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地之一.二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辛二、釋俱有

同一所緣;

怎麼叫做「俱有」?是說有這麼多的心所有法和心王在一起活動,都是同緣一個境界。

譬如眼識緣光明時,眼識相應的遍行心所、別境心所、善心所、煩惱心所都與眼識一起在光明的境界上活動。若是第六識和眼識同緣光明,第六識也有相應的心所有法,都是在同一個境界上和合活動。

17同一行相;

雖然在同一個境界上活動,受、想、行心所各有各的相貌,欲、勝解心所也有自己的相貌,乃至信、慚、愧、無貪、無癡等,每一個心所都有不同他法的相貌。所緣的境界是一,而能緣的相貌各各不同。

一時俱有;一一而轉;

在同一個時間內,大家同在一個所緣境上活動,但是各依自己不同的行相而活動。

各自種子所生。

雖然有五十三個心所有法,但每一法都是由自己的種子生起現行。

譬如有五十個人,其中有一個領導者帶領這些人一起造房子,每一個人做的事不同,但所做的是同一件事。所以,「同一所緣,不同一行相,一時俱有,一一而轉,各自種子所生」,就是「俱有」的意思。

《披尋記》:「同一所緣」等者,如前眼識助伴中解。

辛三、釋相應

更互相應,有行相、有所緣、有所依。

心所與心王彼此互相和合,每一個心所各有自己的行相;他們有自己的所緣境;也各有自己的等無間依、種子依、俱有依。

《披尋記》:「有行相、有所緣、有所依」者,此顯心、心所法諸差別名。由心、心所於一所緣作無量種差別行相轉故,名「有行相」;由有所取,此方得生,若無所取,則不生故,名「有所緣」;由一種類,託眾所依差別轉故,名「有所依」。雖有為法無無依者,然非此中所說依義,唯恆所依為此量故。如下〈決擇分〉說(陵本五十五卷四頁)。

庚五、作業 辛一、約通相辨 壬一、能了別 癸一、初業

彼作業者,謂能了別自境所緣,是名初業。

第六意識的業用,就是能了別自己所緣慮的境界,名為第一個業用。

前面說第六識的所緣境界是一切法,但裏邊應該還有些分別:比如我們現在是凡夫,只能緣凡夫的境界,聖人的境界就不能緣;除非修行進步了,所緣的境界也就不同。所以,雖然遍一切法,還是各有分際的。

《披尋記》:「謂能了別自境所緣」者,此中「自境」,謂一切法。若共五識、不共五識,一切皆為意識之所緣故,得此境名。

癸二、餘業

復能了別自相、共相。

一切法都具有自相與共相。自相是每一法不共他法的體相,譬如色以變礙為相,受以領納為相,乃至識以了別為相,這是自相。又譬如真如離一切相,無相之相是真如的相貌,這雖然是真如的自相,但一切法都有這樣的相貌,因此真如是一切法的共相。

《披尋記》:「復能了別自相、共相」者,謂於有法了知有相,於有相中復有自相、共相差別。自相有法略有三種。一、勝義相有;二、相狀相有;三、現在相有。共相有法亦有五種。一、種類共相;二、成所作共相;三、一切行共相;四、一切有漏共相;五、一切法共相。〈思所成地〉廣釋其相(陵本十六卷二頁)。由彼意識於此一切能善思擇,名「能了別自相、共相」。

復能了別去、來、今世。

識可以了別過去已經謝落的法塵,能了別未來的事情,也能了別現在的境界。一般說,有神通的人能了別未來的事情,而凡夫沒有神通,能了別未來的事情嗎?凡夫可以預先計畫未來的事情,也算是了別未來了。

《披尋記》:「復能了別去、來、今世」者,若諸果法已謝滅相,名過去世;有因未生相,名未來世;已生未滅相,名現在世。又諸種子不離法故,如前說法亦有三世建立差別。如下自說(陵本三卷七頁)。

復剎那了別,或相續了別。

什麼是「剎那了別」?譬如眼識是率爾墮心,忽然間接觸到所緣境,一剎那就過去了;第二剎那是第六意識的活動,就是尋求,這也是一剎那就過去了。這時候有兩種情形:一種是第六識對所緣境界沒有興趣,不再尋求,就沒有決定心起。這時候或者耳識、或者鼻識、舌識、身識出來活動,就是第六識的剎那了別。另一種是第六識沒有散亂,繼續地尋求、決定、染淨一直相續,就叫做「相續了別」。

