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尊者難陀為五百比丘尼說法》講記.三

入決定勝

乙二、如法發起(發起序)
丙一、教者三學相資

時,難陀夜過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缽,洗足已,入室坐禪。從禪覺,著僧伽梨,將一比丘,往詣王園。

這時,到了第二天早晨,難陀尊者依律制早上著大衣、拿著缽,入舍衛城去乞食。吃完飯後就回到衹園,將衣和缽安放在一處。乞食時是赤足的,所以回來後要洗足。之後,回自己寮房坐禪。這應該是入初禪、二禪、三禪、四禪,遊觀勝義;從禪定出來後,才於外境有所覺知,故名「從禪覺」。然後又著「僧伽梨」:就是大衣。「將一比丘,往詣王園」:帶一位比丘到王園去。

丙二、學者恭敬人法

諸比丘尼遙見尊者難陀來,疾敷床座,請令就座。尊者難陀坐已,諸比丘尼稽首敬禮,退坐一面。

諸比丘尼遙遠地看見尊者難陀來了,就疾疾地佈置一個大床座,請尊者就座。尊者就座後,諸比丘尼稽首敬禮,退坐一面。

我在經上看見一件事,就是周利槃陀伽比丘(譯為中國話叫路邊生),他很笨,修習佛法很久了,總是學到後頭忘了前頭,回到前頭又忘掉後頭,很久也不能明白什麼。但後來他也得阿羅漢道了,故大眾僧亦將他排入教授比丘尼的次第中。輪到他時,他便到比丘尼那裡去教授,比丘尼也為他敷座,可是床座敷的很高,這豈不明顯有戲弄之意?可見比丘尼裡有對比丘恭敬的、也有不恭敬的。座位敷得很高,那怎麼坐呢?周利槃陀伽比丘走到座位後,也沒說什麼,用手一按,這個座就低了,然後才坐上去。那時,敷座的比丘尼有何感想?

這位難陀比丘是佛的弟弟,也是阿羅漢,比丘尼對他是恭敬的,不見得有那樣的戲弄。幸而周利槃陀伽比丘得了聖道,用神通以手一按,座位就低了,可以坐上去,如果沒有神通那可怎麼辦呢?不是很難堪嗎?所以,若是不修學聖道,沒有神通,想要弘揚佛法,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