切有情可以分為三類:一類有情決定不能與涅槃法性相應;一類有情能入於涅槃法性,決定不退轉;還有一類則屬於不定性的有情。

按《俱舍論》上的意思,得初果以上才是「正性聚定」,因為見到真理的聖人決定是不退轉了。假設是初果聖人,他這一生死掉以後,到第二生還是不會失掉智慧,聖道也不會退轉。所以,他是屬於正性聚定的這一類。

得初果之前有四善根位,就是四加行位:煖、頂、忍,世第一。煖、頂兩個位次的修行人,雖然也是向上進步,但是還不決定入見道,他若遇見惡因緣,也可能會退,所以還有點靠不住。若到了忍位以上的修行人,雖然還沒證初果,但是他決定是不退的。證得初果的聖人決定不墮落三惡道,忍位的行者也可以不墮落三惡道,所以,忍位以上也可以說是正性聚定。

「邪性聚定」就是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的眾生,這一類有情作惡業的性格很難改變。做惡事名之為「邪」;若是造了無間業,決定要到無間地獄去,所以叫做「定」;屬於這一類的人叫做「聚」。

除去邪性聚定、正性聚定的人以外,都是屬於「不定聚定」。這一種人若遇見壞因緣,會轉變成邪性聚定;若遇見佛法,就會轉變成正性聚定;他本身不決定,所以叫做「不定聚定」。

二十八、苾芻;二十九、苾芻尼;三十、正學;三十一、勤策男;三十二、勤策女;三十三、近事男;三十四、近事女;

在佛教裏面學習佛法的有情可以分為七種:即比丘、比丘尼、正學、勤策男、勤策女、近事男、近事女等七眾弟子。

玄奘大師譯作苾芻、苾芻尼,舊譯就是比丘、比丘尼,這是佛教中已受比丘戒、比丘尼戒的出家人。「苾芻」是一種香草,譬喻修行人有戒香、定香、慧香。依《大智度論》上的解釋171,有四個意思:一、破身口意中的十種惡法,能夠殺煩惱賊,所以叫破煩惱。二、出家人自己不生產,向在家的信徒乞求生活所需,所以叫做乞士。三、能夠盡形壽持清淨戒,所以叫比丘。四、能夠斷結、離苦、入涅槃,能夠解脫魔王的勢力範圍,也名為怖魔。

「正學」是在比丘尼和沙彌尼之間的學法女。律上說,年輕的女人出家以後,必須受正學六法兩年,之後再受比丘尼戒。主要是為了檢驗她有沒有孕,以及道心是否堅固。制這一條戒的因緣,最初是因為有女人不知已經懷孕,出家受了比丘尼戒以後,發生生小孩的問題,所以佛制正學女作為緩衝的辦法。

「勤策男」、「勤策女」,就是沙彌、沙彌尼。他們受了十戒之後,為大僧所勤加策勵,警覺他好好學習佛法、好好用功修行。

「近事男」、「近事女」,在家的佛教徒受了三皈、五戒,就名為近事男、近事女,是親近三寶,為三寶做事的意思。

若是已經受三皈、五戒的人,又受八關齋戒時,就叫做「近住男、近住女」。依《大毘婆沙論》上的解釋172:親近阿羅漢住,故名近住。意思是說,能學習八關齋戒,就與阿羅漢漸漸相近了。經上說,受八關齋戒的人這一天應該在廟上住,要停止一切在家的事情而修梵行。於一日一夜中受持戒法,還要能夠修四念處、修六隨念——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捨、念天。如果受了八關齋戒,雖然也持守清淨而沒有違犯,但是沒有修四念住,還是到辦公室去上班,就不大符合原意了。「近住」另一個解釋,是近時而住。因為受八關齋戒的時間只是一晝夜,不是盡形壽受持,所以叫做近時而住。

三十五、習斷者;三十六、習誦者;

「習斷者」,是這個人能夠數數地學習佛法、修學止觀,以斷除自己的煩惱。「習誦者」,是一次又一次地學習誦讀經、律、論。

三十七、淨施人;

