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二.四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午二、約他緣辨 未一、顯緣相 申一、標

又諸有情,隨於如是有情類中自體生時,彼有情類於此有情作四種緣。

一切眾生隨順自己的業力來到人的有情類中,當他的果報出現在或者貧賤或者富貴、或者有學問或者沒有學問等各式各樣的家庭時,他的父母或者祖父母,對於這個新來的兒女,給他作了四種幫助。

申二、列

謂種子所引故,食所資養故,隨逐守護故,隨學造作身、語業故。

這是列出來四種助緣。

申三、釋 酉一、種子所引

初謂父母精血所引。

第一種緣是「種子所引」。這個有情一開始是由他父母的精血為他做助緣,使令他可以得到果報。

酉二、食所資養

次彼生已,知其所欲,方求飲食而用資長。

第二種緣是「食所資養」。這個有情出胎以後,父母知道他的需要,用合適、相應的飲食來資長他的生命。

酉三、隨逐守護

次常隨逐,專志守護,不令起作非時之行及不平等行。

第三種緣是「隨逐守護」。他的父母時常跟隨著他,專心地守護他,不令他造作不合年紀以及不合道理的事情。

酉四、隨學造業

次令習學世俗言說等事。

第四種緣是「隨學造業」。這個有情漸漸長大以後,父母教他學習語言、讀書,學習世間的事情。

這是指一般在社會上生存的能力、人與人之間往來的關係等事。若是學習孔孟之道也好一點,能夠學習佛法是更好了。

未二、明展轉

由長大種類故,諸根成熟100故,此復於餘,此復於餘101

由於這個有情逐漸長大,他的身心也都成熟了,就有能力去學校讀書,可以在社會上做事。他從自己的父母邊得到前面所說的四種幫助,所以能夠獨自地生活下去。以後他也有兒女,也一樣給他的兒女四種幫助。將來,他的兒女身心成熟,也有兒女了,也一樣給自己的兒女這四種幫助。

向上推求,每一個眾生都是得到父母的四種照顧;向下推求,每一個父母也都給他的兒女四種照顧;如此展轉因緣,叫做「此復於餘,此復於餘」。

《披尋記》:「此復於餘,此復於餘」者,為顯有情於餘有情自體生時,展轉相望作四種緣。無間相續,是故重說「此復於餘」。

子二、總顯流轉 丑一、由闕勝緣

如是展轉,諸有情類無始時來受苦、受樂,未曾獲得出苦樂法,乃至諸佛未證菩提。若從他聞音,及內正思惟,由如是故,方得漏盡。

總說一切眾生一直在生死裏流轉而不得解脫,第一個原因就是沒有遇見善知識、沒有聽聞佛法。

如前所說,祖父母對於父母、父母又對其兒女、兒女又對其兒女,這樣展轉生死相續地流轉,一切有情類從無始以來到現在,在無窮無盡的生死裏邊,有時受苦、有時受樂。人間有苦也有樂,三惡道裏邊苦多而樂少,或者生到天上享樂也不是永久的,總是還在三界中流轉變化,一直都沒有獲得超出苦樂的法門。而這件事,可以看看佛菩薩的經驗就知道了。一切聲聞、緣覺乃至於諸佛菩薩,他們原來也是生死凡夫,在沒有證悟無上菩提以前,也是在生死中流轉的。若是能夠從善知識邊聽聞佛法,內心又能夠審諦思惟佛法的道理,由這樣的因緣,才得以斷除煩惱,成就聖道。

丑二、由義難悟

如是句義,甚為難悟。

第二個原因,就是佛法的道理不容易明白。

「句」是文句,是能顯示的語言文字;「義」是義理,是所顯示的道理。雖然聽見佛菩薩所宣說的佛法,但是眾生對於詮顯佛法的文句、以及文句所顯示的道理很難領會。

什麼句義不能領會?就是不能明白無我的道理。一切眾生流轉生死的原因,就是因為執著有我,而實在是沒有我的。以下分成兩句話來解釋,第一句話是觀察自己,第二句話是觀察他人。

謂我無有若分、若誰、若事;

「我無有」,是説觀察自己不論過去、現在、未來,實在都是無我可得;不管是聖人、或者是凡夫都是無我;雖然有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因緣法生起,其中也都是無我的。

「分」就是時間,包括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誰」是約人說的,一切眾生分為兩類:一類是聖人、一類是凡夫;「事」就是果報現前,有情的生命體等事。

