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識身相應地.三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庚二、耳識攝 辛一、自性

云何耳識自性?謂依耳了別聲。

什麼是耳識的體性?依止耳根去了別聲音,就是耳識的自性。因為耳識要以耳根為依止處,所以耳根若強盛,耳識也就特別明利;如果根不明利,識也就不明利。

辛二、所依 壬一、舉依 癸一、俱有依

彼所依者,俱有依,謂耳。

耳識的所依,第一是俱有依,就是與耳識同時活動的耳根。耳根若壞了,耳識也就不能活動。

癸二、等無間依

等無間依,謂意。

第二是等無間依,就是依止前一剎那的耳識滅去作為後一剎那耳識生起的等無間緣,就是意。

癸三、種子依

種子依,謂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第三是種子依,和前面眼識的解釋相同,就是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壬二、出體 癸一、耳

耳,謂四大種所造,耳識所依淨色,無見有對。

耳根,是由地、水、火、風四大種所成就的、耳識所依止的清淨色法。這清淨色法的耳根是肉眼所不能看見的,所以是「無見」;它也是有質礙、又被聲音的境界所拘礙,所以是「有對」。

癸二、意等

意及種子,如前分別。

耳識的無間過去識名為「意」,就是耳識的等無間依;以及耳識的種子,就是「一切種子識,謂無始時來,樂著戲論熏習為因,所生一切種子異熟識」,這都和前面眼識中的解釋一樣。

《披尋記》:「耳識自性」等者,此中自性及彼所依,隨應當知如前分別。鼻、舌、身識,下皆準釋。

辛三、所緣 壬一、出體性

彼所緣者,謂聲,無見有對。

耳識的所緣,就是聲。聲音的體性不能為眼識所見,所以是「無見」,但它屬於有質礙性的色法、能拘礙耳識,所以是障礙有對、境界有對。

壬二、辨種類 癸一、出多種

此復多種。如:螺貝聲、大小鼓聲、舞聲、歌聲、諸音樂聲、俳戲叫聲;女聲、男聲,風林等聲,

耳識所緣的聲境有眾多種類,譬如:螺貝聲、大鼓聲、小鼓聲、人的舞蹈聲、唱歌聲、種種音樂聲、表演雜戲發出的叫聲;還有女人的聲音、男人的聲音,風吹樹林等的聲音。

明了聲、不明了聲,有義聲、無義聲;

「明了聲」,能明了地表示一種意義的聲音;「不明了聲」,不能表示任何意義的聲音;「有義聲」,能令聞者明白義理的聲音;「無義聲」,是不能令人明白義理的聲音。或者約凡聖而分,聖人能說出甚深的道理,名為有義聲;凡夫所言皆屬戲論,就是無義聲。

下、中、上聲;

三惡道眾生所發出的聲音,名為下聲;人道眾生發出來的聲音,就是中聲;天上的人發出的聲音,叫做上聲;這是從果報的差別來分聲音的品類。天上的人果報體特別殊勝,所以發出的聲音很美妙;人類的差一點;三惡道的聲音就更差了。

江、河等聲,闘諍諠雜聲、受持演說聲、論議8決擇聲;如是等類,有眾多聲。

這個世界的地面上,還有江水、河水的聲音;人的世界或鳥獸的世界有鬥諍諠雜聲;佛教徒受持經律論,為人講解佛法的聲音;大眾討論佛法,深一層的認識法相、決擇法相的聲音。如此眾多種類的聲音,是耳識的所緣境界。

《披尋記》:「如螺貝聲」至「有眾多聲」者,此中「螺貝」乃至「俳戲叫聲」,十種聲攝。「女聲、男聲、風林等聲」,七種聲攝;「等」言,等取叢聲。「明了聲、不明了聲」,二種聲攝;即了義聲、不了義聲。「有義聲、無義聲」,八種聲攝。四聖言聲,名有義聲;四非聖言聲,名無義聲。「下、中、上聲,江、河等聲」,此亦七種聲攝。下惡趣聲,是名下聲;中人趣聲,是名中聲;上天趣聲,是名上聲。江、河等者,等取鳥聲、獸聲。「鬥諍諠雜聲」,乃至「論議決擇聲」,六種聲攝。如下自釋(陵本三卷十二頁)。

