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淨所緣.三

修所成地

壬二、異名 癸一、標列

又有二鎖:一、形骸鎖,二、支節鎖。

又有兩種的鎖:一、形骸鎖,二、支節鎖。

癸二、釋配

形骸鎖者:謂從血鎖(鑊)、脊骨,乃至髑髏所住。

「形骸鎖者」:怎麼叫做形骸鎖呢?「血鎖」:金陵刻經處的《瑜伽師地論》、《大正藏》和《龍藏》,都是「鎖」字。但是從《瑜伽師地論》的註解——《遁倫記》上面看,是作「鑊」。鑊,也就是燒飯菜的鍋;用這個字,似乎是容易講一點。

「謂從血鑊、脊骨,乃至髑髏所住」:血鑊究竟是什麼呢?就是人的肚子;在腹部裡邊,盛了很多的熱血,所以叫做血鑊。把心安住在頭骨、脊骨、腹部的境界上,叫做形骸鎖的勝解。

支節鎖者:謂臂髆等骨連鎖,及髀髆等骨連鎖。

「支節鎖」的勝解是什麼呢?「謂臂髆等骨連鎖」:臂骨和肩膀這些骨頭連鎖在一起。「及髀髆等骨連鎖」:膝骨和骻骨之間骨叫做「髀骨」;也即是大腿骨和肩膀骨等連鎖。支節鎖裡面,沒有說到髑髏。

此中形骸鎖,說名為鎖;若支節鎖,說名骨鎖。

「此中形骸鎖,說名為鎖」:形骸鎖叫做鎖。「若支節鎖,說名骨鎖」:若支節鎖,叫做骨鎖。這就是由各式各樣的情形,建立各式各樣的名字。

壬三、假實 癸一、標列

復有二種取骨鎖相:
一、取假名綵畫木石泥等所作骨鎖相。二、取真實骨鎖相。

「復有二種取骨鎖相」,是那兩種呢?「一、取假名綵畫木石泥等所作骨鎖相」:若是畫家用綵色畫出來的骨鎖相;或者是用木頭、或者是用石、泥等,做成骨鎖相。這些是假名為骨鎖相,因為那不是真實的骨頭。

「二、取真實骨鎖相」:是指真實的一節一節骨頭相連結的骨鎖相。

癸二、料簡

若思惟假名骨鎖相時,爾時唯名起鎖勝解,不名骨鎖;若思惟真實骨鎖相時,爾時名起骨鎖勝解。

若是根據假名骨鎖相來思惟的,那只叫做起鎖勝解;不名骨鎖,因為那不是真實的骨頭。若思惟真實骨鎖相時,這時名起骨鎖勝解,立這個名字是有分際的,不是隨便立的。

庚二、配屬變壞 辛一、標列

又即此外造色色相,三種變壞:一、自然變壞,二、他所變壞,三、俱品變壞。

這一段文有九想,其實加起來有十個想,有內、有外。從「外」看見屍體,這些屍體都是四大所造,名為「造色」;這些「色相」有「三」種情形的「變壞」。

第一種是自然變壞;第二是他所變壞;第三是俱品變壞,又是自然、又是他所變壞的。這底下解釋。

辛二、配屬 壬一、自然變壞

始從青瘀乃至膨脹,是自然變壞;

這一部分是自然變壞。

壬二、他所變壞

始從食噉乃至分散,是他所變壞;

指由禽獸的啃食,所以弄壞了屍體,這是他所變壞。

壬三、俱品變壞

若骨若鎖及以骨鎖,是俱品變壞。

這些骨、鎖、骨鎖等,天長日久,它自然就會壞,就是有自然變壞的情形;或者是被火燒、被水爛了,也有他所變壞的意思。所以,叫做俱品變壞。

己三、結

若能如是如實了知外不淨相,是名尋思外諸所有不淨自相。

這裡是結束尋思自相這一大段文。

「若能如是如實了知外不淨相」:你若能夠這樣子,同於真實情況地了知外的這些不淨物、不淨相。「是名尋思外諸所有不淨自相」:這就叫做尋思外這些死屍,所有的不淨自相。

丙二、共相 丁一、徵

云何尋思不淨共相?

「云何尋思不淨共相」:前面是說自相,這底下說共相。

丁二、釋

謂若內身外淨色相,未有變壞;若在外身不淨色相,已有變壞;由在內身不淨色相,平等法性、相似法性,發起勝解;能自了知我淨色相,亦有如是同彼法性;

「謂若內身外淨色相,未有變壞」:自己的身體叫內身。內身的外淨色相怎麼講呢?就是我們身體表面的這一層皮,看上去好像是清淨的,在《瑜伽師地論》中,稱之為相似的清淨;所以叫做「外淨色相」。因為我們有氣血的滋潤,生命還存在,沒有像死屍的青瘀膿爛,所以說外淨色相,未有變壞。

「若在外身不淨色相,已有變壞」:若是外邊,他人死亡的身體的不淨色相,由青瘀乃至骨鎖,形相已經變壞,現出來不淨色相。這樣子,死亡和未死亡時的不淨相,是有點不同的。既然不同,怎麼能算是共相?云何尋思不淨的共相?

「由在內身不淨色相,平等法性、相似法性,發起勝解」:我們的身體是內身,它也有不淨色相,終究有一天也要死的。雖然我還沒死、不是死屍,但是與外面那個死屍,有平等法性、有相似的法性,一定也會不淨的,所以發起勝解:在這一方面認識自己身體,也是不淨,和那死屍一樣。

「能自了知我淨色相,亦有如是同彼法性」:這句話就是解釋平等法性、相似法性。一定要自己了知,在我表皮上的清淨色相,也是具有與彼死屍相同的不淨法性的。

若諸有情,成就如是淨色相者,彼淨色相,亦有如是同彼法性,譬如在外不淨色相。

前面是說自己的身體和死屍具有平等的法性、相似法性;現在是說一切眾生--「若諸有情,成就如是淨色相者,彼淨色相,亦有如是同彼法性」:也是有同彼死屍的那種法性、那種不淨的相貌。

「譬如在外不淨色相」:一切眾生生存時的淨色相、我自己身體的淨色相,也決定和外面死屍的不淨色相是一樣的。

丁三、結

是名尋思不淨共相。

這是結束這段文,云何尋思不淨共相?不能想:「那個死屍怎麼怎麼不淨,但是我現在沒有嘛!」「一切眾生還在那兒行住坐臥,還在活活潑潑的,也很好嘛!」你一定要想:「和死屍都是一樣的,都是要不淨的!」這樣子,才能對治自己的欲心。應該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