我亦都非若分、若誰、若事。

「我亦都非」,是說觀察其餘一切眾生,其中也是沒有我可得;只是在一切有為法上有生滅相,安立說有過去、有現在、有未來而已,其中沒有我。一切眾生裏面有修學聖道而覺悟的,也有惑業苦流轉的,所以安立有聖人、有凡夫,實在還是沒有我可得。由於樂著戲論的名言熏習,加上善業、惡業的熏習,所以就有果報現前,只此而已,其中沒有我可得。但是,無我的道理不容易明白,也就不能修學聖道、不能覺悟,所以在生死流轉裏受苦受樂,而不能得解脫。

以上說明一切眾生生死流轉的相貌,總合就是二個原因:一、闕勝因緣,由於沒有遇見善知識,沒有聽聞佛法、內正思惟,而缺少解脫的殊勝因緣;二、由義難悟,由於佛菩薩宣說的佛法以及所說的道理難以領悟。所以一直在生死中流轉,不能夠得解脫。

《披尋記》:「謂我無有若分、若誰、若事」等者,「分」謂死生;「誰」謂種類;「事」謂體性。如是差別,唯諸行顯,非是我有。由是說言「我無有102若分、若誰、若事」。又復為顯自他差別,隨順世間建立有我。當知此我,但為言說起因,非如言說而有實我。唯依諸行有生滅故,假說有情有死有生;唯依諸行漏、無漏故,假說有情凡聖差別;唯依諸行色、非色蘊,假說名為有情自體。由是說言「我亦都非若分、若誰、若事」。

癸十五、壞成 子一、結前生後

如是略說內分死生已,云何外分若壞若成?

這一科把前面一段文結束,同時生起後一段文。

前面已經解釋有情內在生命體的生和死。另外,生命體所依存、所居住的外在世間,也不是永久常住的,也有壞、成的變化。什麼原因呢?

子二、標釋一切 丑一、廣辨世間 寅一、總標

謂由諸有情所作能感成壞業故。

由於居住在這個世界的眾多有情,他們所共同造作的業力發生作用,所以能感得世界的成立、也感得世界的破壞。

寅二、別釋 卯一、世間壞 辰一、略辨 巳一、業感差別 午一、標簡

若有能感壞業現前,爾時便有外壞緣起,由彼外分皆悉散壞,非如內分由壽量盡。

假設眾生所造作能感世界破壞的業力出現,這時候就有破壞器世間的因緣現起,由於外邊世界結束的情形非常複雜,會有火、水、風三種強大的力量將這個世間全部破壞了。不像內在的這個生命體,一旦壽量盡了就是死亡。

從道理上說,人因為有病所以會死亡。但是,有的人生大病很痛苦,卻沒有死亡,病過之後又好了,等到臨死的時候,是很安閒自在地死,並沒有嚴重的病痛。所以,前面說眾生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壽盡、福盡、或者不避不平等而死,並不是決定說有病而死;這和外邊世界的結束完全不同。當大火將壞器世間,會有七個太陽出現,大火因此燃燒起來,使令整個世界完全破壞。下文會詳細說明。

午二、釋由 未一、由恆相續

何以故?由一切外分所有麤色,四大所成103,恆相續住,非如內分。

為什麼外邊器世間的破壞與有情內在生命體的死亡有所不同?因為外邊的器世間是由粗顯的地、水、火、風所造成的,雖然也有變化,但它是恆常相續存在的,比眾生身體的四大堅固。有情體內的四大也是有變化,但不是恆相續住。這是第一個差別。

未二、由住決定 申一、顯器世間

又感成器世間業,此業決定能引劫住,不增不減。

由於廣大眾生的業力能夠感得成就器世間,這個共業的力量是決定的,能牽引這個世界安住一個大劫,不會超過一劫、也不會減少一劫。

「器世間」的「器」,是譬喻容納眾生居住生存的世界,好像一個盛載蘋果、橙子等眾物的容器。一般人說要「靠天吃飯」,是指這個世界生產很多物資,眾生才能夠在此生存。所以,器世間的存在與生命體的關係,還是非常密切的。

感成器世間當然不是一個人的業,而是所有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眾生共同創造成就的業力。我們的生命體也是業力所成就的,但這只是個人的業。雖然其中也是有差別,譬如父母、兄弟、姐妹、夫妻之間,彼此有愛,所以得果報也有共業的關係,但這只是少數幾個人的共業。所以,大體上說,生命體是別業所成,而世界是共業所成,這個共業的力量能引世界存在的時間決定達到一大劫,不會超過、也不會減少。這是第二個差別。

申二、簡有情數 酉一、標

若有情數,時無決定。

若是有情的生命體,他的壽命時間是不決定的。這個正報和依報不一樣,因為器世間能住一大劫。

酉二、徵

所以者何?