癸二、略三種 子一、初三種 丑一、標列

此略三種。謂因執受大種聲、因不執受大種聲、因執受不執受大種聲。

前面那麼多的聲音,可以簡要地歸納為三種。

第一種是「因執受大種聲」,依阿賴耶識所執受四大種所造的身體而發出來的聲音,也就是指有情的聲音。「因」者,依也;「執受」就是執持領受。一切有情依阿賴耶識執持這個地、水、火、風四大種所造的身體,令它活潑潑地生存,生出種種的覺受。若沒有阿賴耶識的執持,就是無情物,也就沒有感覺了。

第二種是「因不執受大種聲」,不依阿賴耶識執受的地、水、火、風所發出來的音聲,就是指外面的山河大地等無情物所發出的聲音。

第三種是「因執受不執受大種聲」,前面兩種合起來,就是依阿賴耶識執受以及不執受的地、水、火、風所發出來的聲音。譬如人吹螺貝或打鼓。

丑二、料簡

初,唯內緣聲;次,唯外緣聲;後,內外緣聲。

這一科是「料簡」,古代大德分科,常用這個詞。「料」,是思量、估計的意思;「簡」,就是簡別,挑一挑把黑的放一類、白的放一類,或者大的放一類、小的放一類。合起來說,就是再詳加觀察思惟的意思,也等於是將前面所標列的再加以解釋的意思。

第一種「因執受大種聲」是「唯內緣聲」。「內」,指身體說;唯獨是依止有情的身體而發出的聲音,譬如人說話、吵鬧的聲音。其次第二種「因不執受大種聲」是「唯外緣聲」。「外」,指身體以外之物;唯獨是依止無情物而發出的聲音,像風聲、水聲、火聲、樹林裏發出的聲音。最後第三種「因執受不執受大種聲」是「內外緣聲」,就是內身和外物合起來發出的聲音。譬如人彈琴,琴是無情物,但是由人來彈奏就發出聲音,叫做「內外緣聲」。

《披尋記》:「因執受大種聲」等者,地、水、火、風名四大種。此為依因,遍生造色,得大種名。今依大種有三差別,是故建立成三種聲。謂若大種,內身所攝,為阿賴耶識之所執受,是名「執受大種」;以此為因,聲現前起,名「因執受大種聲」。若諸大種,外器所攝,不為阿賴耶識之所執受,是名「不執受大種」;以此為因,聲現前起,名「因不執受大種聲」。若以執受不執受二種大種為因之所生聲,名「因執受不執受大種聲」,如下自釋。「初,唯內緣聲」者,謂如鬥諍諠雜聲等;「次,唯外緣聲」者,謂如風林聲等;「後,內外緣聲」等者,謂如螺貝聲等。

子二、後三種

此復三種。謂可意聲、不可意聲、俱相違聲。

還可以分成三種,單依有情的分別心來說明不同的聲音,就是令人歡喜的可意聲,令人不歡喜的不可意聲,和非歡喜非不歡喜的俱相違聲。

壬三、釋異名 癸一、約彼相辨

又復聲者,謂鳴、音、詞、吼、表彰語等差別之名。

這一科「釋異名」,是解釋不同的名字。先「約彼相辨」,就是按聲音的相貌來說明。

鳥類發出來的聲音,叫做「鳴」;獸所發的聲音,或者人憤怒大叫,叫做「吼」;同時有眾多的聲音和合在一起,叫做「音」;個別單獨發出來的聲音,叫做「聲」。假藉音聲表達一個完整觀念的文字,或有意義的語言,叫做「詞」;假藉音聲表達他內心的事情,叫做「語」。總而言之,有各式各樣的解釋,這些都是耳識所緣的聲音,以不同的名字來表示聲音的差別相貌。

