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法語.三

好自端嚴

三、風水‧福德‧智慧

有人說:「風水不好的地方,住在那裡的人不能和,會有是非、煩惱!」我認為,我們不妨想一想:「為什麼人會產生糾紛、衝突?」這是內心的思想問題,不是那裡有座山使令這些人不合、那裡有座山使令這些人富貴;這是智慧問題。

或者有人只有智慧而沒有福德,或者既有智慧也有福德,這就有所不同了。有智慧的人決定有福德,因為他不為修福而助人,他會用智慧策動自己的慈悲心,幫助別人解決困難,於是心情快樂,福報就來了。

有智慧的慈悲,與沒有智慧的慈悲,是兩種不同的境界。「他是我的親朋好友,所以我要為他們服務;他不是我的親朋好友,與我何干!」這樣的慈悲心,《維摩詰經》名之為「愛見大悲」;明白點說,就是感情用事。

但佛法中的大悲,是大智慧境界的慈悲,不管是不是我的親朋好友,都是朋友,不是敵人。而在這位修行人本身來說,是「於第一義而不動」,度眾生而無眾生相,這樣學習叫做學習聖道,也就是學習「無明滅則行滅……,乃至生滅則老死滅」。

因此,還是佛教的理論圓滿——一切法以心為本;世間上的一切,都只是人們的虛妄分別。現在我們來到佛教裡,不想再虛妄分別,要用清淨智慧改正自己。否則就如孔夫子所說的:「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這是值得憂慮的!

但是堪輿先生看風水有那麼多的靈驗,你能完全否認嗎?這若與佛法會合的話,佛法中說:「若有情世間、若器世間,業煩惱力所生故,業煩惱增上所起故。」外法以內法為因緣,有情世間的根身,器世間的房舍、山河大地,都是內心的業煩惱所生起的。根身、器界「相以據外,覽而可別」(《摩訶止觀》卷五‧T46.53上);要而言之,外在的一切,都是你虛妄分別心所顯現的,它是枝末,內心才是根本。

由於外相表現出你內心的事,所以懂得堪輿、相術這類學問的人,他由外面的相就能揣摩出若干消息,這是符合緣起道理的。但是,佛教的理論主張枝末的外相,不能決定人的命運;主宰人的命運的,是自己的思想。所以佛法主張學習戒定慧,改正人的思想後,那座山就會變;因為枝末是隨順根本勢力而轉的。

我們想要改變虛妄分別並不是難事!《維摩詰所說經》中告訴我們:「能善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觀第一義摧怨敵」。我們學習了這樣的理論,還要常常這樣思惟、觀察、鍛鍊、實踐,就能逐漸增長智慧;這當中還要有戒、定的資助與支持,當智慧漸漸有力量時,那座高山是無能障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