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淨所緣.二

修所成地

戊二、依外不淨 己一、標

復於其外諸不淨物,由青瘀等種種行相,發起勝解。

這底下觀察外不淨。怎麼觀察法呢?

「復於其外諸不淨物,由青瘀等種種行相」:就是觀察人死後的屍體,初開始現青瘀,然後還有膿爛等種種的相貌。「發起勝解」:你心裡面要很分明、很堅定地現出這些相貌。這底下一樣一樣說得很詳細。

己二、釋 庚一、別顯行相 辛一、青瘀勝解

謂先發起青瘀勝解,或親自見、或從他聞、或由分別所有死屍。如是死屍,或男或女、或非男女,或親或怨、或是中庸,或劣或中、或復是勝,或是少年、或是中年、或是老年;取彼相已。

九種不淨觀,這是第一個,青瘀勝解。

「謂先發起青瘀勝解」:要事先觀察屍體的青瘀相貌,發起青瘀的勝解。「或親自見」:或者是你親自看見這青瘀的相貌了。「或從他聞」:或者從善知識邊,聽聞這青瘀的相貌。這見、聞,各屬於眼識、耳識的作用。

「或由分別所有死屍」:不管是親自見也好,從他聞也好,一定是由第六意識再進一步去分別所見、所聞死屍的青瘀的相貌。

「如是死屍,或男或女、或非男女」:這個屍體,或者是男,或者是女,或者是非男女。「或親或怨、或是中庸」:或這個人和我有親屬關係,或者是我的怨家,或者也不親、也不怨的中庸性的。

「或劣或中、或復是勝」:薄福德的人,叫做劣;大福德的人,就是勝;非劣非勝,就是中等的。不管是薄福德、是大福德、或是中等的,都是死屍了,都是青瘀、都是苦惱相。這個屍體,「或者」是「少年」,「或者」是「中年」,「或是老年」。

「取彼相已」:你要認真地把這個屍體青瘀的相貌,取到心裡面,這就是念。念就是記憶,念的力量在心裡面明了地顯現出來。

若此死屍死經一日,血流已盡,未至膿爛,於是發起青瘀勝解。

「若此死屍死經一日」:若是這個死屍,死亡經過一天——「血流已盡」:假設是被殺的,血已經流盡了;或者不是被殺,身體裡的血不流動了,也可以說是「盡」。「未至膿爛,於是發起青瘀勝解」:死經一日,還沒變成膿,還沒爛壞;到此,你就發起青瘀的勝解,在心裡面很分明地顯現出青瘀的相貌。

辛二、膿爛勝解

若此死屍死經二日,已至膿爛,未生蟲蛆,於是發起膿爛勝解。

「若此死屍死經二日,已至膿爛,未生蟲蛆」:若死亡經過兩天,身體已經膿爛了,但是,還沒生蟲。「於是發起膿爛勝解」:看見那個相貌,然後這樣觀想。你非要一次又一次的觀想,才能夠達到勝解的程度;若只是看一遍,看那相貌,心裡想上來後,就又停下來了,那還不能算是勝解。

我到馬來亞麻六甲,有一位金星法師告訴我:徐悲鴻到麻六甲的一個地方,看到亭子裡面掛有鄭和的像,他回到住處後,就作畫,畫得和那張相片一樣。哎呀,我就感覺這個人不得了,記憶力這麼強,看了一遍就能畫得和它一樣。這個人如果修不淨觀,應該很容易就能成功!我們的記憶力不行,看了一遍以後再看一遍,都不一定能記得住。

這裡說發起膿爛勝解,我們若是想達到這個程度,就要一次又一次地這樣觀想。

譬如,現在這裡供著阿彌陀佛的像,我們看了,然後閉上眼睛想,你能想得很分明?說我們已經出家很多年了,阿彌陀佛的像也是常常看的,若靜坐的時候觀阿彌陀佛,觀得怎麼樣?觀得不分明,或有的時候觀不上來,這就可以知道我們的記憶力怎麼樣。若是有勝解,隨時能觀上來、隨時能現前,不受外面的影響。若我們不斷地努力修習,也是能成就的。

佛是大智慧人,或者說佛是心理學家也是可以,他知道凡夫煩惱的力量的強大,他說出各式各樣的對治方法,這是佛無量劫來的經驗;當然,我們自己也要努力!我們願意學習佛法,對於佛法生歡喜心,但是最遺憾的就是有障道因緣——欲。怎麼樣來對治欲?就是要有九想觀的勝解。

