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禪者應具五法.五

好自端嚴

四、覺者:應自警覺,若人未能得證聖道,現行種種不淨思惟、惡不善業,恆為惡趣苦所隨逐。

第四是「覺」:應該警覺自己。未證聖道之前,既未得無生法忍,也沒能得初果,止觀沒有力量,止不能止,觀不能觀,內心裡就有種種不清淨的思惟妄想,也可能有種種錯誤的行動,這樣就「恆為惡趣苦所隨逐」。今生雖然是人,但是三惡道的門是開著的,隨時都可能墮落!若是得初果,就不會到三惡道去了。因為初果臨命終時決定安住正念,偶然有一點煩惱,但是立刻能提起正念,降伏煩惱、恢復清淨。

我們沒有得聖道的人,若不常修習止觀,內心有貪、瞋、癡、高慢等煩惱現起,你不容易覺察自己有煩惱,更不用說把它清除出去。因為止觀沒有力量,而煩惱的力量大,弱不敵強,那就有墮三惡道之危險了。

所以要警覺自己:「我若沒得聖道,不能調伏煩惱,不能清淨自己的身口意,三惡道苦將隨逐不捨。若能斷諸煩惱、得究竟涅槃,才是無怖畏處。」我們要時時的修止、修觀,有止、有觀才能斷煩惱。

有的人修止有一點相應,雖然未得輕安樂,但是身體感覺舒服,所以就願意修止而不願意修觀。但是,止成功了,也只能調伏煩惱,叫它不動而已;你還不能斷煩惱,也不能得涅槃,就不能到無怖畏處去了。若是你修止、也修觀,那就能斷煩惱,到第一義諦去,遠離一切怖畏、恐怖。

多數人有修止觀不相應的問題,但這是可以對治的。

第一、你可以多拜懺。譬如拜大悲懺,能夠消除很多障礙。

第二、如前所說,你若勤勞清掃環境,也能有所幫助。你為大眾僧執服勞役,到廚房煮飯燒菜,當行堂為大眾僧盛飯添菜,這些事情都有功德。因為你把那菜、飯燒得好好的,大眾僧受用了營養,身體有了力量、也有了精神,用這個精神力量學習佛法、修止觀相應了,典座、行堂的人也有功德,當你自己修行時,就容易有成就。

譬如周利槃陀伽尊者,他的記憶力很不好,佛法學了前頭、忘了後頭,學了後頭、忘了前頭,學了很久如同沒有學一般。後來佛說:「大眾僧從外面進來,鞋上有泥巴,你給他擦鞋。」教他這麼做,消除了業障,然後佛再教他一個偈子,就開悟得阿羅漢了。

再者,你發心去照顧年老的比丘、比丘尼,也能消除自己的業障。不要厭惡老年人,說:「你不要來我們這兒住,成為我們的負擔!」你現在雖然年輕力壯,但誰能不老﹖所以,要有慈悲心多做這些事情,能消除你修學聖道的障礙。或者同學之間有人病了,你去關心、照顧他,這對於自己的修行也有幫助。

我們出家人要互相照顧,不要不理睬病人,這是不對的。用功修行難免會有障礙,但是你多做功德,能消除障礙,修止觀就容易相應。你若少作一件事,就缺少一樣功德。除非你前生福德資糧栽培得充份,可以維持修學聖道所須,今生不栽培也不要緊。但是這種人不多,多數人都是有所不足的。

所以「應自警覺,若人未能得證聖道,現行種種不淨思惟、惡不善業,恆為惡趣苦所隨逐。」要常常思惟這件事,生恐怖心,精進的修學聖道。若能斷諸煩惱,究竟涅槃,一切的怖畏都沒有了。

即使未得涅槃,初得無生法忍也可以,因為那時正念有力量,和煩惱作戰能勝伏之,也就不會到恐怖的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