是什麼原因?

酉三、釋

由彼造作種種業故,或過一劫、或復減少乃至一歲。

由於眾生所造作的業力有各式各樣的情形,或造罪業、或造善業、或造不動業,其中罪業、善業、不動業還有各式各樣的差別。由業力所引的壽命,或者能夠超過一個劫,譬如毀謗佛法、毀謗般若波羅蜜的罪過,在地獄裏受苦就不止一劫,這個世界壞了,他到他方世界去還是要受苦。而生到天上的人,壽命特別長,在天上享福也是超過一劫。或者也有壽命不足一劫乃至不能超過一歲的,包括壽命只有一個月、或者一天,甚至有的眾生還沒出胎就死了。所以,有情的壽命長短不同,和外面的器世間不一樣。

巳二、壞緣差別 午一、出三災 未一、略標

又彼壞劫,由三種災。

破壞這個世界的因緣,也是各式各樣不同的。在壞劫的時候,由三種災難來破壞這個器世界。

「劫」,是時間;壞劫就是破壞的時候。

未二、列釋 申一、火災

一者、火災,能壞世間,從無間獄乃至梵世。

第一種是大火的災難,它能破壞這個世間,從無間地獄,乃至初禪天的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都被大火所燒,直到灰飛煙滅。

申二、水災

二者、水災,能壞一切,乃至第二靜慮。

第二種是大水的災難,它能夠破壞一切世間,從地獄、欲界人天、初禪天,乃至第二靜慮的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也都被破壞了。

申三、風災

三者、風災,能壞一切,乃至第三靜慮。

第三種是大風的災難,它能夠破壞一切世間,從地獄、欲界人天、初禪天、乃至第三靜慮的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天,也都被風災破壞了。

未三、簡非

第四靜慮無災能壞。由彼諸天身與宮殿俱生俱沒故,更無能壞因緣法故。

第四靜慮一共有九層天,沒有災難能破壞它。因為生到第四禪天的天人,只要他的身體一現起,宮殿也就出現了;等到死亡的時候,身體一滅,宮殿也就沒有了。因此,沒有災難可以破壞第四禪天。

火災、水災、風災這大三災,只是破壞世界,而不破壞眾生。大火災來之前,欲界的有情都不會做惡事,也就不會到三惡道去,所以三惡道是空的;他們又能修學禪定,成就禪定之後,也都離開欲界生到初禪天;而初禪天的有情也同樣修行,又生到二禪天以上。這時候,由地獄乃至到初禪天,都沒有有情居住了,大火才燃燒起來把世界破壞。乃至水災破壞第二靜慮,風災破壞第三靜慮,都是如此。而四禪諸天根本沒有災難,也沒有大三災。

另外,下面的文說,有小三災破壞眾生,很多人都死亡了,那是有情的災難。

為什麼會有大三災破壞世間?《大毘婆沙論》上的解釋,因為眾生的內心有煩惱,共同的業力感得器世間有災難104。由欲界的有情內心有欲尋思、恚尋思、害尋思,所以外面的世界就有火災。初禪天的有情已經離欲了,但是為了對治欲界欲而修出離尋伺,而尋伺之心如火,所以初禪天也有火災。二禪天的有情內心有喜,喜和水有關係,所感得的災難就是水災。三禪天的有情內心有樂、也還有入出息,息與風有關係,所以就有風災。當然,這個火、水、風不是單獨破壞三個禪天,是從地獄乃至到三禪的世間全部都破壞了。到第四禪天時無災能壞,因為沒有諂誑、尋、伺、喜、樂、也沒有出入息,心裏面沒有內災,也就沒有外災能破壞。雖然沒有災難能破壞第四禪天,但是彼天的有情壽量盡的時候,還是要死的。

午二、明彼頂

復有三災之頂。謂第二靜慮、第三靜慮、第四靜慮。

「三災之頂」:火災一直燒到初禪就停下來,不能破壞第二禪,第二禪天就是火災之頂。水災能夠破壞二禪天,不能破壞第三禪,第三禪天就是水災之頂。風災只能破壞三禪天以下,不能破壞第四禪,第四禪天就是風災之頂。