《披尋記》:「復剎那了別,或相續了別」者,謂如意識尋求心生時,或散亂不相續起,是名「剎那了別」;若不散亂,決定心生,由是分別引發染淨,是名「相續了別」。

壬二、能發業

復為轉、隨轉,發淨、不淨一切法業。

第六識在境界的活動力非常強,它可以自己決定轉變活動,還能夠帶動前五識隨它活動。

《披尋記》:「復為轉、隨轉,發淨、不淨一切法業」者,由彼意識有分別力,善染心所相應俱起。不同五識唯為隨轉。剎那變異,名之為「轉」;相似相續,名為「隨轉」。由是總說「發淨、不淨一切法業」。

「轉」就是活動,一剎那間就顯現變化了。明白一點說,心在一切境界上活動的相貌,就是剎那剎那地變動,所以叫做轉。

「隨轉」有不同的說法:第一種情形,就是第六識在同一境界相續地活動;第二種情形,前五識沒有自行活動的力量,第六識帶領前五識隨他活動,兩種都叫做隨轉。譬如率爾墮心以後,第六識即對境界加以尋求,若他對所緣境能夠決定,之後就有染淨。在決定心以前,還是屬於無記;到染淨心時,不是善就是惡了。這時候前五識隨第六識的染淨心相續一起活動,這也是隨轉。

「發淨、不淨一切法業」,在隨轉的時候,第六識能通過身口,有了表現在外的行為,發出或者是清淨、或者是染汙的一切活動。

壬三、能取果

復能取愛、非愛果。

若第六識在因地的時候發動清淨業,在果位時就能取得可愛的果報;若造不淨業,就會取得非可愛的果報。造業時前五識隨著第六識一起活動,得果時當然也是隨著它取果報了。

《披尋記》:「復能取愛、非愛果」者,此中「果」言,謂異熟果。有愛、非愛二種差別。生人、天趣,是名愛果;若生惡趣,名非愛果。由意識力,有諸欲取、或諸見取、或戒禁取、或我語取,即由諸取,能生三界苦果。是名「能取愛、非愛果」。

壬四、能引發一切識 癸一、餘識

復能引餘識身。

第六識能夠獨自作主活動,而前五識由它的引發才能活動,這等於是說第六識的作意心所去警覺前五識到境界活動的意思了。「能引餘識身」與前面的「轉、隨轉」有相同的意思。

癸二、等流識

又能為因,發起等流識身。

當第六識發起決定心以後,分別生起的或為染汙心、或為清淨心,又能以此染淨二心為因,令前五識隨著它的染淨,相似、相續地在境界上活動,叫做「發起等流識身」。

《披尋記》:「復能引餘識身」,乃至「發起等流識身」者,若五識生,意識為先,是名意識「引餘識身」。又或五識生已,意識方生,如說五識率爾心後,意識尋求、決定心生;復由尋求、決定二意識故,分別境界從此無間染淨心起。以此為因,引令五識亦有染汙及善法生,相續等流,名「等流心」;如是道理,前已引釋,是名「發起等流識身」。

辛二、約最勝辨 壬一、標列

又諸意識望餘識身有勝作業。

前一科「約通相辨」,是按一般的情況說明意識的作用。現在「約最勝辨」,是說明意識不同於前五識的殊勝作用。

從相貌上說,意識的作用很多,有善、惡、無記等各式各樣不同,但體性同是一個意識,叫做「諸」。「望餘識身」,對比前五識的體性;「身」,是體性的意思。「有勝作業」,有特別殊勝的作用。

《披尋記》:「望餘識身有勝作業」者,前說作業,與五識身雖有不共,總略而言,亦六種攝。今於總略更廣宣說有勝作業。五識昧劣,不名為勝;意識明利,獨得勝名。由此勝故,作業亦勝,名「勝作業」。

謂分別所緣、審慮所緣,若醉、若狂、若夢、若覺、若悶、若醒,若能發起身業、語業,若能離欲、若離欲退,若斷善根、若續善根,若死、若生等。

標列出來意識的殊勝作用,就是分別所緣、審慮所緣,若醉、若狂、若夢、若覺、若悶、若醒,若能發起身業、語業,若能離欲、若離欲退,若斷善根、若續善根,若死、若生等,這都不是五識能夠成辦的作用。

《披尋記》:「若死、若生」等者,此中「等」言,等取外分若壞、若成,如下自說。

壬二、隨釋十五 癸一、分別所緣 子一、徵

云何分別所緣?

