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一.七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巳二、異熟攝 午一、約自體辨 未一、入胎位 申一、總標

爾時,父母貪愛俱極,最後決定各出一滴濃厚精血。二滴和合住母胎中,合為一段,猶如熟乳凝結之時。當於此處,一切種子、異熟所攝、執受所依阿賴耶識和合依託。

當中有悶絕、阿賴耶識要入胎的時候,父親、母親貪愛俱極,最後決定各出一滴濃厚的精血,二滴和合住在母胎之中,合成一段,就好像熟乳凝結的相狀。就在這個處所,一切種子、異熟所攝、執受所依的阿賴耶識與熟乳凝結和合,彼此互相依託,這就是入胎了。

阿賴耶識在這裏有三個相貌:一、「一切種子」,指阿賴耶識儲藏了一切種子,這是因;二、「異熟所攝」,阿賴耶識此時已經屬於果報識了,這是果;阿賴耶識通於因和果。三、「執受所依」,阿賴耶識和父精母血和合,叫做「執」;因為執,所以有「受」,也就有感覺,使令這父精母血和合之物成為有情,叫做執受所依。「所依」就是猶如熟乳凝結,這是生命的所依體,它要為阿賴耶識所執受才能受孕。「阿賴耶識和合依託」,阿賴耶識與猶如熟乳凝結的一段和合,就寄託在那裏;反過來說,熟乳凝結也以阿賴耶識為依託,彼此互相依託。這也就是識緣名色,名色緣識。

申二、別釋 酉一、和合依託 戌一、總徵

云何和合依託?

怎麼叫做和合依託?

戌二、別釋 亥一、和合 天一、已生相 地一、識生 玄一、標相

謂此所出濃厚精血合成一段,與顛倒緣中有俱滅。

當父母所出的濃厚精血合成一段時,中有對虛妄的聞見生貪愛心,就是中有被境界拘礙的顛倒因緣,同時濃厚精血與顛倒緣的中有剎那滅去,滅後就不生,也就是結束了。

《披尋記》:「與顛倒緣中有俱滅」者,濃厚精血合一段時,中有見已,便起顛倒及染愛心,即於爾時,為彼境色所礙。中有遂滅,生有續起。由中有滅與父母精血和合俱時,說「與顛倒緣中有俱滅」。或彼父母貪愛熱惱俱時息滅,說與俱滅,理亦可爾。

與滅同時,即由一切種子識功能力故,有餘微細根及大種和合而生,及餘有根同分精血和合摶生。於此時中,說識已住,結生相續。

與中有滅的同時,生有現前了。由於阿賴耶識中的種子發生作用,就在胎裏面有微細不明顯的眼、耳、鼻、舌、身五淨色根與大種和合而生68,以及與淨色根同分的扶根塵與父精母血聚集而生。當淨色根和扶根塵都已經和合而生的時候,就名為識已住胎,也名為結生相續。

微細不明顯的淨色根與地、水、火、風四大種和合出現,這時候叫做生有。「摶生」就是集聚在一起出現了。「及餘有根同分精血和合摶生」,除了淨色根,另外還有有色根與精血和合而生,就是我們肉眼所見的眼、耳、鼻、舌、身諸根,也就是扶根塵。扶根塵和淨色根都是「有根」,也都是色法,兩者彼此相似,所以是「同分」。從這段文看出來,淨色根、大種都是阿賴耶識的種子所變現的;而扶根塵雖與精血和合而生,然扶根塵也是阿賴耶識的種子現行的。心外哪有法可得?都是識所變的!

「結生相續」,本有的生命死去,中有相續;中有死去,生有又相續;生命是有變化的,但是相續不斷,就叫做結生相續。「結」就是能和合苦的意思;而結生相續,可以說就是苦的開始。

玄二、辨位

即此名為羯羅藍位。

此時「識已住,結生相續」,這個位次就叫做羯羅藍位。

「羯羅藍」,翻成中文就是雜穢或凝滑。這是入胎後的第一個次第。

《披尋記》:「與滅同時」至「羯羅藍位」者,中有滅時,即識生時,故言「同時」。以彼中有染愛精血,方為阿賴耶識所依託故。於爾所時,由彼識中功能差別因增上力,有五色根及彼大種和合而生。此五色根但有功能,非已與果,故名「微細」;此與大種,體非即識,故名為「餘」。復由彼識託精血力,有餘身根與彼精血和合摶生。聚集生義是「摶生」義。如是精血與彼身根種類相似,故言「同分」。然為顯此身根能為餘眼等根之所依止,故言「有根」。即於此時,說「識已住,結生相續」。能和合苦,名為「結」故,如〈有尋有伺地〉說(陵本八卷六頁)。結即煩惱異名,或具、不具。從彼彼有情聚沒,往彼彼有情聚,諸蘊續生,顛倒妄見俱時轉故。從是以後,諸根大種相續得生,由是說言結生相續。識入胎已,住胎藏中有八位別,其最初位名「羯羅藍」,謂已結凝,箭內仍稀故,如下自釋(陵本二卷三頁)。

