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念住.三

修所成地

丙二、餘三念住 丁一、辨相差別 戊一、列名 己一、受 庚一、徵

云何為受?

這以下共有二十一受,這裡只是標出來,下文還有解釋。「云何為受」:怎麼叫做受呢?

庚二、列 辛一、明相依

謂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樂身受、苦身受、不苦不樂身受,如說身受,心受亦爾;

「謂樂受」:就是自己滿意的感覺;「苦受」:是苦痛的感受;「不苦不樂」:就是捨的覺受。這三種受可說是總說的。這以下,身受和心受各有三種。身受是前五識;心受是第六意識。

身受,也分成苦、樂、捨,所以叫做「樂身受、苦身受、不苦不樂身受」,這是就前五識說。「如說身受,心受亦爾」:身受是這樣子,心受也是。這樣,身心各有三,就是六受;加上前面的「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就有九受。

辛二、顯差別

樂有愛味受、苦有愛味受、不苦不樂有愛味受,無愛味受、依耽嗜受,當知亦爾;樂依出離受、苦依出離受、不苦不樂依出離受。

「樂有愛味受,苦有愛味受,不苦不樂有愛味受」:愛味受怎麼講呢?就是我們有愛煩惱、見煩惱這樣的人,有時候受樂、有時候受苦、有時候受不苦不樂受,這又是三種受。

「無愛味受」就是聖人了。原來是凡夫,現在遇見三寶,修學聖道,得無生法忍了。約大乘說,是得了初地乃至到六地、七地、八地以上的境界。約聲聞乘說,就是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阿羅漢果。這樣的聖人,他們沒有愛味受;因為這個身體是父母所生身,也還和凡夫同在一處住,也有吃飯、行住坐臥這些事情;所以他若不入定,也還有樂的無愛味受、苦的無愛味受、不苦不樂的無愛味受。但是,若正念提起來,能不受一切法,達到最高的境界。

這有愛味受、無愛味受各有三種,就是六種;加上前面的九種,到這裡就是十五種。

「依耽嗜受,當知亦爾」:耽和嗜都是喜愛、貪著之意。依耽嗜受,其實就是以受為依而有的貪著;也有三種不同。這主要是指欲界,愛著五欲的人,也有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

「樂依出離受,苦依出離受,不苦不樂依出離受」:出離受就是相對耽嗜受說的。得到色界定、無色界定的人,雖然出離了欲樂;但是,他也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

庚三、結

如是總有二十一受,或九種受。

「如是總有二十一受」:這樣子總加起來,有二十一種受。

「或九種受」:若後面幾個都不開,把它合說,加起來就是九種。前面的「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這是三受;底下身受、心受兩個;就是五受。第六有愛味受,第七無愛味受,第八依耽嗜受,第九依出離受。

這裡只是解釋有多少種受,至於怎麼樣觀,在後邊才提。

己二、心

云何為心?
謂有貪心、離貪心,有瞋心、離瞋心,有癡心、離癡心,略心、散心,下心、舉心,掉心、不掉心,寂靜心、不寂靜心,定心、不定心,善修心、不善修心,善解脫心、不善解脫心。如是總有二十種心。

這是說心念住,共列出二十種心的差別,下文有解釋。

己三、法

云何為法?
謂若貪、貪奈耶法,若瞋、瞋奈耶法,若癡、癡奈耶法,若略、若散法,若下、若舉法,若掉、不掉法,若寂靜、不寂靜法,若定、不定法,若善修、不善修法,若善解脫、不善解脫法。如是當知建立黑品、白品,染品、淨品二十種法。

法念住的「法」,究竟指什麼說的呢?法和心的數目是一樣的。有心就有法;有法也一定有心。

「謂若貪」:在心裡面有了貪,貪就是法,心實在也是法。「貪毘奈耶法」:毘奈耶翻作滅,滅貪的法,也就是無貪的法;或者翻作調伏,調伏貪的法。「若瞋、瞋毘奈耶法,若癡、癡毘奈耶法」:佛教裡面說癡,主要是說不通達緣起、第一義諦,名之為癡。這是若瞋、若離瞋,若癡、若離癡的一切法。

