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雲法雨-午齋開示集.六

入決定勝

之六

我以前常表示個人不同意「看話頭」的想法,各位同學可能已經知道了。但是,現在我想進一步再談談這件事。

很少有人根性能像舍利弗尊者,只是聽聞了四句頌:「諸法因緣生,是法說因緣,是法因緣盡,大師如是說。」當下就得初果。但這四句頌則是很明白地說了個道理,不是只問「念佛是誰?」如果完全沒有學過經論的人參「念佛是誰」,我看開悟的機會非常微小,一百人中一百個不能開悟,一萬人中一萬個不能開悟。若是已經學習過經論者,用這句話頭參,那便應是同於止觀的方法。

而學習過經論者,用話頭為觀察思惟之所緣,即使有所覺悟,還是平常人!只是因為有了經論的啟示、佛菩薩的法語的開示,這句話頭能變成隨順毗缽舍那的觀察思惟,須經過一個時期的訓練,對於「念佛是誰」的道理,才可能更分明了點。但僅止於此而已!

虛雲老和尚說到參話頭的方法,一開始就是提起「念佛是誰」這個話頭;等過一會兒,「念佛」兩個字不提了,只提「是誰」兩字;再過一會兒,「是」字也不要了,只提「誰」一字。我們漢文佛教禪宗的人,可能百分之百都認為虛雲老和尚開悟了,而他認為話頭就是這樣參的。有人問他:「教下有所謂止觀,那是怎麼回事?」虛雲老和尚回答:「那是古法。」換言之,古代的佛教徒是用止觀的方法修行,但現代的修行人學禪就是參話頭,不用止觀!

虛雲老和尚沒有說看話頭開悟了以後怎麼辦?也許他說了我沒看見。如果有人提出這個問題問我,我的回答是:「修止觀!」因為所謂開悟,一定要和修多羅的道理相合--和《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維摩詰所說經》,或與《解深密經》、《楞伽阿跋多羅寶經》相契合都可以。

《楞伽經》說到四種禪:愚夫所行禪、觀察義禪、攀緣如禪、如來禪。「愚夫所行禪」,很明顯地是指小乘佛教學者的禪法,而「觀察義禪、攀緣如禪、如來禪」屬大乘禪法。「觀察義禪、攀緣如禪」在內凡位;「觀察義禪」乃觀察所緣的境界是空的;「攀緣如禪」則進一步思惟能觀之智也是空的。如是契入無分別境界,就得無生法忍了。「如來禪」則是佛的境界,能有不可思議的微妙大用度化眾生。這是說修我空觀和法空觀,此經有唯識義。

若參話頭開悟和經論相契合,也就是明白了我空、法空的道理。但此時還是生死凡夫,還要繼續修我空觀、法空觀,才能轉凡成聖。若未學習經論,單是看一句話頭就能明白我空、法空的道理嗎?我認為很不容易!《金剛經》說:「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但什麼是「我相」?必須要深入研究大德們的註解,而且這些註解一定要與《阿含經》、《阿毗達磨論》、《瑜伽師地論》所說道理相合,不能以自己的虛妄分別加以解釋。就算是學習經論多少年的人,要把什麼是「我相」講得明白,都不容易。

這其中有個定義:執著有我是凡夫,通達無我則是聖人。多少註解《金剛經》的書,解釋「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這句話時,能契合這個分際?《瑜伽師地論》說:假名安立的一切法是畢竟空的。這就是我空、法空,其中的道理更深。

如果有人說:參這句話頭,開悟就是佛,所謂「即心是佛」。這樣講是有問題的。古代禪師語錄中也說到:「開悟後要繼續地修行!」但內容是什麼,又沒有詳細地說明白。如《論語》中子路問死,孔夫子回答:「未知生,焉知死!」雖然答覆了,但沒有說明白。現在我們學習經論,佛菩薩也一點不含糊,明明白白地說,就是繼續要修止觀 --修我空觀、法空觀,加上奢摩他。若是業障重者,必須先修「觀身不淨、觀受是苦」,然後再修「觀心無常、觀法無我」。無常觀、無我觀通深通淺,也包括中觀和唯識的我、法二空觀在內。若你只是學習南傳佛教,那麼北傳的法空觀就不在內了。

從這個地方看,開悟了還是生死凡夫,要繼續地不違經論、隨順佛語修我空觀、法空觀。從外凡位進步到內凡位,然後破除見煩惱、愛煩惱,得無生法忍;逐漸再由初地、二地乃至十地,最後圓滿成佛。絕對不能違反經論所說的法門次第,也就是不能違反三三昧的道理。

古代的禪師,如六祖參五祖時,弘忍禪師為他講《金剛經》,四祖道信主張念《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達摩禪師主張學習《楞伽經》以之印心;這完全依據經論來修學聖道,沒有離開經論去看話頭。明白一點說,看話頭這件事是禪宗衰微時,佛教徒不能學習經論故,才提出這麼個方法。

我以前表示過「看話頭不如修止觀好」的意思,現在我進一步地說,就算看話頭開悟了,還是要修我空觀、法空觀。所以,我們不要拐這個彎去參話頭,應該直接學習經論,修四念處,修我空、法空觀,用這個方法趣入聖道。假設能真心用功,奢摩他也能相應,你現在就有得無生法忍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