有的時候,自己也可能有這種經驗。譬如做功課,把《法華經》背下來了,這時候應該背,但心就不想背。有這種事情,怎麼辦呢?你先靜坐一小時,令心沈靜下來,懈怠性就沒了,靜坐後,想背就能背。這表示,心若靜下來,堪能性就強。

所以,修不淨觀也是一樣,有時候可以修、有時候不想修,那就先靜半小時、一個鐘頭。用奢摩他來調和自己,加強自己的堪能性。堪能就是能力,加強能力就能修。今天也修、明天也修、常常修,慢慢、慢慢地才能成就勝解的力量。沒有勝解,是不能戰勝自己的欲的。

在我們出家人的戒律上、或其他的經論上看,比丘常到墓園--放死屍的地方。古代,在地面上容易看見那些死屍而作觀,現在的墓園做得非常好,看不見了。

辛三、爛壞膨脹勝解

若此死屍死經七日,已生蟲蛆,身體已壞,於是發起爛壞勝解、膨脹勝解。

「若此死屍死經七日,已生蟲蛆」,「身體已」經「壞」了,「於是發起爛壞勝解、膨脹勝解」,這是第三個不淨觀。心裡也是一次又一次地這樣想才可以。

辛四、食噉勝解

若此死屍為諸狐、狼、鵄、梟、鵰、鷲、烏、鵲、餓狗之所食噉,於是發起食噉勝解。

這是第四個勝解。觀察這死屍被鳥獸啃食的情況,於是發起食噉勝解。

辛五、異赤勝解

即此死屍既被食已,皮肉血盡,唯筋纏骨,於是發起異赤勝解。

這是第五個,異赤勝解。

「即此死屍既被食已,皮肉血盡」:這是指被禽獸吃到皮、肉、血都沒有了。「唯筋纏骨」:唯獨筋纏著骨頭。「於是發起異赤勝解」:異,是變異;皮肉血沒有了,只剩下筋骨,就叫做赤;而「赤」是逐漸地變異而成就的,所以叫做異赤。觀察這樣的情況,在定裡發起異赤勝解。

辛六、分散勝解

若此死屍或被食噉,支節分離,散在處處,或有其肉,或無其肉,或餘少肉,於是發起分散勝解。

這是第六個勝解。

「若此死屍或被食噉,支節分離,散在處處」:身體的各部分,一節一節分開了。「或有其肉,或無其肉」:或者某一個肢節有肉,或者某一部分肢節沒有肉。「或餘少肉」:或還剩餘很少的肉。「於是發起分散勝解」:在定裡面將此分散的相貌,分明地顯現出來。

辛七、骨勝解

若此死屍骨節分散,手骨異處,足骨異處,膝骨異處,髀骨異處,髖骨異處,髆骨異處,臂骨異處,脊骨異處,頷輪異處,齒鬘異處,髑髏異處;見是事已,起骨勝解。

「若此死屍骨節分散」了,「手骨異處,足骨異處」:手指的骨、足骨各散在不同的地方。「髀骨異處」:髀骨就是大腿骨,也另在一個地方。「髖骨異處」:髖骨就是大腿骨上邊的臀骨,也另在一處。

「髆骨異處、臂骨異處、脊骨異處」:髆骨就是肩骨;臂骨是肩骨下邊的骨。髆骨、臂骨、後邊的脊骨都各在一處。

「頷輪異處」:頷輪就是頷骨、下巴骨;因為它有一點圓相,所以叫做輪。下巴骨,也另在一個地方。「齒鬘異處」:牙齒和頭髮也在另外的地方。「髑髏異處」:髑髏就是人的頭骨,也在另外一個地方。

「見是事已,起骨勝解」:看見這樣的事情以後,在禪定裡面就發起骨的勝解,能把每一節骨頭的相貌,在心裡面分明地現出來。

辛八、鎖及骨鎖勝解 壬一、別釋 癸一、鎖勝解

若復思惟如是骸骨,共相連接,而不分散,唯取麤相,不委細取支節屈曲,如是爾時起鎖勝解。

「若復思惟如是骸骨,共相連接,而不分散」:每一節的骨頭都是連接在一起,沒有分散在各處。「唯取麤相」:你心裡面只是觀想大概的相貌。「不委細取支節屈曲」:不詳細地觀想肢節屈曲的相貌。「如是爾時起鎖勝解」:連接在一起叫做鎖;這樣觀察,發起的勝解,叫做鎖勝解。

癸二、骨鎖勝解

若委細取支節屈曲,爾時發起骨鎖勝解。

「若委細取支節屈曲」:如果詳細地觀想肢節屈曲的相貌。「爾時發起骨鎖勝解」:這樣觀察發起的勝解,就叫做骨鎖勝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