「若略、若散法,若下、若舉法,若掉、不掉法,若寂靜、不寂靜法,若定、不定法,若善修、不善修法,若善解脫、不善解脫法」:下面都有解釋,這裡只是標出來。

「如是當知建立黑品、白品,染品、淨品二十種法」:黑品,就是不善法;白品,就是有漏的善法。染品,是三界內一切有繫縛的,都名之為染污法。淨品,就是出離三界的一切無漏的清淨法。這把二十種法歸納為四種品類。

戊二、釋義 己一、受 庚一、釋相依

又樂受者,謂順樂受觸為緣所生平等受受所攝,是名樂受。
此若五識相應,名身受;若意識相應,名心受。

前面受、心、法,把類別標出來,這底下解釋。

「又樂受者:謂順樂受觸為緣」:就是我們的心依止根、接觸境,而這種觸對是隨順樂受、隨順如意的心情,「所生」起的「平等受」,這就叫做樂受。

經論上稱「樂受」為「平等受」,但沒看見怎麼樣解釋。或者說,佛教徒應該有這樣的心情:若是有樂受的時候,願意別人和我一樣都有樂受,就叫做平等受。

「受所攝」:指樂受所攝的,譬如身、或者發出語言,這一切和樂受有關聯的因緣,那就叫做受所攝。樂受,不是孤獨的,一定有根、有境、有心王、有觸,也包括念及其他種種的心所,這些都稱為受所攝——「是名樂受」。

「此若五識相應,名身受」:前面「樂身受、苦身受、不苦不樂身受」的身受,就是與五識相應的「順樂受觸為緣所生平等受」,就名之為身受。「若意識相應,名心受」:第六意識相應的這種樂受,叫做心受。就是把樂受分成兩類:身受、心受。

如順樂受觸,如是順苦受觸、順不苦不樂受觸為緣所生不平等受受所攝、非平等非不平等受受所攝,是名苦受、不苦不樂受。
此若五識相應,名身受;若意識相應,名心受。

若是按一般凡夫的心情來說,這不苦不樂,心情是比較平靜的,應該稱為平等受;樂受和苦受,心是激動的,應該是非平等受。但是,這裡講:樂受是平等受,苦受叫做不平等受。

或者也可以這樣解釋,苦受是一種果報,而且是由於不平等心發出來的,你做了傷害他人的事情,心裡面是不平等的。心若平等,就不會做傷害別人的事情。若是能平等地觀察:「哎呀!若別人也用同樣的行為來傷害我,我同意不同意呢?我也不同意!」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平等;但是,我沒能這樣子,己所不欲的,我要施於人,那就是不平等。因不平等,所以果也不平等,叫做不平等受。

「此若五識相應,名身受;若意識相應,名心受」:這和前面的意思相同。苦受與不苦不樂受,也與樂受一樣,分為身受與心受二種。

庚二、釋差別 辛一、無愛味受

如是諸受,若隨順涅槃,隨順決擇,畢竟出離,畢竟離垢,畢竟能令梵行圓滿,名無愛味受。

前面列出受的名字,其中「無愛味受」究竟怎麼講呢?

「若隨順涅槃」:這是說還沒得聖道、沒得涅槃之前;在這些受上,有四念住的道力相應時,就向於聖道、向於涅槃、向於真如法性。所以佛教徒修行四念住的時候,能幫助向於涅槃,叫做隨順涅槃。

涅槃,是不生不滅、離一切相的境界。我們現在的佛教徒用功修行——或者是念佛求生阿彌陀佛國、或從文句上念念《金剛經》、念咒觀想,心都還是在有相上活動。若修四念住,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最後是能達到無相的境界的。

修身念住、修不淨觀還是有相,但它能破愛欲的煩惱,做為無相觀的前方便。如果再進一步觀「可以身相見如來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這樣修身念住,就是隨順涅槃,那就不同了。讀《金剛經》就是四念住!讀《大般若經》、《中觀論》、《華嚴經》、《法華經》,觀一切法實相,都是向於無相的境界、都是隨順涅槃!