癸二、約根識辨

是耳所行,耳境界;耳識所行,耳識境界,耳識所緣;意識所行,意識境界,意識所緣。

以下約根、識來說明。

若約根說,不管是什麼聲音,一切聲音都是耳根活動的範圍,唯獨耳根能領取,因為聲音與耳根相契合,是耳根相應的境界,不是眼根。

若約識說,耳識以耳根為依止,在聲音上活動,聲音是耳識領取的境界,耳識緣慮各種聲音只是剎那了別。所以聲音是耳識的障礙有對、境界有對,也是所緣有對。聲音同時也是意識所活動的地方,意識也是與它相應、也能緣慮了別。

了別聲音,是耳識依耳根去了別聲境,同時也是意識所活動、所相應的。但是,「耳識所緣」,是沒有分別的現量境界;而「意識所緣」,就是有名言分別的。這樣說,不同的人去緣慮了別同樣的境界,就有很多的差別。譬如聲音裏有很多的符號,沒有學習過音樂的人,就不能分辨種種音階的差別。在《高僧傳》中說9,佛圖澄聽風吹鈴子發出的聲音,就能預知出戰是勝是負等很多事情;一般人沒有這種知識,也就是沒有名言符號,就不可能知道。

辛四、助伴及業

助伴及業,如眼識應知。

耳識的活動也需要心所有法作為助伴,它也有六種業用,這都與眼識中所說的一樣。

《披尋記》:「謂可意聲」等者,此亦唯說意識所緣,如前眼識所分別義。鼻、舌、身識三所緣相,皆應準知。

庚三、鼻識攝 辛一、自性

云何鼻識自性?謂依鼻了別香。

什麼是鼻識不共他法的體性?就是依止鼻根而了別氣味。

辛二、所依 壬一、舉依 癸一、俱有依

彼所依者,俱有依,謂鼻。

鼻識的所依中,第一是俱有依,就是與鼻識同時存在、為鼻識生起作增上緣的鼻根。

癸二、等無間依

等無間依,謂意。

第二是等無間依,就是依止前一剎那已經滅去的鼻識作為後一剎那鼻識生起的等無間緣,也名為意。

癸三、種子依

種子依,謂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第三是種子依;鼻識也要有種子為因緣才能生起,就是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壬二、出體 癸一、鼻

鼻,謂四大種所造、鼻識所依淨色,無見有對。

作為俱有依的「鼻」根,是地、水、火、風四大種所成就的色法,鼻識要依止它去了別種種香。四大種組成的鼻根是清淨精微的淨色根,為眼識所不能見,所以是無見;但它也是有質礙的物質,又為香境所拘礙,所以是障礙有對、境界有對。

