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上生與決定勝.三

入決定勝

乙二、持戒

【頌】:己所不欲勿施人,博愛眾生不行非,

善有善應不虛妄,故應受持清淨戒。

此頌說持戒。有的事情我們不可以做,為什麼呢?「己所不欲勿施人,博愛眾生不行非」:你所不歡喜的,也不要加於別人身上。人與人的關係,應該彼此尊重、愛護,不應互相傷害。當然,心平氣和時,誰也不會想傷害別人;但有利害衝突時,貪心、憤怒等各式各樣的因緣現前時,還是不應該這麼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孔夫子說的,但佛也有同樣的意思。別人傷害我,我痛苦;我傷害別人,別人也會痛苦。做傷害別人的事情,將來必有後患。小至一隻螞蟻、一隻狗、一條牛,你若傷害牠,牠雖然不會說話,但心中明白,將來有因緣時,牠就要報復的。所以,不要因一時的憤怒,而做出錯誤的事情,應該愛護一切人,乃至一切眾生。

「善有善應不虛妄」:不做傷害人的事,應該做好事;現在做好事,將來就會有好的果報,這是真實不虛的。《左傳》中有一個故事:晉國大夫魏顆之父魏武子有一名小妾。一次,魏武子生病了,即對他的兒子說:「必嫁是!」意思是我死了以後,就讓她改嫁。後來病情加重,又對魏顆說:「必以為殉!」就是我死後讓她殉葬之意。魏武子死後,魏顆認為他父親先前病不重時,所說的話有理智,後來病重了,說話不合道理,所以沒有令這個小後母陪葬,而讓她改嫁。

後來,魏顆和秦將杜回作戰而不敵,節節敗退。一日夜間打瞌睡,夢見一位老人對他說:「青草坡!青草坡!」醒來後,對他的弟弟說:「我夢見一位老人對我說:『青草坡!青草坡!』是什麼意思呢?」其弟說:「青草坡是城外的一個地方,我們打仗時,不妨往那個地方跑!」之後,又出城與杜回作戰幾回合,敗往青草坡時,看見一位老人把青草結成一束束環扣,杜回的軍隊追來時,就被那些環扣困住,魏顆因而生擒杜回,打了勝仗。魏顆領軍回城慶祝,於夜間入睡時,又夢見那位老人。老人說:「我就是那個小妾的父親,你沒有把她殉葬,而讓她改嫁,所以我來替她報恩!」

在這個故事中看出二件事:第一、人死後生命並沒有中斷。這個故事發生在春秋時代,那時佛教尚未傳入中國,所以不能說這是佛教偽造的故事。第二、有的人作惡多端,現在卻享受榮華富貴;有的人做了很多好事,現在卻好像沒有善報。所以,有人就質疑善惡因果的真實性。但佛法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約三世因果說的。今生所受或福、或罪的果報,是過去生栽培的;而今生為善、為惡,將來必定會有報應,因為將來還會有生命來承擔以前種下的果報。

《論語》中,子路問死。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這個回答等於沒有答。孔子不說死後之事,等於是斷滅論。儒家歷史學者錢穆曾說過:「中國的孔孟之道,只說到現在世,不說過去、也不說未來。」《易經》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此「餘」字何解?就是父母做了很多好事,由兒女來承受功德果報,所以是「餘」。這雖然也有鼓勵人行善的作用,但是在佛教的理論上說,這並不正確!所謂「自作自受」,沒有做善就不得善報,沒有做惡也不會得惡果。這是自己做事自己負責的意思。

有時,父親有某種病,兒子也有這種病,有人說這是遺傳,而佛法說這是「共業」,並非遺傳!這是過去世中,父親與兒子共同做過某種有過失的事,所以今生同得這樣的果報!其實父子或夫妻,都是有共業,若無共業,就不能成為父子,也不能做夫妻了。大家一起做功德,就共同受樂;共同做惡,也就共受苦果。

我曾在報紙上看過一篇文章,提到「南天王」的逸事。南天王就是陳濟棠,北洋政府時代在廣州作官,官運很好,不斷升遷。他有一個小太太,犯了一些事情令他不高興,就將她驅逐了。驅逐以後,陳濟棠的官運就一直往下降,很多事不如意。有人告訴他:「你得趕緊把你的小太太請回來才可以!」陳繼棠把他的小太太找回來以後,又繼續升官了。這就是共業!他們以前共同做過功德,現在要共同享受富貴,她若不在,富貴就不能來。這就是「善有善應不虛妄」的道理。

「故應受持清淨戒」:如上所述,持戒清淨、不做錯誤的事情,將來就不會有不如意的果報,能滿足求增上生的願望。所以,除了布施以外,還要持戒。如果我們常殺生,不但要到三惡道受苦,生到人間,還會有多病、短命等餘報。若偷盜,則得貧窮報,就算因為以前的功德得到富貴的果報,但如果曾偷盜過,這個富貴非常容易失掉。所以,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這些惡事都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