怎麼叫做分別所緣?

子二、釋 丑一、標列

由七種分別。謂有相分別、無相分別、任運分別、尋求分別、伺察分別、染汙分別、不染汙分別。

標列出來有這七種分別,都屬於「分別所緣」。

丑二、隨釋 寅一、有相分別

有相分別者,謂於先所受義、諸根成熟18善名言者所起分別。

「有相分別」有兩個意思:其一,於先所受義,善名言者所起分別;其二,諸根成熟,善名言者所起分別。

「先所受義」,先前領受的義相,就是第一剎那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接觸色、聲、香、味、觸,領受了別境界的相貌;第二剎那就是第六識開始尋求、決定、染淨的活動。這也要「善名言者」才能生起分別;要通達很多事物的名字,有種種的名言文句,第六識才能夠生起心理的活動,而有種種的分別。尋求、決定、染淨都是分別,所分別的就是名言,叫做有相分別。

「諸根成熟」,是指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成熟了;「善名言者」,他又能夠善用語言文字思惟,才能在境界上作種種分別,這也叫做有相分別。

譬如小孩的眼、耳、鼻、舌、身、意諸根沒有成熟,他不像諸根成熟的人能夠生起種種的分別。不要說一般的小孩子,就算這個人年紀很大了,但是都沒讀過書,雖然也是會說話,但是很多名言他不會。又譬如中國人如果沒有學過英文,也無法用英文的名言去思惟種種的知識。所以諸根成熟了,還要善名言。「善」者能也,他能夠說話;又有擅長和巧妙的意思。實在來說,包括了讀書的意思。

《披尋記》:「有相分別者」等者,此有二種。一、於先所受義所起分別,如於五識率爾心後,尋求、決定二意識生,分別五識彼彼境界。二、諸根成熟善名言者所起分別,謂從少年位以去,乃至老位,是名諸根成熟;於此位中,有力有能,了名言義,是謂「善名言」者。

寅二、無相分別

無相分別者,謂隨先所引、

什麼是「無相分別」?第一種「隨先所引」,譬如尋求、決定、染淨以後,隨順或染、或淨,有等流心相續,這是隨順先前多少剎那的尋求、決定、染淨的分別,所引來相似的等流分別,叫做無相分別。

及嬰兒等,不善名言者所有分別。

第二種是初降生的嬰孩或能遊戲的童子位等,雖然內心也有分別,但是他們的名言很少,這也叫做無相分別。

看這段文的意思,什麼叫做「有相分別」?是指特別用心、能夠善於觀察思惟的分別;什麼叫做「無相分別」?若不特別用心去思惟,或者不善於名言思惟的分別。

《披尋記》:「無相分別者」等者,此亦二種。一、隨先所引所有分別,如染淨心、等流心是。二、嬰兒等不善名言者所有分別。此言嬰孩、童子位中,無有功能了名言義,是謂「不善名言者」。「嬰孩位」者,謂乃至未能遊行嬉戲;「童子位」者,謂能為彼事;如下自釋(陵本二卷十九頁)。

寅三、任運分別

任運分別者,謂於現前境界,隨境勢力任運而轉所有分別。

「於現前境界」,對於一個境界正出現在眼前時,「隨境勢力」,隨順現前的境界特別吸引人或者特別的廣大,不需要特別地用心就生起分別。這裏邊應該也包含一個意思,就是對這個境界已經很熟悉,所以不需要費心力自然就生起分別,叫做任運分別。

「轉」就是心在活動。因為現前的境界力量很大,很自然地隨順境界現起分別,不需要加上心力去思惟觀察,內心就能明暸是怎麼回事。

《披尋記》:「任運分別者」等者,謂彼境界或極廣大、或極可意,現在前時,心若於彼已極串習、已極諳悉,便即剎那剎那相續而生,是名「隨境勢力任運而轉」。此通定地、不定地說。雖五識身亦有如是相轉,然非此說,由釋意識勝作業故。

寅四、尋求分別

尋求分別者,謂於諸法觀察尋求所起分別。

對於現前的境界,單從表面上看還不是太明白,需要加上心力進一步去觀察,由深入思惟所生起的分別,叫做「尋求分別」。

前面說任運分別,這是指一般性的事情,譬如看見一枝草、一朵花,不需要費心力,就能明瞭這是草、這是花。一般人看看就算了,心裏不會再去思惟。若是社會上的科學家或者是醫生等專家學者,他對於一些特定的事情,就會從表面上再深入去研究觀察。若是在佛法裏修觀行的人,他對於平常的事情,和一般人的看法也不一樣。譬如聽見鳥叫、看見樹枝擺動、或看到一朵花落下,他會再深入去思惟觀察,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這樣觀察,也都有尋求所起的分別。