「淨施人」有兩種解釋。第一個解釋,是出家人受持不捉持金銀寶戒,但是沒有金銀寶又不可以,因此請一個淨施人——比丘尼請一位女居士,比丘就請一位男居士,對淨施人說:「別人與我結緣的財寶,我心裏作意:『都是你(淨施人)的,暫時放在我這裏用』」。若這樣做就持戒清淨了。這是讓學習戒的人去除對財物的貪欲,不要有我、我所的執著。所以,你預先已經同那個人聯絡好,隨時有了紅封或拿到錢的時候,心裏就觀想:「這錢是他的,暫時放在我這裏用」。這就是正業的方便,使令你學習無我觀。出家人若能這麼做,會減少很多煩惱。

第二個解釋,是行施的時候,能觀察無我、無我所,也就是三輪體空——施者、受者、財物都是畢竟空。這樣的布施,能夠幫助你得聖道;如果執著我、我所,布施的功德只能幫助你在人間、天上享受可愛的五欲樂。

三十八、宿長;三十九、中年;四十、少年;

「宿長」是年紀大的人,就是老年人;「中年」是過了少壯期,但是年紀還沒老;「少年」是不到三十歲的人。

四十一、軌範師;

「軌範師」是漢譯,梵語叫做阿闍梨。能為弟子作軌範,能教授威儀、佛法,教導我們學習戒定慧的人。羯磨阿闍梨、教授阿闍梨,都叫做軌範師。

《阿含經》上說,大阿羅漢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去乞食的時候,在家居士都稱他們為阿闍梨。我認為這個稱呼很好。

四十二、親教師;

「親教師」是漢譯,梵語叫做鄔波陀耶。鄔波陀耶這句話由印度傳到西域,變成稱呼和尚,這是俗語,並不是雅語。也譯為「依學」,依止他學習出世間的聖道,所以叫做依學。受戒的時候有親教師和軌範師,一樣都是師長,也是教導學習佛法的人,我們要同他親近、接受他的教導。

四十三、共住弟子及近住弟子;

弟子分成兩類:一類是共住弟子,和師父在一起住;另一類是近住弟子,不和師父在一起住,但是距離不遠,隨時來親近。

共住弟子也好、近住弟子也好,都是以師長為依止的。佛在律上說,初出家的人不能離開師長,因為你要常常向師長學習佛法。如果出了家就離開師長,也就沒有學習佛法的條件和因緣了。出家以後不學習佛法,這是佛法的衰相;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是佛法、什麼是非佛法。

四十四、賓客;

「賓客」是離開原來居住的地方,在外邊旅遊作客的人。

四十五、營僧事者;

「營僧事者」,就是管理大眾僧事情的人。

四十六、貪利養恭敬者;四十七、厭捨者;

「貪利養恭敬者」,是愛著利養恭敬的人,對於別人的利養與恭敬,他很注意。當然,這還是與我、我所有關係。「厭捨者」,是厭離利養恭敬、或厭離色受想行識、厭離塵勞;這是注意修學戒定慧的人。

四十八、多聞者;

「多聞者」,是對於佛法能博學多聞,對於第一義諦有所覺悟的人。

四十九、大福智者;

「大福智者」,這是在佛法裏邊,福德大、智慧高的人。

律上說:大眾僧裏若有大福智比丘,或執掌僧事、營僧事的人,要優待他。為什麼?因為大家都借他的光。的確是!大眾修學聖道時,借他的光方便一點,衣、食、住不困難,可以安心學習聖道。若沒有這個大福德智慧的人,就差一點。我們感覺持戒好像有很多的不方便,但是你去看廣律,佛很懂得人情,有些地方很遷就我們凡夫的心情。

五十、法隨法行者;

「法隨法行者」是指佛教徒能夠依教奉行、能夠修學聖道,而趣向於涅槃的人。

「法」,就是大般涅槃,這是大安樂處。「隨法」,就是三十七道品、六波羅蜜等修行法門。法門不是大般涅槃,但是它隨順於涅槃,按照法門去修行就能到達涅槃彼岸,所以稱為隨法。我們說:近善知識,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其中,近善知識、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是聞慧和思慧,法隨法行就是修慧了。「法隨法行者」,是已經修學禪定,而能在禪定裏面修學四念處的大修行人,這不是平常人。

五十一、持經者;五十二、持律者;五十三、持論者;