《大毘婆沙論》也說到105:初禪天和欲界,從橫切面說,是一樣大小。一千個初禪天的大小等於一個二禪天,一千個二禪天等於一個三禪天,一千個三禪天等於一個四禪天。而且又說到一件事:火燒到初禪天的時候,初來到二禪天的人看見大火心裏面恐怖,先來二禪天的有情就告訴後來的天人說:「不要怕!大火終究不會燒到這裏來。」

《披尋記》:「彼諸天身與宮殿俱生俱沒」者,《俱舍論》中〈分別世品〉作如是說,謂彼天處無總地形,但如眾星居處各別。有情於彼生時、死時,所住天宮隨起、隨滅。今此道理,準彼當知。

巳三、劫量施設 午一、此世間

又此世間,二十中劫壞,二十中劫壞已空,二十中劫成,二十中劫成已住;如是八十中劫,假立為一大劫數。

在我們居住的這個世間,被大三災所破壞,要經過二十個中劫才完全壞滅。世界破壞以後,經過二十個中劫世界是空的。此後,世界又成立了,成立的時間也需要二十個中劫。世間成立以後,有情可以在上面居住,也是二十個中劫。如此壞、空、成、住加起來便是八十個中劫,將此安立為一個大劫。

《大毘婆沙論》與本論下文中解釋106:一增、一減,為一個中劫。這個世界成就以後有人居住了,有情最初是無量壽,逐漸減至八萬歲,此後壽命及受用的物質逐漸地減少,漸漸減到壽命十歲;再由十歲的壽量增加到八萬歲或無量壽;這一減一增,就是一個中劫。最初一個中劫唯是減,中間有十八個亦增亦減,最後一個中劫唯是增,一共二十增減,這二十個中劫是住劫。比照住劫的說法,其他壞劫、空劫、成劫都是二十個中劫;這樣成、住、壞、空一共是八十個中劫,為一大劫。

午二、梵世間 未一、總標

107梵世間壽量一劫,此最後壞,亦最初成。

「梵世間」通指色界天,但這裏是指初禪。因為初禪天的人認為他們是清淨的,相對於欲界的不清淨,他們便稱之為「梵」。初禪天有三種類別,梵眾天、梵前益天、大梵天。每一層天的有情各有一劫的壽量。

色界初禪天有情的壽命以一劫為量。當大火破壞器世間時,初禪天是最後被破壞的處所,而世界成立的時候,初禪天是最先成立的;二禪、三禪、四禪天的人死了,就生到初禪天。接著欲界諸天展轉由高向下成立,須彌山先成立,然後四大洲也就成立了。

《大毘婆沙論》說108,須彌山成立以後,最初是阿修羅在那兒住,之後釋提桓因等諸天人才來。因為阿修羅的身體不端正,天人就對阿修羅說:「此非我類!此非我類!」阿修羅聽了厭煩,就往下撤退。當三十三天全部成立以後,阿修羅就退到大海裏面住。因為有這樣的仇怨,所以阿修羅常與三十三天爭戰。

當知此劫異相建立。

應當知道梵世間的壽量建立為一劫,但是這一劫的數量,和欲界建立劫量的情形不同。

未二、別辨 申一、梵眾天

謂梵眾天,二十中劫合為一劫,即依此劫施設壽量。

初禪第一個天「梵眾天」,是類似大梵天的子民。他們的壽量一劫,是依人間二十個中劫合為一劫,以此安立這一個天的壽命。

申二、梵前益天

梵前益天,四十中劫合為一劫,即依此劫施設壽量。

初禪第二個天「梵前益天」,在別的經論上譯作「梵輔天」,就是幫助大梵天王做事情的天人。他們的壽命也是一劫,是依人間四十個中劫合為一劫,以此施設為他們的壽量。

申三、大梵天

若大梵天,六十中劫合為一劫,即依此劫施設壽量。

若是初禪第三個天「大梵天」,是依人間六十個中劫合為一劫,以此為他們的壽量。可見,三個天的壽命都是「一劫」,但時間的長短不同。

辰二、廣顯 巳一、火災 午一、徵

云何火災能壞世間?

火災能壞世間是怎樣的情形?

這裏是問,大火如何把世界燒成灰?底下回答,先說世間住劫,再說壞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