寅五、伺察分別

伺察分別者,謂於已19所尋求、已20所觀察,伺察安立所起分別。

這是對於已經尋求、已經觀察過的事情,又再深入去觀察,能夠取到它的相貌,發現更深一層的意義,能夠安立名言把它表達出來,這樣所生起的分別,叫做「伺察分別」。

「伺」也是觀察的意思。社會上的學者也有這種情形,但是佛教徒特別需要。無論是修緣起觀、無我觀、無常觀等出世間的一切法門,都需要尋求分別和伺察分別。一般人誰不知道老、病、死的事情?隨時你都會看見老,隨時也會知道病、死,但是印象不夠深刻。誰不知道春、夏、秋、冬?誰不知道花開、花落?但那只是表面的認知。若是佛教徒修止觀,更要深入地觀察才能見到真理,才有希望轉凡成聖。

從大乘經論的學習中,知道修學聖道就是要不斷地深入觀察、思惟,才能到第一義諦那裏去。譬如花開花落,這是世俗諦的境界,但是世俗諦能覆障第一義諦,若不經過尋求、伺察,就無法揭開世俗的障覆而見到第一義諦。《攝大乘論》上教我們修四種尋思、四如實智,這也看出唯有深入觀察才能得無生法忍。若是修行人根本不觀察,只是心裏面寂靜住,那怎麼能得無生法忍?但是如果不學習經論,就不知道這件事。

《披尋記》:「伺察安立所起分別」者,謂於諸法既尋求已,既觀察已,如所安立,復審觀察,是名「伺察安立所起分別」。前說隨尋思行,此說隨伺察行,由是建立二種差別。

寅六、染汙分別 卯一、約貪煩惱辨

染汙分別者,謂於過去顧21戀俱行、於未來希樂俱行、於現在耽著22俱行所有分別。

「染汙分別」,是指一切凡夫都愛著世間的塵勞事,雖然事情己經過去了,但是內心還是顧戀染著;對於還沒有成為事實的事情,心裏面卻希望它能出現、能夠屬於我;對於正現在前的塵勞境界,則是貪愛執著,不願意出離。從時間上來觀察,無論過去、未來、現在,一切有貪欲煩惱俱行的分別,叫做染汙分別。

「俱行」是心王與心所和合在境界上活動。心王本身是無記性,不是善、也不是惡。「顧戀俱行」,就是貪著心和心王在一起活動。現在說這個心是無記的,為什麼會「顧戀」呢?因為他的內心不能排斥那個貪心和他在一起;雖然事情過去了,心中還在顧戀染著那件事情。所以說,怎麼修唯識觀?譬如我們遇見觸惱的境界了,那個人不講道理在毀辱我,修觀行的人應該思惟觀察:雖然這個人現在毀辱我,不過他的心還是清淨的,因為心本身是無記的,只是他的本心被煩惱染汙了,煩惱在迷惑他、影響他,就像一個好人受到壞人的威脅而做壞事一樣。你能夠這樣思惟,就可以減少自己的瞋心和憤怒。

卯二、約一切煩惱辨

若欲分別、若恚分別、若害分別,或隨與一煩惱、隨煩惱相應所起分別。

若是對於可愛的境界,心懷欲貪的分別;若是對於不可意的境界,沒有饒益對方的心情,不願意給他任何好處,心懷憤怒憎惡的分別;若是想要損惱對方,心懷傷害的分別23;或是心隨順與某一個煩惱心所相應所生起的分別;這都叫做染汙分別。

欲分別是貪,主要指男女之欲;恚分別、害分別是瞋;還有高慢、疑惑等,都屬於根本「煩惱」。由根本煩惱等流出來的煩惱,包括惛沉、掉舉、散亂、不正知等,就是「隨煩惱」。心與這些煩惱相應一起活動,都叫做染汙分別。

佛法雖然說了很高深的道理,但是也有初學者應該注意的事,就是先要知道什麼是善、什麼是惡,然後要把善法發動起來,要注意減少惡法,也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在本論中,一樣一樣清清楚楚的告訴你,什麼是惡?什麼是善?雖然我們是佛教徒,若不多多學習佛法,未必明白什麼是善、什麼是惡。