自己靜坐用功修行的時候,這樣學習;不入定,接觸到一切境界的時候,也作如是觀,也是向於無相、隨順涅槃!成功的時候,得無生法忍,就是聖人了。

四禪八定中,初禪、二禪、三禪還有樂受,但沒有苦受、憂受;第四禪以上的修行人,心裡面的境界不苦亦不樂,都是捨受的境界。若超過非非想定,得到滅受想定以上的聖人,心是不受一切法的。

隨順涅槃,也就是向於不受的境界去。當然,初果、初得無生法忍以上的人,一切時、一切處,正念一提起來,就能隨順涅槃、不取一切法的。

「隨順涅槃」是在理性上說;「隨順決擇」是在智慧上說的。「決擇」:這是聖人的智慧境界。決者,斷也;決斷一切疑,也就是斷一切相、斷一切受,達到無分別的境界。擇是簡擇,就是智慧的觀察。

聖人有根本智、也有後得智。後得智是能擇的,知道什麼是好、壞、善、惡、世間法、出世間法,比凡夫的分別心更多、更微細的,而且是正確而沒有錯誤。我們凡夫有時候的分別是錯的!

聖人分別的是恰到好處,所以叫做「擇」,他能簡擇,能觀察、思惟、分別的;這不同於木頭的不分別。說「你不要分別!」這是指不要虛妄分別,佛法是重視智慧的。聖人才有決擇的智慧;凡夫,如果深入地學習,只能有點相似決擇而已,也還不是真實的。

前面是隨順,還沒達到出離,也就是功德還沒有圓滿。「畢竟出離,畢竟離垢」:這是究竟出離一切繫縛、一切苦;究竟地遠離了一切染污的煩惱。「畢竟能令梵行圓滿」:梵者,清淨也。究竟能令聖道得圓滿,要到無學、或佛的境界,這比前面的「隨順」更高。

「名無愛味受」:隨順涅槃、隨順決擇的時候,也叫做無愛味受;畢竟出離、畢竟離垢、畢竟能令梵行圓滿,也名為無愛味受。這樣解釋無愛味受,是很高的境界了。

辛二、有愛味受

若墮於界,名有愛味受。

「若墮於界,名有愛味受」:墮者,入也。若入於界,若是受出現了,而你沒有如理作意,正念——苦、空、無常、無我的智慧沒有出來,那當然就是一般的執著心。執著的心出來了就是取相、取隨好,那就入於欲界、入於色界、無色界,不出這個範圍,那是「有愛味受」。

永明壽禪師四料簡說:「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那就是說中陰身的境界。平常不修四念住,或修四念住沒成功的人,中陰身現前,一下子就去受胎、隨業受報了!一有分別心,就不得了!

辛三、依出離受

若色、無色界繫,若隨順離欲,名依出離受。

「若色、無色界繫」:繫者,屬也。依淺的出離受說,若是修學禪定,成就了色界四禪、無色界天的四空定;在有受出現的時候,內心的反應就是屬於色界、無色的境界;其實,也就表示還有這二界的煩惱。

「若隨順離欲」:若是現在還沒成就色界定、無色界定,但是能時常地學習定、能隨順離欲的境界,也就能調伏欲界的五欲,使令心不愛著。當受出來了,不會因受而有欲,能從欲界解脫出來,到色界、無色界——「名依出離受」,心常是在出離欲的境界上活動,就叫做依出離受。

辛四、依耽嗜受

若欲界繫,若不順離欲,名依耽嗜受。

「若欲界繫」:若是日常的生活、舉心動念,欲的煩惱常常動,那就會把你綁在欲界裡面。「若不順離欲」:若不能隨順離欲的境界、離欲的法門;就是與離欲的境界相違反。

「名依耽嗜受」:若心常是依於欲,就叫做依耽嗜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