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莊嚴經論‧成宗品》講記-大乘是佛說.七

入決定勝

丙七、明能行此法智

已說不應怖畏因,次說能行此法智。

上面已經說明了不應怖畏大乘的原因,接下來說明能修行大乘佛法的智慧。

丁一、加行位

偈曰:隨次聞思修,得法及得慧,此智行此法,未得勿非毀。釋曰:若人最初依善知識能起正聞,次於正義能起正憶,次於真實境界得生正智。

先說明加行位中,聞思修慧的修行次第。「若人最初依善知識,能起正聞,次於正義能起正憶」:若修行人初開始能依止善知識,隨順教導正確地學習佛法,這是聞慧。佛法中有文、有義,從文字上認識其義,從義上起正思惟--如理作意,則是思慧。

我感覺漢文佛教的修行者,很多人缺少「正憶」的功夫,大都只是對佛法有多少聽聞,或者也淺淺地思惟一些之後,就不再深入了,故缺少正思惟的智慧。若能長時期地正思惟,智慧增長了,逐漸就會有降伏煩惱的力量、令煩惱輕微,即使尚未到達斷惑證真的程度,也是極其珍貴的。

「次於真實境界得生正智」:我們初開始學習佛法,必須依文解義,不能離開文句而能明白其真實義,但這仍是分別心所行的境界,不是「真實境界」。「真實義」乃離言無分別的,離一切文義及一切相,才能照見第一義諦,這一定要有修慧才行。換言之,至少有未到地定(最好是初禪以上)的程度,在定中修毗缽舍那觀,忽然間無分別智現前,親證第一義諦,成就無生法忍,就是聖人了。

丁二、見道位與修道位

次從彼彼得證法果,次從彼後起解脫智。

見道位者,大乘即是得初歡喜地,小乘即是得須陀洹果;之後繼續用功修行,才能得二果、三果、四果,二地、三地乃至十地,即是修道位。因為就智慧而言,初入聖位者所得之正智,無論根本智或後得智都只是少分而已,仍有很多功德尚未成就,故必須繼續用功修行,才能逐漸深刻、廣大;最後福、慧都究竟圓滿了,即成就佛道。

譬如初果或初地聖人未得禪定,所以要繼續修禪定;得禪定後再繼續修行,才能得神通、陀羅尼,乃至無量無邊的三昧等。《大智度論》中提到,佛對目犍連尊者說:舍利弗入的三昧,你不知道名字,而佛所入的三昧,舍利弗不知道名字。不止三昧的境界無量無邊,一切功德都是無量無邊的,所以,要努力修行,成佛後才算究竟圓滿。

是人此智隨深入遠,能行此法。汝若自無此智,不應決定言非佛語。

「是人此智隨深入遠」:這個人得了解脫智及種種法果後,智慧漸漸地深了,功德亦逐漸廣大。「能行此法」:這時他不只信解大乘決定是佛說,自己也能依之修行,而且還能為他人宣說、弘揚大乘佛法,成就無量無邊的功德。

「汝若自無此智,不應決定言非佛語」:你若仍是個凡夫,既沒有正智,也未成就種種功德,就不應決定地說大乘非佛語。因為你的智慧太微小了,哪裡知道這些事呢?應該謙讓地反省自己:「我現在只是個凡夫,就算小乘佛法的經律論,如《阿含經》、各部廣律,及諸多阿毘曇論等,還有很多沒讀過或不盡了解的,更何況對大乘佛法還是全然不知或只是一知半解的程度,怎麼可以聽人說『大乘非佛說』,便跟著人云亦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