地二、名色生

此羯羅藍中,有諸根大種唯與身根及根所依處大種俱生。

在這凝滑、雜穢的階段中,眼、耳、鼻、舌諸淨色根的大種,唯與身根俱有而生;及根所依處的大種,就是扶根塵,也與身根俱有而生。

這裏把身根明顯地標出來,其餘眼、耳、鼻、舌四根只說大種,四根的扶根塵也只說有大種。因為在羯羅藍的階段中,眼根、耳根、鼻根、舌根四根特別微細,相貌還不明顯。

前一科說「識生」,只是說阿賴耶識;而這一科是說「名色生」,就包括了色受想行識五蘊,而不只是阿賴耶識了。怎麼知道?

《披尋記》:「此羯羅藍」至「大種俱生」者,前說「大種和合而生」,而未顯示何等大種;又說有「餘有根與彼精血和合摶生」,亦未顯示云何有根;故於此中更復宣說。謂彼大種有二差別,一、諸根大種;二、根所依處大種。此二大種與彼身根俱有而生,此即釋前所未說義。然復當知,根所依處大種,唯約身根依處為論。羯羅藍中唯有此故,是即羯羅藍色為識之所依託,除此更無餘法可得,故於中間置有「唯」言。

天二、當生相 地一、明次第 玄一、眼等生

即由此身根俱生諸根大種力故,眼等諸根次第當生。

由於與身根同時俱生的眼、耳、鼻、舌諸根大種的力量,經過一段時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等四根的淨色根,也會次第生起。

《披尋記》:「眼等諸根次第當生」者,此顯清淨色根生起次第。舉初眼根,等取耳、鼻、舌根,是名「諸根」。身根已生,故不應說。今此位中,但顯有彼諸根大種能為依因;此為依故,彼方得生,由是說言「次第當生」。

玄二、依處生

又由此身根俱生根所依處大種力故,諸根依處次第當生。

又由於與身根同時俱生眼、耳、鼻、舌四根所依扶根塵大種的力量,經過一段時間,眼、耳、鼻、舌等扶根塵,也會次第生起。

這可見,淨色根有淨色根的大種,扶根塵有扶根塵的大種,都是依據大種而出現的。而大種從哪裏來?由一切種子識的功能力。

《披尋記》:「諸根依處次第當生」者,此說諸根依處皆依身根依處大種而生,由是當知,「諸根依處」唯眼等四是此所說。身為依故,餘漸次起,由是復言「次第當生」。

地二、顯圓滿

由彼諸根及所依處具足生故,名得圓滿依止成就。

由於淨色諸根及所依止的扶根塵這兩種根全部出現了,這時候名為得到圓滿依止成就。

「依止成就」表示五色根是心、心所法的依止處。在次第上說,心、心所法要以諸淨色根為依止,淨色根要有扶根塵作依止。這兩種依止圓滿了,時時現前,就叫做圓滿依止成就。

《披尋記》:「名得圓滿依止成就」者,根具足生,是名根位;彼依處生,是名形位;如下自說(陵本二卷三頁)。根、形圓滿,心、心所法依之而生,是故說名「圓滿依止」;恆現前轉,得「成就」名;於胎藏中八位差別,最後形位,有情自體方得圓滿,齊爾所時,名之為「得」。

亥二、依託 天一、釋得名 地一、標義

又此羯羅藍色,與心、心法69安危共同,故名依託。

又這凝滑、雜穢的羯羅藍色與心、心所有法,彼此安樂共同、危害也共同,所以叫做「依託」。

地二、隨釋

由心、心法70依託力故,色不爛壞;色損益故,彼亦損益;是故說彼安危共同。

由於心、心所法依託羯羅藍色的力量,使令羯羅藍色不爛壞。如果羯羅藍色被損壞,心、心所法也會受到傷害,如果羯羅藍色受到好的滋養,很健康、很正常,心、心所法也會很明利。所以說,他們是安危共同,這樣叫做依託。

《披尋記》:「羯羅藍色」者,羯羅藍中,諸根大種及與身根,皆色攝故,名之為「色」。

天二、顯託處

又此羯羅藍識最初託處,即名肉心。

又這羯羅藍色是阿賴耶識最初寄託之處,就名為肉心71。依本論的說法,肉心應是指心臟。依印順老法師的解釋,肉心即肉團心,也就是眾生的心臟72

《披尋記》:「羯羅藍識」者,羯羅藍中阿賴耶識託色而生。今唯說彼名之為「識」,最初得故。

如是識於此處最初託,即從此處最後捨。

如阿賴耶識最初寄託於肉心,死亡的時候,也是從心處最後離開。

《披尋記》:「即從此處最後捨」者,如前已說將命終時,識於所依,分分漸捨,乃至心處,名「最後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