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鎖觀.二

修所成地

戊三、明修次三位 己一、標列

然瑜伽師修骨鎖觀,總有三位:一、初習業,二、已熟修,三、超作意。

這以下是正式說明骨鎖觀的相貌。先列出來三個次第。

修骨鎖觀,有三個階級。「一、初習業」:初開始學習這種清淨的功德業。「二、已熟修」:就是修習得很純熟,有力量了。「三、超作意」:超越了作意的境界;就是不需要努力地思惟、觀察,這個骨鎖觀自然的就現前了,所以叫做超作意。

這以下就是解釋這三個次第。

己二、別釋 庚一、瑜伽師初習業位

謂觀行者欲修如是不淨觀時,應先繫心於自身分,或於足指或額或餘;
隨所樂處,心得住已,依勝解力,於自身分,假想思惟,
皮肉爛墮,漸令骨淨,乃至具觀全身骨鎖。

此下解釋第一階段,初習業位。

「謂觀行者」:在這個時期,修白骨觀、修骨鎖觀的修行人。「欲修如是不淨觀時」:他打定主意要這樣修不淨觀的時候。

「應先繫心於自身分」:繫,就是用繩子綁起來。現在這裡是表示:修此觀時,要把心控制在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安住在那裡不動。控制,其實就是數數地憶念一處,也就把心繫在那裡了。所以,念也就等於是繩子。你念什麼境界,心就住在什麼境界;念若有力量,就能把心控制住。

應先繫心於自己身體的那一個部位呢?「或於足指或額或餘」:或者先繫心於足的大趾觀想,這是從身體最下邊的部位。或者繫心在額頭、或在臍,或者其他部位。

初開始,應該是在足趾比較好。繫心在額頭也是可以,但最好是在什麼時候?你感覺到要惛沈的時候。繫心在額頭,或者是頭頂,或者髮際,或者鼻端,就能有破除惛沈的作用!

「隨所樂處,心得住已」:隨自己所歡喜的境界,就繫心在那裡,而且應該把那個部位的相貌,分明的顯現在心裡面。

「依勝解力」:就是依靠你內心強有力的認識。「於自身分,假想思惟」:事實上,沒有那回事,但是你就這樣方便地在自己身體的某一個部分,假想思惟。

「皮肉爛墮,漸令骨淨」:假設是足趾的話,就思惟皮肉爛壞、墮落,就剩骨頭了。初開始的時候,雖然心裡面思惟的那個骨頭,有可能不是白淨的,或者是有血、或者還有多少肉。你繼續地這樣子思惟,逐漸地令那骨頭成白淨的相貌。就是這樣想,這就叫做「假想思惟」。

從修止觀的方法上看,應該不要一直地思惟;或者是一刻鐘、三十分鐘,就停下來,心就在那裡明靜而住,不動。不動三十分鐘,或一刻鐘,然後再思惟。一方面使令心休息,一方面使令心明靜而住,增長寂靜的力量、增長定力。

寂靜的力量增長,思惟的力量也就增長、也會強大的,應該這樣交替地去學習。思惟一會兒,就安住在那裡不思惟。但是,思惟也好,不思惟的明靜而住也好,所緣境一定要明明了了地顯現在心裡面。一定要這樣子!

「乃至具觀全身骨鎖」:假設從大足趾開始,每一個足趾,都要它次第地現出來白骨;然後再一節一節的骨頭向上觀察。乃至具觀全身的骨鎖——踝骨、脛骨、膝骨、大腿骨、髖骨、脊骨、肋骨,乃至肩骨、背骨、手指骨,乃至髑髏骨。觀察一節一節、一條一條的骨頭,顯現在心裡面。達到這個程度以後,又怎麼樣呢?

