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輯.前言

金剛經講記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講記(後輯)

玅境長老宣講于美國法雲寺

一、本經大義

學習發無相的願、修無相行、得無相果,由此得無生法忍、得無上菩提,這就是《金剛經》的大義。

「無相願」,經文上說: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樣學習發願,就叫做無相願。「無相行」,就是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以無相的智慧行六波羅蜜;後面的經文又說: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就是無相行。無相的願、行,由願而行,合起來就是因;由因而得果,果也是無相的。經文上說: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這是「無相果」。

我們凡夫的心,在一切有相的色聲香味觸法上活動,而起有相的貪、瞋及種種愚癡邪見、種種煩惱。修學佛法,由淺而深、由事而理,逐漸逐漸地進步,到最後得到佛無量功德莊嚴: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佛所居住的無量功德莊嚴世界,那也都是相,但在佛的智慧中看來是無有少法可得的,和凡夫的心情不一樣。

凡夫執著有我、有我所,會希望我所越來越多、我越來越大,心一直在相上活動。學習佛法的人,入聖位時,我不可得、一切法不可得,心沒有伴侶、是無所依止的。聖人能觀一切法空、寂滅相,入於離一切戲論的境界,所以不生高慢心,因為在那樣的境界上並沒有彼此對立、沒有可高慢的事情。而凡夫常是彼此對立:「我做功德比你多」、「我比你強,你不如我」;所以功德越多高慢心越大,高慢心越大煩惱就越多。

在佛法中修四念處觀,就知道我不可得、慢也不可得,所以心能平靜沒有波浪,安樂自在!不論讀《華嚴經》、《法華經》、《般若經》,或《維摩經》,都是一切法寂滅相的聖人境界,讀這些經論,應該有這樣的感覺。譬如國王和敵人作戰,國王一直向後退,最後完全都讓給敵人,而無立錐之地了;聖人就是這樣,觀一切法空、我不可得就是向後退,退到最後,無有少法可得,入於聖境。入於聖境以後,聖人又能向前進︱︱修六波羅蜜廣度眾生,什麼都可以有;可以做國王、乞丐、比丘、比丘尼,乃至做天王,一切法又都是有,而能廣度眾生,但是心裡無有少法可得。

現在學習《金剛經》,正好就是這樣意思,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在沒有學習聖道時,「對我有利的事我做、對我有損害的事我拒絕;我做利益他人的事情,是在利益我的立場來做。」一切以我為本的。但是學習佛法是把「我」取消的一種境界,所以是無相;沒有我相、法相,所以能發無相願、修無相行、得無相果。這樣的境界,是初開始學習大般若波羅蜜,最後在般若裡有大悲心的。

若是佛教徒一開始先發大悲心而沒有學習般若波羅蜜,就用大悲心弘揚佛法廣度眾生,這樣的菩薩在行「菩薩道」碰得頭破血流以後,菩提心就要退了︱︱這樣的人須要學習金剛般若波羅蜜。所以,智者大師說《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是為這樣的菩薩講的。當他學習金剛般若波羅蜜,有無相願、行、果,就成功了。如果這位菩薩沒有金剛般若、無相的願行果,一定要失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