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講記‧敘傳譯

金剛經講記

三、敘傳譯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在漢傳翻譯中,共有六種;第一、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所譯,這是最初翻譯。第二、元魏菩提流支。第三、南北朝的陳真諦三藏。第四、隋朝達摩笈多譯的《金剛能斷般若波羅蜜經》。第五、唐朝玄奘三藏譯的《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第六、唐朝義淨三藏譯的《佛說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這當中,法相宗是受持玄奘法師翻譯的,但大多數中國人,還是歡喜受持讀誦鳩摩羅什所翻的譯四本。

姚秦

這是翻譯這部經的時代。在歷史上,國名為秦的不只一個,春秋戰國時代的嬴秦,還有前苻秦、西秦;如果不說國王的姓,就不知道那一個秦了。姚秦是在東晉時代,秦是朝代,也就是國家的名稱;姚是國王的姓,所以稱姚秦。

三藏法師

「三藏」就是經律論,這有含藏的意思,文以載道,文裡面含藏種種的道理,就是文能藏義;文又是依據義理而說出的種種語言文字,義理中也有文,所以叫做藏。「法師」就是以法為師;以經律論做自己的師範,或以經律論為其他人做師範。

鳩摩羅什譯

鳩摩羅什,是這位法師的名字;他的父親叫鳩摩羅炎是印度人,母親叫什婆(或耆婆,是龜茲國國王的妹妹);把父母的名合起來,給兒做名字,所以叫鳩摩羅什,或者鳩摩羅什婆、鳩摩羅耆婆。中國話鳩摩羅炎翻為「童」,耆婆翻為「壽」,所以三藏法師名童壽。

羅什法師是龜茲國人(那時代是在中國新疆地區),若按現在說,就是中國人了,不過是另一個民族,說的語言和漢地不同。

當時印度的一個國家,想請鳩摩羅炎做宰相,他拒絕了,後來出家做比丘;從印度到龜茲國來。龜茲國王因為他的清高,還能出家修行,認為是很可尊敬的人,所以就遠遠地歡迎他。而國王妹妹,原來其它很多國家的王子,想娶她為妻,都遭拒絕;現在她見到鳩摩羅炎,就喜歡而有意要嫁給他;就和她的哥哥商議,強迫他還俗,而結婚了。

生下鳩摩羅什以後,什婆想出家,但鳩摩羅炎不同意。後來,又生了鳩摩羅什的弟弟弗沙提婆。這時候,什婆以不吃飯表示決心出家;到第六天,鳩摩羅炎同意了;七歲的鳩摩羅什也隨著母親一起出家;什婆出家不久就得初果,不久又得二果。

鳩摩羅什有個特別的地方:記憶力特別好,每日學經能背三萬二千字。(《法華經》總共六萬多字,若是他二日就可以背完了。)他當時背《阿毘曇論》、《阿含經》;但因為身分有多少不同,很多人會來看他,這種種事情使得用功受影響。於是,母親就領他到喀什米羅(即北印度的罽賓國一帶)學習佛法。

十二歲這一年,母親領他回到自己的國家。中途,遇見一位大乘佛教的學者須利耶蘇摩,因為思想不同,於是二人辯論,鳩摩羅什辯輸了,從此迴小向大,而成為一位大乘佛教學者。又住一、二年後,就回龜茲國,他繼續的學習佛法,進步得很快,辯才也是不得了,逐漸地名聲遠聞,流傳到中國來。

那時在長安做皇帝的是苻堅(苻秦)。苻堅聽說西域龜茲國有這樣大功德人,就派將軍呂光領七萬軍隊去伐龜茲,想請羅什法師來中國。這時候,鳩摩羅什法師的母親已經不在龜茲國,到印度去了。

鳩摩羅什法師對龜茲國王白純說:「不久,有敵人來,力量是很強大的,你不要同他對抗,應該以禮相待,可能我們會躲過厄運;若同他戰,可能要輸了。」但是白純不聽,而同呂光戰,最後戰敗了,呂光把白純殺了。

呂光是受苻堅的命令請鳩摩羅什法師到中國的,但他並不是信佛的人,所以很毀辱鳩摩羅什法師;回程時,到了中國甘肅西部這一帶,聽說:苻堅在淝水戰敗了,而後被部下姚萇殺死。(世間上的事情啊,有力量的時候,大家支持你,等到你軟弱了就殺掉你,取而代之;世間上的人應該感覺這一點!)呂光聽到這個消息後,就不回長安了,而在甘肅涼州自己獨立稱王,叫做後涼。

殺死苻堅的將軍姚萇,在長安做了皇帝就是姚秦,他要求把鳩摩羅什送來;因為鳩摩羅什法師是大智慧人,所以呂光不送。而姚萇也沒有再採取行動,等到他兒子姚興繼位,又派兵去請鳩摩羅什法師,呂光戰敗了。姚秦弘始三年十二月二十日這一天,鳩摩羅什才被請到長安來。

羅什與姚興二人可能是宿有因緣,彼此非常合作,所以翻譯很多的經論。在這以前其他翻譯的經論,讀前幾句可以懂,中間有的話就不知什麼意思;底下又有幾句懂,再讀讀又不懂了;當時中國佛教界就是有這樣的苦惱。鳩摩羅什翻譯的經論,讀起來很通暢,皆大歡喜;這是鳩摩羅什法師到中國來的境界。

鳩摩羅什大約是弘始十五年的四月,七十歲時過世。他所翻譯的《法華經》、《維摩經》、《阿彌陀經》等經論,中國人歡喜讀誦。這些經論也有其他法師翻譯,比方玄奘法師,對中國的佛教貢獻也是非常大,他也翻譯《阿彌陀經》、《說無垢稱經》、《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但多數人還是歡喜學鳩摩羅什法師所翻的經論。從這些事實上看,鳩摩羅什法師翻的經論,最能契合漢人的根機,這也是特別的因緣。

翻譯經書是很不容易的,佛教從印度傳到中國,到今天我們還能聽聞佛法、還能讀到《金剛經》,都是以前的佛教徒大德發無上菩提心,佛法才能展轉流傳到現在。我們思惟一下,就知道這件事不容易!所以我們也應該努力把佛法流傳到後代,使令後代的人也能聽聞。學習佛法不容易,要有佛像、經書,要有個地方可以拜佛;如果最初創辦的人不發心,沒有這處所,大家到那兒拜佛?所以,諸法因緣生,有發大心的人,知道創立一個地點弘揚佛法,讓很多人在這裡栽培善根、學習佛法,想起來,真是感恩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