佛教徒能夠受持修多羅,讀誦、憶持經典,叫做「持經者」。《高僧傳》上記載,古代的修行人能背誦《阿含經》、《華嚴經》、《法華經》、《涅槃經》,這就是持經者。

「持律者」,是這位修行人能夠持戒清淨,背誦戒本,乃至誦廣律。

受持讀誦某一部論,像《瑜伽師地論》、《大智度論》、《顯揚聖教論》,名為「持論者」。

「持經者、持律者、持論者」,正好是受持三藏。這個「持」字,似乎是偏重於文句的受持;但是文句的受持屬於聞慧,聞慧是為思慧、修慧作基礎的。所以,前面說「法隨法行」是修慧,這裏就是聞、思慧了。有聞慧、思慧的人一定要有修慧,有修慧的人也一定要有聞慧、思慧,有所缺就不圓滿。聞、思、修三慧都是應該具足的。

五十四、異生;

在《大毘婆沙論》上的解釋173:一切聖人都叫做「同生」,一切生死凡夫不同於同生,所以叫「異生」。反過來說,聖人不同於凡夫,也應該叫異生嗎?不應該這麼說。因為一切聖人由初果乃至成佛,都是同見真理、同入法性,都是離一切相、不可思議的境界,所以叫做同生。

《法華經》中,佛宣說了〈方便品〉以後,〈譬喻品〉初開始先是舍利弗尊者領解了佛意而請問佛:「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我讀到這個地方特別注意,但是佛對於這句話沒有加以簡別。印順老法師在《中觀論頌講記》中引「三乘同一解脫門174,說明阿羅漢、辟支佛和佛同是通達性空,得無我我所的智慧,而得生死的解脫。而《華嚴經‧十地品》第八地中也說:「法性真常離心念,二乘於此亦能得」,顯示聲聞、緣覺也覺悟了真常法性。

但是天台智者大師的看法不同。他認為聲聞、緣覺所見是偏真,佛、菩薩等聖人所證是圓融的法性。從《涅槃經》上看出來,智者大師所說的也是有根據。或讀《維摩經》時,也能感覺到阿羅漢和菩薩所入的法性是不同的。清涼國師在《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中解釋「二乘於此亦能得」這一段文說:這是貶斥八地菩薩,意思是說二乘人所覺悟的法性,和佛菩薩所覺悟的法性不一樣。八地菩薩所證還不圓滿,不應入無餘涅槃,還要發心學習佛法、廣度眾生175

總之,「異生」與聖人不同;由於有各式各樣不同的見——我見、我所見,常見、斷見、乃至六十二見,由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煩惱,造作各式各樣不同的業力,而得到各式各樣不同的果報,所以稱之為異生。

五十五、見諦;

「見諦」,是佛教徒經過長時期地修學戒、定、慧,他能如實見到苦、集、滅、道四諦,主要是見到滅諦,得到了「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離一切言說相、離一切分別相的無漏智慧,叫做見諦。

一定要見到滅諦,才能如實知道五蘊是苦諦,煩惱是集諦。沒有見諦的人不感覺到五蘊是苦:「這色、受、想、行、識有什麼不對?我感覺也沒什麼不對嘛!」雖然是苦,而不知道是苦,這是凡夫的相貌。見諦以後的聖人,就是初果聖人以上,他得到無我、無我所、畢竟空的智慧了,所以叫做見諦。

五十六、有學;

「有學」是初果向、初果、二果向、二果、三果向、三果、四果向,共有七種人都名之為有學。他們已經得了無漏的智慧,但還沒滿足,還要繼續用功。

這都是聖人,而不是說凡夫。為什麼沒有入聖位的人不說是有學?因為他們今天願意學習四念處,明天可能不學了。或有的人自己不想學,師長逼迫他到佛學院去學。在凡夫位,學習佛法的心不堅固,一定要到初果以後才能不退;或者也包括四加行中忍位以上的行者,才決定是向前進趣聖道而不會退轉了。