見一具已,復觀第二,如是漸次,廣至一房、一寺、一園、一村、一國,乃至遍地以海為邊,於其中間骨鎖充滿,為令勝解得增長故,於所廣事漸略而觀,乃至唯觀一具骨鎖。
齊此漸略,不淨觀成,名瑜伽師初習業位。

「見一具已,復觀第二」:在你靈明的心裡面,觀察一具白骨以後,再觀察第二個骨人。觀察第二個,也是要慢慢地,由足趾的骨,一節一節乃至觀到髑髏骨,使令它明了地現前。這樣子觀察骨人是立的。

「如是漸次,廣至一房、一寺、一園、一村、一國」:這樣子作次第的觀察,乃至觀察一個房間裡面全都是骨人。一房以後,觀察整個寺院裡面,都是骨人;一個公園或一個花園、一個村落、一個國土裡面,都是骨人。「乃至遍地以海為邊」:乃至普遍大地,一直到海的邊上,全都是一個一個的骨人。

《觀佛三昧海經》上,說到觀察佛的三十二相,也是一位佛、一位佛,觀想很多很多的佛,乃至到觀佛的行住坐臥、說法的境界。

「於其中間骨鎖充滿」:在一房、一寺、一園、一村、一國,乃至遍地以海為邊,骨鎖都充滿了。你常常修不淨觀,假設有事情到城市,看見所有的人,都能現出骨人;有大、有小,各式各樣的骨人在那裡活動。這個心情和以前沒有修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

「為令勝解得增長故」:我們修白骨觀,觀骨鎖就觀察一個就好了嘛,為什麼觀察這麼多呢?就是為了使令觀想的力量增長、強大。如果勝解的力量不增長、不強大,欲心一動,勝解不現前,觀不上來,就不能制伏欲心。所以,要觀察乃至遍地以海為邊這麼多的骨鎖、骨人。因為常常這樣修,心的力量也會特別強,和一般的人情形不同。

這裡有什麼事情呢?因為前面說,這種勝解的觀察不能斷煩惱,只能制伏煩惱。所以,我們應該知道,無始劫來,這個欲心是特別強大的;現在修骨鎖觀,想要制伏欲心,力量要更大,才能把這欲心伏住不動。

「於所廣事漸略而觀」:這也是為令勝解得增長故。從原先觀察遍地都是骨鎖,這麼廣大的境界,再逐漸地減少。

「乃至唯觀一具骨鎖」:乃至到最後只觀察一具骨鎖。從一具骨鎖增長到遍地以海為邊那麼多骨鎖,然後又從遍地的骨鎖,減到最後一具骨鎖。

「齊此漸略,不淨觀成」:到此為止,逐漸地由少而多、由多而少;成就了這樣的不淨觀時,「名瑜伽師初習業位」:瑜伽師就是禪師,修止觀相應的禪師,初習業的這個階段畢業了。

庚二、瑜伽師已熟修位

為令略觀勝解力增,於一具中,先除足骨,思惟餘骨,繫心而住,漸次乃至除頭半骨,思惟半骨,繫心而住。齊此轉略,不淨觀成,名瑜伽師已熟修位。

這以下解釋第二已熟修的階級。這個階級怎麼樣修法呢?

「為令略觀勝解力增」:目的還是使令我們這個略觀的勝解力加強。

「於一具中,先除足骨」:就是在一個骨人裡面,先不觀察足骨,「思惟餘骨,繫心而住」:思惟踝骨、脛骨、膝骨等,把心繫在那裡安住不動,或止或觀,或觀或止,這樣子去學習。