癸二、意等

意及種子,如前分別。

鼻識的等無間滅意以及種子依,也與前面眼識、耳識中所說的一樣。

辛三、所緣 壬一、出體性

彼所緣者,謂香,無見有對。

鼻識的所緣境,就是香。它為眼識所不能見,但屬於有質礙性的色法,能拘礙鼻識,所以是無見有對。

壬二、辨種類 癸一、標

此復多種。

鼻識所緣的香,又可以分為許多種類。

癸二、列

謂好香、惡香、平等香,鼻所齅知根、莖、華、葉、果實之10香。

有好的香、不好的香、不好不壞的香。總而言之,就是鼻根所接觸、鼻識所了別的,譬如根、莖、華、葉、果實等等的氣味。

癸三、結

如是等類,有眾多香。

如鼻識所了別的根、莖、華、葉、果實等,各有眾多不同種類的香。

《披尋記》:「鼻所齅知根、莖、華、葉、果實香」者,此顯五種香攝。謂根香、莖香、葉香、華香、果香,如下〈意地〉說(陵本三卷十三頁)。

壬三、釋異名 癸一、約彼相辨

又香者,謂鼻所聞、鼻所取、鼻所齅等差別之名。

又香,為鼻所觸對的氣味,唯鼻有領取的功能,鼻識了別境界時只有剎那了別、現量了別。依人的意識分別,而安立有好香、惡香、平等香等差別的名字。

癸二、約根識辨

是鼻所行,鼻境界;鼻識所行,鼻識境界,鼻識所緣;意識所行,意識境界,意識所緣。

若約根來說,前面所說眾多香,都是鼻根活動的處所,是鼻所領取的境界。若約識來說,鼻識以鼻根為依止,香是鼻識活動的處所,是鼻識所領取的境界,也是鼻識所能了別的。香同時也是意識所行、意識境界、意識所緣,與前面所說相同。

辛四、助伴及業

助伴及業,如前應知。

鼻識的活動也需要心所有法作為助伴,也有六種業用,這都與前面的眼、耳識中所說一樣。

庚四、舌識攝 辛一、自性

云何舌識自性?謂依舌了別味。

什麼是舌識的自性?就是依止舌根去了別一切味道。

辛二、所依 壬一、舉依 癸一、俱有依

彼所依者,俱有依,謂舌。

舌識的所依中,第一是俱有依,就是與舌識同時在一起活動、為舌識住處的舌根。

癸二、等無間依

等無間依,謂意。

第二是等無間依,就是以前一剎那已經滅去的舌識作為後一剎那舌識生起的等無間緣,就是意。

癸三、種子依

種子依,謂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第三是種子依,舌識也要有種子為因緣才能現行,就是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壬二、出體 癸一、舌

舌,謂四大種所造、舌識所依淨色,無見有對。

舌識所依的舌根,是四大種所組成、清淨微妙的色法;它不是眼識所能見,但屬於有質礙的物質,又為味境所拘礙,所以是無見有對。

癸二、意等

意及種子,如前分別。

舌識所依的等無間滅意以及種子依,如前面所說一樣。

辛三、所緣 壬一、出體性

彼所緣者,謂味,無見有對。

舌識的所緣,就是味道,眼識不能看見,但具有質礙、能拘礙舌識,也是無見有對。

壬二、辨種類 癸一、標

此復多種。

舌識所了別的味道,也有許多種類。

癸二、列

謂苦、酢、辛、甘、鹹、淡,可意、不可意、若捨處所,舌所嘗。

有苦味、酸味、辣味、甜味、鹹味、淡味;或者可意味、不可意味、非可意非不可意味;這些都是舌識所嘗的境界。

「捨處所」,是指在味道的境界上,棄捨了可意或不可意的分別。這還不是修行上所說的「捨」,只是非可意、非不可意的意思。

《披尋記》:「可意、不可意、若捨處所,舌所嘗」者,此顯所緣三種差別。非可意非不可意,名「捨處所」。於此處所不生貪恚,住無記故。

壬三、釋異名 癸一、約彼相辨

又味者,謂應嘗、應吞、應噉、應飲、應舐、應吮、應受用,如是等差別之名。

又味境,就是用舌頭去嘗味道,或不需咀嚼就吞下去,或是一口一口吃下去,或是用喝的,或用舌頭去舔,或用口去吸取。總而言之,這些都是依舌識領受味境的不同相貌,而安立種種的差別名字。

癸二、約根識辨

是舌所行,舌境界;舌識所行,舌識境界,舌識所緣;意識所行,意識境界,意識所緣。

前面所說眾多味,都是舌根活動的處所,舌根所領取的範圍;它也是舌識與意識活動的處所、所領取的範圍、所緣慮了別的。

辛四、助伴及業

助伴及業,如前應知。

舌識的助伴以及業用,都與前面眼識、耳識、鼻識中所說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