當然,人與人不一樣。如果感覺到生死是苦,唯有佛法才能解脫苦,真能認識到這裏,學習佛法的心就不會停止。有的人則是學習佛法有歡喜心,那也能夠繼續不斷地學習。如果不生法喜,也不感覺到生死是苦,那學習佛法就不容易。翻譯《涅槃經》的三藏法師曇無讖,他六、七歲的時候與母親到寺院,他母親看見大德達摩耶舍受人恭敬、尊重、供養的境界,就希望他的兒子出家,將來也成為大德。這個動機雖是不純正,但曇無讖的確是成功了176。所以我想,為什麼要做住持?就是兩個原因:一是貪求名聞利養;二是因為有大悲心。當然,有了大悲心做住持,是最合適的。如果貪求利養恭敬去做住持,生出很多煩惱,就有很多問題。學習佛法也是一樣,如果因為貪求利養恭敬而學習,那也會有很多煩惱來苦惱你。現在這裏說的有學,他已經是聖人了,不是凡夫,當然他的動機是很純淨的。

五十七、無學;

「無學」是學習戒定慧已經究竟圓滿了,所以是無學。一般說,阿羅漢就是無學。但是,應該說佛才是最究竟圓滿,其他的人都還是有所不足,還不能說是無學。

五十八、聲聞;

有一類有情聽佛說法以後發出離心,能夠慇勤精進,樂欲速出三界,而得涅槃的人,叫做「聲聞」。

五十九、獨覺;

又有一類有情曾於過去世聽佛說法,也是一樣有出離心,希望得涅槃。他所栽培的善根更殊勝,超過聲聞;這樣根性的人,利者四生,鈍者百劫177,出生在無佛法的世間,無師悟道,所以稱為「獨覺」。

《俱舍論》上說,獨覺聖人也有三明六通,而且高過阿羅漢,但是獨覺聖人不願意說法。當然並非他不能說,因為他有廣大的宿命通,能夠回憶以前親近佛、聽佛說法的事,所以他是有能力說法的。他也有大悲心,但是他的大悲心沒有菩薩那麼殊勝,所以不願意說法。另外,他的根性不歡喜憒鬧。又因為眾生難以教化,從久遠以來都是隨順生死,在生死裏邊迷惑顛倒,很難勸導他們逆生死流,所以獨覺聖人不說法178

獨覺聖人有能力說法但是不願意說,由此可以看出說法是不容易的。從經論上看,佛為眾生說法,假名施設有五蘊、十二入、三十七道品、六波羅蜜等種種法相,這是佛菩薩的大智慧境界,不是容易建立的。阿羅漢和辟支佛的神通力雖然不如佛菩薩廣大,但是他也能知道這個人有沒有善根、有沒有業障、有什麼樣的煩惱、應該從什麼地方悟道,當然沒有佛菩薩那麼圓滿。雖然他不說法,遇有因緣的時候,他也會現神通來教化眾生。

六十、菩薩;

從佛聞法,栽培善根,具足出離心、又有大悲心,發願要宏揚佛法,安樂一切眾生,這樣發無上菩提心的人,就名為「菩薩」。

本論後邊有講到發菩提心,《菩提道次第廣論》上也說得很懇切。發無上菩提心的人一定是具足出離心的,不然的話,無上菩提心很難發。漢傳佛教的課誦裏,每天會念「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但是,有沒有真實從心裏面發出「我要度眾生」、「我要了生死、我要得涅槃」的心情?尤其在受戒、傳戒道場裏,先傳沙彌戒,再傳比丘戒,然後傳菩薩戒。作羯磨時,問:「你是菩薩否?」大家也都答:「是菩薩!」「發無上菩提心未?」「發無上菩提心!」但是,我感覺真實發無上菩提心的人不是很多。我們應該自己問自己:有沒有發出離心?有沒有發無上菩提心?

