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講記.卷一~卷三

壹、前言

從《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的記載上看,玄奘大師到印度去取經,主要就是要請《瑜伽師地論》。他到印度從戒賢論師聽聞這一部論是有一個故事的。戒賢論師原來有風病,發作的時候非常痛苦,想要絕食自盡。他動了這樣的念頭以後,於夜間夢見三位天人,自稱是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彌勒菩薩。其中文殊菩薩對他說:「你以前做國王時虐待老百姓,所以現在受這種果報。你若自殺,罪業並沒有結束,死了還要繼續受苦。應該發起大心弘揚佛法,罪就可以漸漸滅了。現在有一位出家人正從支那國(中國)來,你可以等他,為他講《瑜伽師地論》。」戒賢論師回答說:「敬依尊教。」夢就醒了。之後,戒賢論師的病真的就逐漸好了。三年後,當戒賢論師見到玄奘大師時,問他:「從你的祖國到這裏來,前後需要多少時間?」他說:「三年。」由這件事可以看出來,玄奘大師為了學習《瑜伽師地論》,從中國到印度那爛陀寺走了三年,也有菩薩的勸請因緣,要戒賢論師專為玄奘大師講《瑜伽師地論》。

《瑜伽師地論》是全面地、有次第地介紹佛法。它不是佛法概論,而是詳細、深刻地開示小乘佛法以及大乘佛法,一共有一百卷。戒賢論師為玄奘大師講了三遍,第一次講了十五個月,第二次講了九個月,第三次沒有說多少時間。現在,若是我們能夠認識到《瑜伽師地論》的重要,就算要用幾年的時間來學習,也是值得的。因為要通達修行的次第,符合佛的本意、依佛所說的正知正見而修行,這件事的確不容易。

中國佛教很久以來,大家都是學習念佛法門或是禪宗。念佛法門也是非常殊勝,能夠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成功了的確很好。如果想要學習禪,依中國祖師禪的方法,要明白禪到底怎麼學、怎麼修,還不是容易的事。若是用聖教的尺度去衡量,有些大禪師的法語也可以學習,但有些人說的話有問題。現在我們所要學習的這一部論,對於禪是全面地深入開示,若是能認真學習,應該會明白怎樣學禪,就不會再隨著別人的舌頭轉了。

玄奘大師回到中國翻譯出《瑜伽師地論》後,很多人學習這一部論,也有很多注解。但是,現存藏經裏完整無缺的,只有唐朝新羅法師遁倫編集的《瑜伽論記》(簡稱為《遁倫記》),這是把其他的注解編集在一起來解釋本論。另外有窺基大師的《瑜伽師地論略纂》(簡稱為《略纂》),但只解釋本地分中的六十六卷。至於其他的著作,若非只有部分殘存,就是全部都佚失了。印度的著作,有最勝子的《瑜伽師地論釋》,《瑜伽論記》上提到它原來有五百卷,但是玄奘大師只翻出來一卷。民國以來還有一部注解,就是北京三時學會韓清淨居士所編著的《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彙編》(簡稱為《披尋記》)。韓清淨居士專學唯識,對於唯識很熟悉。我們現在主要採用的參考書就是《遁倫記》及《披尋記》。

首先,引《遁倫記》的「初發論端」來解釋《瑜伽師地論》的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