《披尋記》:「染汙分別者」等者,此有二文。一、約三世貪染差別為論,若於諸可愛事,緣過去相,名「顧戀俱行」;緣未來相,名「希樂俱行」;緣現在相,名「耽著俱行」。二、約三界染惱差別為論,若欲、若恚、若害分別,唯欲界繫;隨一煩惱或隨煩惱相應所起分別,通三界繫;如是總名「染汙分別」。

寅七、不染汙分別 卯一、標列

不染汙分別者,若善、若無記。

「不染汙分別」,就是指一切善法與無記法。

「善」,是所做的事對於現在有利,將來也會得到好處;現在世、未來世都能得到利益,叫做善法。若現在雖然隨順樂受,將來沒有可愛的果報,譬如有人吸毒,當時感覺很好,以後卻敗壞身體,那不能叫做善法。若現在所做的事不能隨順生起樂受,將來卻有大功德,譬如我們用功修行,雖然現在很辛苦,其實是有利益的,而且將來還有很大的功德。所以能夠二世順益,才名之為善。「無記」則不是善、也不是惡。

卯二、隨釋 辰一、善分別

謂出離分別、無恚分別、無害分別,或隨與一信等善法相應。

善分別有哪些?修不淨觀能從欲得解脫,叫做「出離分別」;修習慈悲觀,對治恚尋思與害尋思,叫做「無恚分別、無害分別」;或者能夠成就自己的心隨順與任何一個信、慚、愧、無貪、無瞋、無癡、精進、輕安、不放逸、捨、不害等善心所相應,都是屬於善分別。

一般說要棄捨欲分別,沒有恚分別,沒有害分別,這真是強人所難,實在不容易。可是我們學習佛法以後,聽到佛法說人間以上有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人間以下有地獄、餓鬼、畜生,又有聖人的清淨境界和他方佛世界種種廣大的事情;這些都是因緣生法,乃至殊勝如意的境界也是因緣成就的!這樣使令我們心胸開朗,容易放下世間的塵勞,去創造更美好的事情。如果不說出三界中有善趣、惡趣,還有出世間的清淨安樂境界,卻叫你出離欲、恚、害的分別,實在是太難了。人的心情總是這樣:要我棄捨這個可以,但是另外我要拿到一個更好的,這樣子我才能滿意。只是把這個棄捨了,另外沒有得到什麼,這我不同意!所以,若是能明白道理、又常常學習,就可以辦到出離分別、無恚分別、無害分別了。

辰二、無記分別

或威儀路;

前面是善分別,這裏說無記分別。「威儀」是指行、住、坐、臥四種威儀,「路」是道路。威儀路就是心在行、住、坐、臥四種威儀的處所活動,通於善、惡、也通無記。但現在只說無記這一方面。

工巧處;

技術、工藝、音樂、美術等技巧,叫做「工巧處」。譬如造一張桌子、畫一張畫、或者寫字等等,在下文中會提到,一共有十二種工巧。這些也通於三性,現在只說屬於無記這一部分。

及諸變化所有分別。

「諸變化」是指各種神通變化,這一定是得了四禪八定的人——主要指四禪,才能學習神通。而現神通變化,只有兩種性質:一是善,一是無記;因為得禪定的人沒有欲界的欲了,他不作惡事,所以不屬於染汙。現在也只就無記這一方面說。

子三、結

如是等類,名分別所緣。

這七種分別就名為分別所緣。

《披尋記》:「不染汙分別」等者,此有二種。一、善;二、無記。謂「出離分別」乃至「或隨與一信等善法相應」所有分別,是名為善。此中出離分別,謂出離欲。餘文易知。若「威儀路、工巧處,及諸變化所有分別」,是名無記。當知威儀、工巧亦有染善可得。若依伎樂,以染汙心發起威儀,是染汙性;若依寂靜,即是善性。若依染著發起工巧,是染汙性;若善加行所起工巧,即是善性。又變化心亦有善性可得。如諸菩薩為引導他、或為利益諸有情故而起變化,當知是善,此無染汙。如下〈決擇分〉釋(陵本五十五卷十三頁)。今於此中,唯取無覆無記性者所有分別,名為「不染汙分別」。諸無記法總說有四,謂異熟生、威儀路、工巧處、變化心。今於此中不說異熟生者,彼唯業引,非分別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