發菩提心很重要,我們可以從這裏開始學習:「眾生苦業多,輪迴無定相,猶如水上波179。眾生都有愛,第一個愛就是愛自己的母親、父親,最初由愛父母的心開始,然後把這一念心擴大思惟:眾生生死是苦,如水遇風便起浪,而波浪本身不決定。你能常常這樣思惟就可以發無上菩提心了。發了無上菩提心以後學習佛法用功修行,和先前沒有發無上菩提心是兩種境界,發心與沒有發心是完全不同的。

六十一、如來;

《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八中說:「言無虛妄,故名如來180。意思是不說謊話,就是佛。我們通常說誠實的人不說謊話,這是人的境界。可是現在這句話是在解釋,佛的境界不簡單;從佛在菩提樹下成道那一天,一直到最後入涅槃,中間四十幾年為眾生說法,每一句話都是真實不虛的,所以名為如來。

六十二、轉輪王。

第六十二種有情是轉輪聖王。

巳三、廣 午一、標列

此轉輪王復有四種。或王一洲,或二、三、四。

轉輪王有四種。或者有的轉輪王只統治一個洲,或者是二個洲,或者三個洲,或者四個洲。

午二、隨釋

王一洲者,有鐵輪應;王二洲者,有銅輪應;王三洲者,有銀輪應;王四洲者,有金輪應。

若有轉輪王能統治、教化一個洲,自然就會出現一個鐵器的輪寶,於是稱他為鐵輪王,統治一個南贍部洲。若轉輪王統治兩個洲,就是東勝身洲和南贍部洲,自然會出現一個銅器的輪寶,因此稱他是銅輪王。若轉輪王統治三個洲,前二洲再加上西牛貨洲,自然會出現一個銀器的輪寶,因此稱他是銀輪王。若是統治四大部洲的轉輪聖王,自然會出現一個黃金的輪寶,因此稱他為金輪王。

轉輪王出現於世的時候,他想到什麼地方,他的輪寶就在前面為前導,這是大福德的境界。

經論上說,另外有一種叫做粟散王,就是小國王181,他只能在一洲裏的某個部分做某一地區的國王。而此處說轉輪王是指大國王,他一定是以十善法教化人民,而且人人也都能修學十善,世界自然就是和平的。如果不用十善教化,就會有很多衝突糾紛的問題。

《披尋記》:「此轉輪王復有四種」等者,由彼輪王出現世時,有彼輪寶自然出現;由是說言有彼輪應。「或王一洲,或二、三、四」,如其所應,從化有別。如下〈有尋有伺等地〉說(陵本四卷一十四頁)。

辰十一、八位 巳一、徵

云何八位?

八位是指什麼?

巳二、列

謂處胎位、出生位、嬰孩位、童子位、少年位、中年位、老年位、耄熟位。

這是列出來,下面解釋。

巳三、釋 午一、處胎位

處胎位者,謂羯羅藍等。

在母胎裏面有羯羅藍等八個位次,叫做「處胎位」。前面已經解釋過了。

午二、出生位

出生位者,謂從此後乃至耄熟。

從出母胎以後,一直到耄熟位,都叫做「出生位」。

午三、嬰孩位

嬰孩位者,謂乃至未能遊行嬉戲。

出胎以後,便逐漸地成長,但是還沒有達到能夠自己玩耍、遊戲的程度,這時候叫做「嬰孩位」。

午四、童子位

童子位者,謂能為彼事。

他能夠自己跑出去玩耍了,這叫做「童子位」。

《披尋記》:「能為彼事」者,謂能遊行嬉戲,名「為彼事」。

午五、少年位

少年位者,謂能受用欲塵,乃至三十。

這個人已經知道享受色聲香味觸了,乃至到三十歲以前,都叫做「少年位」。

《披尋記》:「能受用欲塵」者,謂耽著家室及受用境界。

午六、中年位

中年位者,謂從此位,乃至五十。

從三十歲到五十歲,其間有二十年,這是「中年位」。

午七、老年位

老年位者,謂從此位,乃至七十。

從五十歲到七十歲,這二十年之間,名為「老年位」。

午八、耄熟位

從此以182上,名耄熟位。

從七十以上,八十、九十歲,就叫做「耄熟位」。

「耄」就是老的意思,「熟」者甚也,老得很厲害了,叫做「耄熟」。

辰十二、四種入胎 巳一、徵

云何四種入胎?

入胎有哪四種情形?

