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妙門講記.五

好自端嚴

(三)止

1、繫緣守境止

「止」,梵語「奢摩他」。依天台智者大師所說,有三類不同,我們現在說其中兩種,第一是繫緣守境止。

「繫緣守境止」者,就是將心停止在某一所緣境上而不動。止的所緣境很多;如果沒有昏沈,應該注意身體的下半部——肚臍、丹田、腳板(湧泉穴),或腳指頭(大姆指)都可以。若為破除昏沈,才注意身體的上半部,譬如頭頂。一開始時,不妨以手按在頭頂處,心注意其上,然後再把手放下,如此即可破除輕微的昏沈。也可以注意髮際——額頭上髮與無髮之間,或注意後腦,都可以破除昏沈。女眾修止還可以止在兩乳之間;心緣於此,若是成功則生理會發生變化而沒有月事。


2、制心止

第二是「制心止」。此法既不以「息」為所緣境,也不以「色」為所緣境,而是以「心」為所緣境。「明了性的心」既非青、黃、赤、白,亦非地、水、火、風,但有其特勝之作用。孔夫子是有智慧的,他說:「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可見他知道物質的身體以外,尚有一個明了性的心。

能緣者是心,所緣者也是心,以心緣心;如果沒有修過「數」、「隨」,很難明白此事。所以最好是以「數」、「隨」修行一段時期之後,對於何謂「明了性的心」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再用「制心止」的方法是比較適當的。此法有其微妙的作用——譬如,以「數」、「隨」的方法用功時,忽然間貪心來了、瞋心來了,想要除掉不是那麼容易;但是制心止的方法若能相應,會發現所有的雜念一下子都沒有了。

「止」的目的,是停止所有雜念,心繫所緣明靜而住。如果修得相應,雖尚無輕安樂,但感覺舒服,猶如上癮似的,坐了一柱香,還想再坐一柱香。「止」的方法,可以得欲界定、未到地定,乃至色界四禪、無色界四空定。

得到欲界定或未到地定的人,有時會有靈感(不是神通)。例如早上靜坐時,能預知今晚會下雨,或明天將發生何事;但時靈時不靈。若達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可以修神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宿命通。成功之後是真實有神通而非做假。

神通有修得與報得之別:報得的小神通,有某些特殊異能,超過一般人的境界,但是靠不住。修得的神通,境界就不得了﹗一入定能見到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之前或之後的事情。但若是智慧不足,於因果道理認識不清,也可能有相當大的錯誤。

有欲之人問題很多、苦惱亦多。得到色界、無色界定者已能離欲,有高深禪定、神通,但仍是生死凡夫而非聖人。色、無色界天人的福德大、壽命長,然一旦壽盡,定力隨之消失,可能就從色界、無色界天來到欲界,乃至隨過去生的罪業墜三惡道。

修「止」成功,確實有很多殊勝境界,是了不起的!但是得定之人若不修觀就不能見真理、也不能斷煩惱,仍是邪知邪見的;而定力一旦失壞,仍不免流轉生死。所以佛菩薩的大智慧光明告訴我們,除了修「止」還要修「觀」才能令你斷煩惱、見真理而轉凡成聖,永久地解脫生死大苦。