「漸次乃至除頭半骨,思惟半骨,繫心而住」:這樣逐漸地,由略去足骨,然後逐漸地到了頭骨。先是觀全部的頭骨,後來,只思惟頭部的半骨,繫心而住,其餘的一半不思惟。

「齊此轉略,不淨觀成,名瑜伽師已熟修位」:這是在一具骨上,逐漸地減少、逐漸地減少,乃至只觀察一半的頭骨。到這裡為止,修不淨觀已經很純熟了,名瑜伽師已熟修位。

庚三、瑜伽師超作意位

為令略觀勝解自在,除半頭骨,繫心眉間,專注一緣,湛然而住。
齊此極略,不淨觀成,名瑜伽師超作意位。

這是解釋第三個階級,超作意位。

「為令略觀勝解自在」:為了令不淨觀的力量能夠自在,外面的力量不能動搖。自在,按字面說,是獨自存在之意。欲心來了的時候,不淨觀能站得住,不被欲心侵犯;欲心不起,叫做自在。若欲心一來,不淨觀就沒有了,這就是不自在。現在,為令略觀勝解自在,還要繼續地來學習不淨觀。怎麼辦法呢?

「除半頭骨,繫心眉間,專注一緣」:前邊的已熟修位,最後只觀察半頭骨,現在把這半個頭骨也略去,不觀察,只是繫心在二眉之間的這個骨,在這裡專注一緣。專,是指專一地注意這個所緣境。一緣,就是少許的所緣境。「湛然而住」:湛,就是明明了了的,像水一樣清澈;把「心水」很清淨地安住在那兒不動。

在文字上的次第,我們很容易地就能念過去,但是修的時候,沒有這麼快,這是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夠成功的。所以,我們出家人,那有這麼多的時間做雜事呢?要常常地做這件事!從表面上看,不知道經行幹什麼、坐在那裡幹什麼。就全憑自己內心用功夫!

「齊此極略,不淨觀成」:到這裡為止,是最少的了,這不淨觀成就了——「名瑜伽師超作意位」。到這時候,三個階級你都畢業了。初習業、已熟修、超作意,都成功了。成功的時候,不淨觀的力量就自在,隨時提起正念,不淨觀就出現了。

這三個次第的修習,主要有兩件事。第一,是骨鎖要很分明、很自在地現在心裡。第二,是專注一緣、湛然而住,就是白骨不現,只繫心眉間;湛然而住是無分別住,無分別住也就是定力。當然,定力有深、有淺,最淺的是欲界定,稍深一點是未到地定,再深一點就是四禪。

心的定力愈強,力量就愈大,力量大了白骨觀一下子就現前。不管是接觸到怎麼樣美妙的所緣境,因為勝解力的自在,也能觀察這個人是白骨;那就是力量自在、也就是定力強的關係。若是定力不夠、勝解力不夠,有時是觀不上來的。

己三、結句

有不淨觀,由所緣小,非自在小,應作四句,此由作意,已熟未熟、未熟已熟,及由所緣自身、至海有差別故。

這文是總說前面的三個階級。

「有不淨觀,由所緣小,非自在小」:修習不淨觀,假若只觀察自己這一具白骨,這個所緣境就是小;但是,自在力並不能說小。譬如說「除半頭骨,繫心眉間,專注一緣」,這個所緣境雖然很小,但這已經到超作意位,自在力是很強大的。

「應作四句」:從初習業位到超作意位,統起來說,應該有四句話,就可以包括所有的意思在內。

「此由作意」:由這個作意去觀察、警覺自己的心努力地修骨鎖觀。有哪四種不同呢?

「已熟未熟、未熟已熟,及由所緣自身、至海有差別故」:及也就是又。因為觀察的勝解力有已熟未熟、未熟已熟差別;又所緣的境界有以自身、以海為邊的差別。

緣自身骨鎖:勝解作意有已熟、未熟兩句。緣遍至海邊皆是骨鎖:勝解作意有未熟、已熟兩句。緣自身骨鎖,初開始可能是未熟,勉勉強強觀察,久了就純熟了;緣至大海這麼多的骨鎖,初開始也是不熟,不斷練習就純熟了,所以加起來就是四句。所緣境,有小、有大,觀察的勝解力,有已熟和未熟的差別。

《俱舍論》這一段主要是說白骨觀,或說骨鎖觀。學習白骨觀,或者自己畫一大張白骨圖,常常看,然後靜坐的時候觀察、思惟,就容易一點。

乙二、明持息念(以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