巳二、列

一、正知而入,不正知住、出;

第一種有情,能知道是自己的父親、母親而入胎藏,對父母都有愛心,不會於父母起顛倒想。但是他不能知道正在住胎、也不知道出母胎,這兩段時間都失念了。

二、正知入、住,不正知而出;

第二種有情,知道自己入胎,也知道住胎;但是出胎的時候,心裏就迷惑了,不知道是出胎。

三、俱能正知;

第三種有情,他於入胎、住胎、出胎都明明了了,不會顛倒、也不迷惑。

四、俱不正知。

第四種有情,他對於入胎、住胎、出胎都起顛倒想,心念迷迷糊糊、有種種的妄想。

巳三、釋

初、謂輪王;

第一種「正知而入,不正知住、出」,這是轉輪王。窺基大師有兩種解釋183:第一個解釋,是說金輪王才有這種能力。第二個解釋,其他三種輪王也應該有這種能力。

依《大毘婆沙論》中有的論師是說,此亦指初果、二果184。這種說法是指中有入母胎時還是凡夫,但是他積集的善根已經很有力量,將要在這一生得初果或二果,他入母胎的時候,也能夠正知而入,但不正知住、出。並不是指已經得了初果、二果的聖人,我們不要誤會。

二、謂獨覺;

這一生將證得獨覺果位的有情,雖然他還是凡夫,但在中有位將入母胎的時候,便能夠入、住是正知,出則不正知。

三、謂菩薩;

若是這一生將證得第三阿僧祇劫圓滿的菩薩,在入胎、住胎、出胎的時候,都是明明了了的。

四、謂所餘有情。

第四種有情,入胎、住胎、出胎都不能正知,那就是其餘的凡夫眾生了。

為什麼能正知?為什麼不能正知?《大毘婆沙論》、《俱舍論》上都有解釋185,有兩個原因:一是福德大;二是在佛法中栽培了善根,念、慧的力量特別強,積聚淨業的力量大,就能正知。我推想:福德大的人,他的眼耳鼻舌身意特別,六根的力量強大不容易散亂,面對境界的時候穩重,所以能夠正知。將得初果的人,福德不見得有轉輪王那麼大,但是他在佛法中栽培的念、慧力強,因此能夠正知入,但是住、出就不能。而將得獨覺的人,他的念、慧力當然更加強大。若是菩薩將要圓滿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他的福德以及念、慧力都特別殊勝,所以入、住、出都能正知。

這樣說表示:將要得初果的人,在中有位能正知入,住、出就迷惑了186。若是已經得初果的聖人,三時都是正知的。菩薩入、住、出都是正知的,就是十地菩薩已經入了聖位,所以都沒有隔陰之迷。因為聖人的念、慧力強,遇見什麼境界,能保持正念,心不顛倒。若說「初果還有隔陰之迷」,這句話有問題。已經得初果的人,是沒有隔陰之迷的。

印光老法師的文鈔上,常提到永明延壽禪師說的四料簡:「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陰境」就是中有。中有去投胎時,見境界現前,就一下子糊塗了。糊塗什麼?就是顛倒迷惑,也就投胎去了。

所以用功修行的人一定要常常修不淨觀、修數息觀、修四念處,破除自己內心的迷惑顛倒,令內心的正念堅強,自然沒有這個問題。若不修四念處,常常用止觀來調伏自己,境界風一現前,你就顛倒了。

辰十三、六種活命 巳一、徵

云何六種活命?

有哪六種情形可以維持生命?

巳二、列

一、營農;二、商賈;三、牧牛;四、事王;五、習學書、算、計數、及印;六、習學所餘工巧業處。

在世間上生存有六種形式,一、「營農」,種田維持生活;二、「商賈」,行商坐賈,往來做生意或經營商店;三、「牧牛」,牧牛也能生財維持生活;四、「事王」,在政府機關做公務員;五、「習學書、算、計數、及印」,學習各種學問,律師、工程師、會計師等各行各業的專業知識,或刻圖章這一類的工藝;六、「習學所餘工巧業處」,除了前面所說,還有其餘的工巧事業,都可以維持生命。

辰十四、六種守護 巳一、徵

云何六種守護?

有哪六種事可以守護生命安全?

巳二、列

謂象軍、馬軍、車軍、步軍、藏力、友力。

「象軍、馬軍、車軍、步軍」,這四種是古代保護國家的軍隊,現代應該還有陸、海、空等更多的軍種。「藏力」,就是阿賴耶識,也就是執著有我、我所,保護我、保護我所有。「友力」,是與自己有親厚關係的人,他關心你、也能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